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心理学

《乌合之众》摘抄

初读了古斯塔夫·勒庞的《乌合之众》(The Crowd),由于是碎片时间阅读,头脑中尚未成体系。我认为这一著作对于群体心理的建树可谓经典,当然其处于19世纪末法国的背景也具有一定局限性。所以我做了以下摘抄,大部分是作者原文、也有作者引用其他先贤的观点。我已经回避了一些偏激的观念,但也保留了一些。尤其最近目睹社交网络上每天热议的话题、乃至引起线下的一些群体行为,深感作者一百多年前的智慧。

我们无法改变群体的行为特征,就更要时刻保持警醒,使自己不陷入群体的无意识状态中草率行动。当然,即使阅读如下论述,也请带着批评的眼光,而不要屈从于作者名望或我的传染,尽信书不如无书。

【以下为摘抄】

遗传赋予每个种族中的每个人以某些共同特征,这些特征加在一起,便构成了这个种族的气质。

社会组织就像一切生命有机体一样复杂,我们还不具备强迫它们在突然之间发生深刻变革的智力……对于一个民族有致命危险的,莫过于它热衷于重大的变革,无论这些变革从理论上多么出色……只有时间具备这样的力量。

有时不真实的东西比真实的东西包含着更多的真理……能够感觉到的现象可以比喻为波浪,他不过是海洋深处我们一无所知的湍流的表象。

目前的时代便是这种人类思想正经历转折过程的关键时期之一。构成之一转型基础的是两个基本要

继续阅读

傲慢与偏见

昨天有一条夹杂个人色彩随口喷的微博,竟然成为了热点。内容大抵是博主刚在咖啡店面试了一个北大MBA毕业的,结果面试者不但没抢着买单,还理所当然毫不客气让她一个女孩子伺候着,“大男人家家的,这般不懂人情世故”……

我不点评这条微博,寥寥几语,大家都是带着自己的预设色彩去解读。比如你看这条微博之前,我告诉你“面试官一贯是个自以为是的家伙”,你就会解读为“这人屌什么啊,就不应该请你!”而如果我先告诉你“面试者一贯是个娇生惯养的独生子,上学时眼里就没别人”,你就会解读为“活该这种人永远找不着工作”。甚至一些无关的干扰,比如你回家路上堵没堵车,可能都会影响到你回家后看到这条微博的评价。

今天上午去参加二级心理咨询师的论文答辩补考,上次答辩时老师倒是没有问论文细节内容(他们提前不看),揪住我的学习履历不放,最后问了一个问题“你是第一次考吗?”我回答“是”之后,老师脸上如释重负,心里的预设结论找到理由了。如果当一个人坐在那里之前被告知你今天的使命是从X人中保证只有百分之Y的人可以通过,那么过程可想而知。除非——没剩几个人了,名额还不少。或者——看对眼了,比如你俩师出一门。

自以为参透这个秘密的我今天自我介绍时就祭出了撒手锏——“我今天是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