What am I doing

    我在干什么?这个问题从小就在困扰着我,好像整天很忙又好像每天都很无聊,一天一月一年地过着干了什么也说不出来就愣这么过来了。就因为这种稀里糊涂,浪费了很多时间错过了很多机会迷失了很多方向。
    肖总理终于也工作了,这会彻底成为大忙人了,以前我总奚落他一个学生整天比我上班的还忙,现在人家是着实比我忙多了。当然,在外企是多劳多得的,所以干的比我多自然挣的也比我多。现在中学同学里我算是低收入者了,以前有个学生落在我后面现在也一下跳过我,因为大家出国的出国进外企的进外企,都比我忙挣的就都比我多,有一个比我闲的进的事业单位早早辞职了……
    反思一下,我好为人师,整天教导别人,遇到后辈就主动凑过去哇啦哇啦地一通喷,同辈只要还没我混得好也一顿数落。现在被我数落的人都比我混得好了,作“老师”的应该高兴才对,可是就觉得惭愧。
    我自己混乱,其实我觉得他们有的比我还糊涂,不过很多都稀里糊涂的找到了比我好的工作,为什么呢?我想可能是我的混乱来自于想的太多,也就是顾虑太多,而别人的混乱来自做的太多,手忙脚乱,但机会就藏在其中。我总在想啊想,瞻前顾后,做之前想好几遍,最后没做又想出一堆借口,就像《谁动了我的奶酪》里的小矮人总觉得自己思维复杂就高级了其实越简单越容易成功。我连走路脑子都不闲着,所以低着头错过了路旁的风景还记不住路甚至经常碰头,但走到终点了一路想的什么都忘了。
    上任后我也整天在想该怎么做,想来想去就没干什么实事,借口很好找——所有支持都没到位当兵的没枪怎么打仗。不过今天G局当着我的面不只一次说了一句话,小BAO已经发展了2个了LY这边也有几个差不多了云云。第一次听见愣了一下,因为他们一直说不着急不着急,我也一直将自己裹足不前的主要原因归罪于受到三个人一起而且我最小导致的限制,没想到人家早已经开干了。当然我也不是什么都没干,各又各的工作方式,但领导不管这些,当头儿的只关心结果不关心过程,所以听到这句话我很难受。尤其下午开会管经营的副局长来分局与会,G局又说了这话,当然可能只是说分局的任务能完成,但我觉得明摆着就是说我不干活、没贡献!如果你了解我的性格,应该知道这是对我多么大的打击。
    其实就算我不被分局接受也是可以理解的,在这里我一直感觉自己是个外地人,对这里的一切都不了解和谁都聊不来什么都不熟悉。在无法融入集团的情况下,作为靠“大学生”文凭进来的如果干不成什么实事自然会广受质疑,尤其我又整天被指定参加各种非正式工作。光培训就占用了那么多工作时间,我早说过分局长会不高兴的,今天又通知让我参加安全生产知识竞赛,周五就比赛了今天刚拿到一堆题,明天晚上还要和巡检班吃饭哪有多少时间去背。于是在区局那边,我是个大学生,一个边缘性人物,各种边缘的事找我做就好了,又于是在分局这边,我是一个不会干活的书呆子,一个被边缘化的人物,正经事甭指望我。
    TMD,NND,知道了瞎想只是耽误时间还是改不了臭毛病。好了到此为止了,脑子里在胡乱地转就拍它几下醒醒,大不了拍傻了没准就学会行动了。JUST DO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