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生活

梦游般的二刷北京TNF50KMplus

去年4月在一场大雨后以7小时14分的意外成绩完赛北京TNF100的50KMplus组,最近一年状态是退步的,不仅训练量略有缩小、体重也反弹了不少。跑步毕竟只是我的业余爱好,生活中大部分时间还是要周全很多。所以谨慎起见今年北京TNF又报了50KMplus组,既没有进阶挑战100KM组、也没尝试缺乏经验的夜间起跑的50KM组。

不过近期自我感觉状态还可以,不仅在北京长跑节刷新了半马PB、隔周背靠背又刷了个香山跑防火道的训练赛,上周末还去妙峰古道做了适应性爬升训练,觉得这次8小时以内完赛十拿九稳了。正是这种轻敌,埋下了今天吃苦头的隐患。

最近睡眠不是很好,周五晚上去郊区团建又喝了一肚子啤酒、然后玩到后半夜(还把右侧大腿内侧拉了一下,还好跑起来没感觉了)。我喝了酒睡不踏实,周五这宿实际上也就5个小时左右的浅度睡眠。周六中午本想直接去起点领物,提前没研究忘了带强制装备,只得先开车回家、再折腾到北安河搭摆渡车去领物。因为没提前研究又犯了一项错误,北安河的摆渡车周六只有上午和晚上有,下午没有。和遇到的几个跑友拼车去起点,领完物想自己打车回停车的地方结果叫不到,就徒步回北安河,回想有点浪费体力。上周末还上山临阵磨枪练爬升,估计两腿的深层疲劳还没消除。回家又下楼两趟,理发、买吃的,晚上因为孩子不睡虽然躲到客厅实际睡着也不早了。 继续阅读

第一次就住错房的民宿初体验

春节带老婆和女儿赴东京旅游,因为去年刚去过,所以这次想尝试一些新鲜感。恰逢过年,上次住过的两家酒店房间都很狭小(日本寸土寸金都这样),于是在某平台(不指名因为我觉得平台无过错)预订了新宿附近的民宿公寓、方便老婆逛街和带孩子玩。

我第一次订民宿,约2个月前,看位置和房间照片选了房,给老婆确认后付了款。然后房东马上私信了我,确认人数,我如实告知是2个大人1个幼童,房东告知金额不对,需要追加,如数补缴后订单确认(价格比周边酒店标间贵)。

2个月内和房东互相都没再联系,出发前我把房东发我的入住指南微信发给老婆、并打印出来装在包里以免万一网络问题找不到。因为订了廉价机票,去程需要转机,2日凌晨我们夫妇抱着孩子踏上旅程,3日下午才抵达东京。老婆预约了去原宿做头发,怕来不及直接拖着全部行李先去原宿。刚满3岁的孩子开始不耐烦,不停哭闹。如果孩子在美发店继续闹下去很打扰别人,于是我先带孩子去找住处。此时已经基本一天一夜没合眼的我背着包抱着娃,顺着入住指南一页页看到最后辗转找到公寓,已是疲惫不堪,看了下入住指南下面写着的901room,去901信箱果然摸到了钥匙,赶忙开门上楼入住,并回复房东已入住(此间是失误的开始,双方都没有确认房间号)。虽然眼前的光景和照片效果差距较大,但谁拍照还不美颜呢,就没当回事。 继续阅读

向死而生

今天看到李咏去世的消息,是震惊的。这些年很少看电视了,还以为他依然活跃在电视上被父母那代人继续追捧者,亦或是早已过气淡出了人们视野。没想到突然得知的是去世的消息,而在我印象中他并未和衰老联系在一起过。相比于“非常6+1”,我对他更深刻的印象还是“幸运52”。在那个娱乐贫瘠的、彩色显像管电视机的时代,他是王者,引领了潮流,一如他彼时和“央视”貌似格格不入的造型。

一天忙碌的工作,间隙掏出手机扫一眼,各媒体都被名人、大众们的追思悼念刷着屏。一个已经淡出人们视野的“艺人”,原来还被这么多人惦念着,可能连他自己也未必想得到吧。我想之所以如此,一来是李咏“人设”足够优质,我翻了他这几年的微博,除了工作、打卡问好就是晒家人,也几乎从没听见过什么负面,想必人缘也好。二来是从幸运52、非常6+1到春晚,在那个时代他的形象已经国民化,从而成为时代的符号。人们在悼念李咏突然离世时,也是与突然发现已离自己远去的岁月告别。连我们80后甚至90后,竟然也到了一杯敬过往的时候了。

在2009年出版的李咏自传《咏远有李》中,记录了一段他设想自己告别仪式上放的遗言,“欢迎大家光临我的告别仪式,劳累各位了,你们也都挺忙。今天来的都是我的亲朋好友,既然不是外人,我也没跟你们客气,走之前都说好了,今儿来送我,就别送花了,给我送话筒吧。我希望我身边摆满了话筒。人生几十年,一晃就过,我李咏这辈子就好说个话,所以临了临了,都走到这一程了,还在这儿说话。没吓着你们吧?”

