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irst day

    “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梦了好久终于把梦实现。”这句歌词前半句正合适,后半句还得以后再说。因为之前已经有很多前辈告诫我不好报太高期望,要做好一切最坏的打算,所以我今天觉得一切都和想象得差不多,甚至还是比较满意的。不过坦率地讲环境确实不是很好,分公司也没有照总公司的计划再执行一周的培训,路远没宿舍中午俩小时没事干等等,所以另外两位同事感觉有点失望。其他他们失望最大的原因可能还不是这些客观原因,主要是感觉这个年龄偏大的国企环境有点压抑,没办法释放出年青人的激情,时间利用的效率也比较低,这也在我的预料之中。慢慢来吧,现在的我们虽然是新来的大学生谁都笑脸相迎但什么都不会的我们到哪都是碍手碍脚的添头,所以没事干也只能好好看着,逐渐寻找自己的位置。
    今天清晨早早出发,三人同路准时赶到分公司,8点上班先开了个小会,总局长不在,其他三位副局长和一些领导都见到了,简单聊了聊,互相认识了一下,商量了我们最近的安排。接下来去大兴接我们的齐师傅带我们楼上楼下所有部门走了个遍,各部门的职能和负责人都说了一下,不过显然一下子不可能记住。本来打算把我们放在营业厅,从接触业务的前端逐渐过渡到技术支持的后端,但因为服装不够统一就先安排在了测量室呆两天。
    一进测量室就让我吃了一惊,原以为和这些线路打交道的都是男性,可这里居然全是女的!后来大概接触了一下活有点明白了,这里的活比较精细需要有耐心,女性可能更合适。上午主要就是熟悉环境,在这里干了快三十年的佟师傅给我们介绍了很多这里的东西。然后我们练习剪线头,就是把包着塑料外皮的双股铜线用“偏口”(类似小钳子)夹住线头后面一段距离用另一只手一拽两股线塑料皮剥掉了一段露出了铜芯,但是铜芯不能有损伤不然会易断。这还是有难度的,练了一会才找到手感,这项内容可能就是前辈传说的最基础的“剪线头”,是这个屋里最初级的技能,不过我们也用不着,因为主要是用在装机移机等操作。这屋里庞大的配线架汇聚这昌平五万电话用户两万宽带用户的每家每户的线路,密密麻麻的线碰错了就会出问题所以轻易是不会让我们上手的。上午跟着师傅们东看看西看看就过去了,中午在食堂吃饭,我觉得菜做得还可以也不贵,不过食堂里我们三个新人坐在那里挺显眼的都是老师傅我们也不好意思搭话就闷头吃完逃了出去。中午有长达两个小时的午休,不过我们也没处可呆,就在周围溜达了一中午。下午总算找到了个稳定的工作——检查配线表。就是对着配线表去配线架后面核对一个个插口的情况是否吻合,红红黄黄密密麻麻的几万根线在一起看一会就眼晕了。不过后来最后我领了一张情况比较复杂的表查出了四五处错,很有成就感,师傅看起来也挺高兴。五点多师傅让我们路远差不多就回去吧我们还是等到六点下班,然后坐车慢悠悠到家已经七点半多了,这个冬天注定都要披星戴月了。
    这就是工作的第一天,平平静静,我觉得很正常。师傅们也都很和蔼,只是我们还不明白自己能干什么。明天还是呆在测量室,因为是1号装电话和宽带的会比较多估计能有不少活干,下周就去营业厅了。市区的同事还真是一板一眼地又在上课培训,无所谓了早点干活挺好的,可惜没在那大配线架上找到我家的电话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