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长久以来,我对于纯个人、纯机械的运动,比如跑步及其他田径项目、健身房练器械等,十分没有兴趣,因为感觉太枯燥了。不如群体运动、有技术性的球类运动有意思。
    前两天一个新认识的朋友向我打听怎么去昌平的朝凤庵村,原来她要参加周六的长跑。在我帮她计算了坐车需要的时间后感觉早上来不及,订如家又订不到,最后我提出实在找不着办法就我周六一早开车送她过去,最后就采取了这个方案。
    昨天晚上她还在犹豫,今天得知昨晚三个朋友都劝她别来了,又远、风又大、没准还有沙尘,不过我支持了一下,结果证明来对了。很多事就是这样,当初一个想法,等落实的时候你总能找到无数放弃的理由,但是如果就放弃了可能会留下遗憾,去了可能就会庆幸没有放弃。
    同行的还有她的两位朋友,其中一位还是个美国人,我的小C还是第一次载老外。不过来自堪萨斯的斯科特(音译)并不像我想象中高大,坐我的小车没感觉拥挤,而且他中文很好,避免了我这个英语盲的尴尬。
    今天的风的确超大,到了十三陵水库的大坝上才深刻感觉到,简直可以把人刮到水里,水库上都吹起了像海边一样的浪。我们到得早,和其他像我们一样早到的人一起在大坝上被风吹着,趁机参观一下参赛的各色人等。外国人真的是非常多,而且很多都是扶老携幼全家总动员。这个比赛好像是系列赛,在全球很多城市都举行的,这次是第一次来北京,NorthFace赞助的,所以大部分选手都穿戴着NF的衣服和帽子。看到这么多健康的老外,我感觉虽然是经济危机的时期,但是老外们对健康生活的追求并未动摇。斯科特来之前说想看看这个国家的人还在奔跑,美国人已经不跑了,看来他老乡还没堕落。
    在寒风中终于熬到了起跑,100公里的选手早上5点多就出发了要跑一天呢,40公里的也先出发了,最后出发的是10公里的选手。起跑前裁判不停地在人群前喊:“千万不要弯腰,把鞋带系好,鞋掉了宁肯光脚跑也不要捡……”事实证明他说的很有道理,两千多人鱼贯而出的时候如果前面的人一不小心就会发生踩踏。
    10公里的关门时间是1个半小时,我的这个朋友没跑过10公里,而且最近没运动,我们和她自己都估计搞不好她得坐收容车回来。等待时我在坝上转了转,遇到了在这通信保障的峰、LH等等,看着我们的机房已经被大风吹得直晃悠,真够危险的。
    大约40多分钟的时候,第一名的选手跑回来了,等候在终点的人群一阵雀跃。然后陆续回来了第一对手牵手撞线的选手、第一名女选手、第一位小朋友选手、第一位外国选手、第一位戴帽子选手(我观察了虽然大部分人都戴着组委会发的帽子但前几名没有戴帽子的)……在终点上的时钟到1小时28分的时候,已经看着无数人从眼前跑过而麻木的我忽然发现我的那个朋友跑过来了,意外之余抓拍了一张照片(在她相机里)。由于准备不足拍得有点歪,好在她的女朋友拍了几张很好的。因为10公里比赛是晚10分钟出发的,所以她的实际成绩是1小时18分,实在太了不起了,我们都相当相当高兴。
    后来得知她是一路跟着一个看起来很专业的选手,那个选手一路带着她并给她鼓励,才坚持了下来。她是很聪明的,自己跑估计连10公里都跑不下来,所以起跑前就问周围人的大概速度,找到一个速度合适的(这个选手有伤所以跑得不太快,但是经验丰富)。这样在这个很能说的领跑一路的讲解+鼓励+对其他选手的点评下没觉得很累就完成了比赛,真是很幸运,也是个很好的经验。
    之后的内容略去……
    今天看着在起跑前等候鱼贯而出的无数脑袋上下攒动时,我真有跟着一起跑的冲动。有那么多老人小孩还在跑,自己再差也不至于不敢跑吧,顶多坐车回来呗。所以我很为那些报了名最后没来的人遗憾,也为自己没参加遗憾。奔跑,看似是最枯燥乏味的运动,但却是所有运动之母,所有人都可以参与。这次的遗憾就是感觉参加的人还是有些少,观众也太少,气氛不是很热烈,而且有点太认真了。斯科特说在美国这种比赛不会所有人都穿着一样的比赛服,会有很多人打扮成动物或圣诞老人,我想那样会更有意思。
    人在运动时会分泌产生快乐的内啡肽,我现在经常郁闷估计跟运动不足有很大关系,要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