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 morning

    我有个习惯,就是如果晚上喝了酒,第二天早晨肯定会比太阳公公起得早。这么多年了,还是如此,我在想什么时候我喝了酒反倒能像人家似的睡得特别香,我就算是入门了。
    4点多,外面还是一片漆黑,也是,这会美国人还在阳光下忙碌的工作呢。昨天晚上的冬虫夏草酒喝得我胃里很烧得慌,身上有点燥热,加上宿醉的头疼,使我难以再次入睡。
    醒得这么早是种苦恼,今天尤其让我郁闷,因为我是从美梦中醒来的。梦里喜欢上一姑娘,真美,皮肤也好。梦快醒时我已经拉着她的手了,如德芙牛奶巧克力般顺滑,我陶醉地倒在姑娘怀里,耳畔传来银铃般的笑声,然后我TMD就行了。醒了之后死活想不起来那姑娘是谁,甚至长什么样都回忆不起来了。我一看才4点多赶紧倒头接着睡啊,要是马上能睡着还能接着做这个梦呢,俩小时在梦里足够什么事都办了,结果一着急,死活睡不着了。我也只能感慨“梦姑”来得快去得也快,有缘再见吧,我唏嘘一番之后已经困意全无了。
    肚子里跟着火了似的,父母还在睡,我戴上MP3摸着黑摇摇晃晃飘到了卫生间泻火。虽然睡不着,毕竟还是夜里,我翻过上下班路上钟爱的一首首摇滚,停在汪峰的《北京北京》。
    这不是一首新歌,而是我在听广播时DJ随口提到的。当时在播汪峰的新歌,家乡在外地的DJ想起了《北京北京》这首歌,说这是一首可以一个人站在阳台上边听边看着川流不息的车流流泪的歌。她和台里的很多同事都是北漂,从各地来北京漂了很多年,可能还会漂下去,也可能漂到别的地方。我好奇就下载了,在安静的夜里听着听着,我就体会到了DJ说的那种感觉。虽然我没站在阳台上看着车流,但一种莫名的夹杂着些许孤独、些许失落、更多迷茫、更多怅然的感觉袭了上来,以至于黑夜中戴着耳机的我竟然坐在马桶上流下了眼泪。
    这一点也不好笑,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也将自己定义为半个北漂。虽然我不是漂到北京的南方人,但我是漂到昌平的南城人。北漂一毕业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北京工作,我一毕业来到同样陌生的昌平工作。
    2006年8月1日我到网通报到,今天是2009年7月31日,整整三年过去了。这三年,我觉得我改变了很多,性格上的、习惯上的、原则上的,当然更多是细微的。每天的生活变成了两点一线,把北安河到西关的八达岭高速辅路轧了几百遍。本来陌生的昌平路、陌生的昌平人,现在认识好多了,连我妈都说我说话已经是明显的昌平口音。我适应能力比较强,尤其做销售,必须要融入环境,如果简单的交流客户不会觉出我是市里过来的。不过一吃饭就露馅了,一上桌就全是恨不得县志里找不着的陈年旧事、要不就是互相勾连着的关系网,我只有听的份儿完全搭不上话。表现得好客户会主动问我是哪的人,这是客户想要跟我拉近关系的表现,这时候我说出我是哪哪村的一般老昌平人都会说出跟那个村相关的一些事情和人物,说不定还能攀上亲戚。但我只能极力回避出身问题,因为我知道我一说我是市里过来的隔阂就产生了。再怎么说,我的根没在这里,终归就是个漂着的,除非我自己在昌平镇或者哪个村里买了房,估计才真正算得上昌平人。
    现在每天总是感觉身心疲惫,而是那种深度的,不是休息一天就能缓过来的。白天忙忙碌碌、午饭晚饭经常应酬、每周都有要睡办公室沙发的时候、周末又经常不得休息,连做梦一半都是在扫村扫楼得宣传业务,感觉生活被工作吃掉了。同学朋友见面越来越少了,婚讯一个个传来,哥们儿们都有了娘们、姐们儿们都有了爷们,肯定就聚不成了。感觉去一场喜宴,就是给一朋友送行似的。
    那些许孤独、些许失落大概就来源于此。而更多迷茫、更多怅然则是对现在逐渐失去活力的心灵和身体的惋惜,不知道明天的路通向哪里。我的可悲就在于,总是不满意于现状,却不知道如何改变现状。从我的博客就能看得出来,我从一个自负的小伙逐渐变成了一个满腹牢骚的“怨妇”,我为我流失掉的青春流泪。
    这个早晨无比漫长,我把北京北京听了很多遍,再也听不进别的歌。把枕头掉了个方向,看着窗外慢慢亮起来。然后起床、洗脸、上班,向北漂去……
    空气很清新,难以想象7月底的北京能清晰地看见呼吸出的哈气。
    嗯,昨天夜里,下雨了。

PS:
歌曲名:北京北京
演唱:汪峰

当我走在这里的每一条街道
我的心似乎从来都不能平静
就让花朵妒忌红名和电气致意
我似乎听到了他这不慢的心跳
我在这里欢笑 我在这里哭泣
我在这里活着 也在这死去
我在这里祈祷 我在这里迷惘
我在这里寻找 在这里寻求
北京 北京
咖啡管与广场又散着天气
就象夜空的哪月亮的距离
人们在挣扎中相互告慰和拥抱
寻找着 追逐着 奄奄一息的碎梦
我们在这欢笑 我们在这哭泣
我们在这活着 也在这死去
我们在这祈祷 我在这迷惘
我们在这寻找 也在这失去
北京 北京
如果有一天我不得不离去
我希望人们把我埋葬在这里
在这忘了感觉到我在存在
在这有太多有我眷恋的东西
我在这里欢笑 我在这哭泣
我在这里活着 也在这死去
我在这里祈祷 我在这里迷惘
我在这里寻找 也在这失去
北京 北京
北京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