坦率讲这本书我没读过,但是此情此景看到这段话,我很欣赏。大概正是抱着这种“向死而生”的态度,才拥有非凡的人生体验吧。这段话唤起了我一段回忆,我翻到了我2012年6月10日的一篇博客日志,在末尾我也留过一段“遗嘱”——委托我的朋友肖先生,如果我走在他前面,代我安排追悼会不要放哀乐、代之以Beyond的《光辉岁月》。现在想来彼时我还不满27岁,突发此想一来是刚刚经历了从国企离职、连续几次创业和就业的失败,刚刚回归老本行电信行业求一刻安稳的失意;二来那天是黄家驹50岁生日(如果活着的话)。刚刚去世的李咏恰恰享年50岁,这样的巧合让我颇感唏嘘。

最后再借用他演讲《生命中的最后一天》的一段:“假如你的生命还只剩下一天,各位,你们会做什么?我会找一个安静的地方,静静地待着,我不会有道歉,也不会有离别,更不会有抱怨,我只会有感谢。我要感谢能和你们再次相聚,我也要感谢你们对我的关心……我更要感谢现场的各位,还有电视机前所有的观众朋友,谢谢你们,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事实证明,他确实做到了一个人悄悄地离开,纵有遗憾也可释然。就如博尔赫斯在《另一次死亡》里那句经典的“人死了,就像水消失在水中。”而现在翻看那篇《光辉岁月》里的我,只感到自己的幼稚。

我们不必为别人英年早逝而遗憾,因为生命不用长度来衡量。我也无所谓躺到棺材里听什么音乐,甚至这辈子能否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光辉岁月也不必苛求,努力活着、活着努力的过程就够了。向死而生是必然的终点,用余生善待自己、善待他人、享受阳光。

2018北京TNF100赛记

​​​我喜欢长跑,也喜欢参加跑步比赛,热闹有气氛、也是坚持训练的持续动力。在参加过的所有比赛里,有两个比赛对我意义非凡,北京马拉松和北京TNF100。

我身体素质其实很差,没什么运动天赋,从小学到中学体育基本都不及格,属于体育老师上公开课要被留在教室的那种。但是我也参加过几次校运动会,项目无一例外都是长跑,因为没人愿意报。我跑得很慢,但是能坚持从头跑到尾。毕业后基本就没再跑过步了。

2011年送个妹子去跑TNF10km,在十三陵水库。当时的我不明白跑步为啥要去昌平,在看台上看到这么多人在一起跑步就惊了,而那个微胖的妹子最后也完赛了。结果是姑娘回去后就没再见过面,但一群人一起跑步的热情盛景给我留下更深印象,暗自想是不是我也能做到。

2012年的TNF100,仍然在十三陵水库起跑。这次看到报名信息的我果断参加了,和两个朋友体验了我第一个10km。准备阶段我在楼下马路边跑步,一开始只能跑几百米就喘得坐在马路牙子上,直到比赛前也只恢复到能跑2000米左右,我甚至没买一双慢跑鞋。好在虽然很艰难,好歹完赛了。那应该TNF最后一届有10km组,slogan是跑出你人生最野的路,昨天去今年TNF100的现场领装备,又看到了那张熟悉的海报。

受首个10KM完赛激励,我开始坚持跑步,从10km到半马、到全马、到越野。2013年我跑完了人生第一个全马北京马拉松,2015年我跑完了人生首场超马——大连50KM。2015年9月和朋友组队完赛善行者100KM后隔周背靠背刷新北马PB,当时感觉运动状态人生巅峰了。如果不是2016年1月女儿的降生,我肯定报当年1月的港百了。暂时被孩子拴住的我,在2016年开始把提高路跑速度为目标,结果当年5月的天津马拉松受伤,瘸着腿又参加了个接力赛,就彻底遵医嘱停跑了。一停就是几个月,不甘心,办了健身卡去游泳、买了自行车去骑车。过了几个月,感觉差不多了,从7分多配速的1KM慢跑重新从0开始。漫长的1年恢复性训练后,去年总算又跑完了北马。 继续阅读

耐住了16个月的寂寞 马拉松我回来了

从过去到今天:

2013年10月20日,我跑完了人生第一个全程马拉松——北京马拉松,历时5小时17分。

2014年跑了几场马,成绩提升很快,10月19日第二次挑战北马,希望在家门口实现破4梦想。最终净时间3小时59分,很拼,做到了。

2015年开始挑战越野,体能耐力达到个人最好状态,在善行者100KM后仅1周时间,我的第三场北马成绩锁定在3小时49分。跑完这场后我继续密集参加了很多小型越野,同年底奥森南园8圈的心愿马拉松跑出3小时42分,但不算正式成绩,不过我信心彻底膨胀了。我开始琢磨以自己不太好的运动天赋和身体条件,怎么能更进一步冲进340。

2016年5月15日的天津武清马拉松,全力以赴的我把正式比赛全马PB刷新到了3小时44分,赛后我瘸了很久、走路都费劲,不得不承认自己伤了,踏上漫长的就医之路。中医抹药无果后终于排到了核磁,并运气好看到了运动损伤。

后来回想,这次严重的膝伤可能有几个诱因:1、五一夜跑北清路30KM拉LSD意外摔倒,双膝摔得都是血,当时觉得是皮外伤坚持跑回家,但可能对软骨已造成了微创,随后的比赛加重了问题;2、盲目追求提高成绩,在连续几场比赛步频稳稳地控制在180左右后,希望通过加大步幅提高速度,在赛前训练甚至比赛后半段也故意扯大步、造成后脚跟落地冲击膝关节;3、比赛当天穿了双薄底的马拉松鞋,因为之前也一直穿同牌子马鞋、虽然弱缓冲但是很轻有利于跑得快,所以新鞋只试了10KM就上阵了,结果夹脚磨起了泡,导致落地动作变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