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跑步

2019沈阳TNF80KM+北马背靠背赛记

「好好活着不好吗?」——朋友看到我比赛时表情痛苦的表情和还想挑战更难的目标这样问道。

上周五晚上下班直接去北京站坐火车,卧铺睡一宿到沈阳、周六上午领东西、下午去起点起跑,跑一宿到周日,下午坐高铁回家,这样就不用订酒店了。我的省钱攻略达成了,但过程却比我想象的辛苦很多。沈阳刚下过雨,早上从火车一下来就瞬间被温差震惊。我没有软壳,原计划背着薄羽绒服,不过白天出太阳一晒觉得没那么冷,又一想在北京冬天最冷时也零下几度、跑步无非速干背心+长袖运动衣+外面套皮肤衣,在这种自我暗示下一念之差在起点把羽绒服存了,想着跑快点就完了。组委会的赛道介绍写的这是高速赛道,全程可跑,距离实际78KM、爬升只有2200多,而且技术路段少。这也是我报这个比赛的原因——用难度相对小的比赛积累自己一直缺乏的夜赛经验。然而现实打脸了。

起跑后和跑友交流才知道5点天就黑了,对于我这种白天泡在会议室里晚上9、10点钟才走出公司的人完全没概念,何况是沈阳。于是刚跑到CP1天就黑了,天一黑气温骤降,志愿者阿姨喊我穿衣服,我还想多跑一会儿,可没过多久就把皮肤衣和帽子套上了——我仅有的存货。我另一个担心点是头灯的电量,新买的的头灯赛前没用过,上网查了下中亮能坚持7.5小时。于是我借着跑友头灯的灯光跟跑,能省一点是一点。进村之后没了路灯车灯,四周一片漆黑,我不得不打开头灯。

出了CP2,踏上长达14KM的第三赛段,刚刚还和同行的跑友打趣说这比赛怎么这么简单尽是马路,就遭报应了。这段我用了3个多小时,连翻三座山,第一座应该是滑雪场,坡度非常陡。而且山林里都是齐腰(我腿短)的野草和伐倒的树木,上山时要趟着草走、脚经常被草挂住,还总得翻越这些横七竖八的树干,压缩裤都被刮破了。下山更坑,不仅很陡,而且都是很深的浮土,一脚踩上去会陷下去。因为这比赛爬升不多,最近没上山准备,突然来这么一段我有点吃不消,很快就累了,一累脚下就不利索,下山连滑了好几个跤。摔跤是很费体力的,心理影响也很大,头灯只能照着脚下这一点,完全不敢跑,甚至采用了几次屁降。这段如果是白天可能能快一个小时,很多都可以跑,我没有夜里跑山经验的短板充分暴露,前面同行的跑友都不见了踪影,逐渐被下一集团的跑友赶上。山里又黑又冷,只有被头灯照亮的路标反着星星点点的微光,没人就伴有点阴森,我不敢再失去他们,咬牙跟着。 继续阅读

梦游般的二刷北京TNF50KMplus

去年4月在一场大雨后以7小时14分的意外成绩完赛北京TNF100的50KMplus组,最近一年状态是退步的,不仅训练量略有缩小、体重也反弹了不少。跑步毕竟只是我的业余爱好,生活中大部分时间还是要周全很多。所以谨慎起见今年北京TNF又报了50KMplus组,既没有进阶挑战100KM组、也没尝试缺乏经验的夜间起跑的50KM组。

不过近期自我感觉状态还可以,不仅在北京长跑节刷新了半马PB、隔周背靠背又刷了个香山跑防火道的训练赛,上周末还去妙峰古道做了适应性爬升训练,觉得这次8小时以内完赛十拿九稳了。正是这种轻敌,埋下了今天吃苦头的隐患。

最近睡眠不是很好,周五晚上去郊区团建又喝了一肚子啤酒、然后玩到后半夜(还把右侧大腿内侧拉了一下,还好跑起来没感觉了)。我喝了酒睡不踏实,周五这宿实际上也就5个小时左右的浅度睡眠。周六中午本想直接去起点领物,提前没研究忘了带强制装备,只得先开车回家、再折腾到北安河搭摆渡车去领物。因为没提前研究又犯了一项错误,北安河的摆渡车周六只有上午和晚上有,下午没有。和遇到的几个跑友拼车去起点,领完物想自己打车回停车的地方结果叫不到,就徒步回北安河,回想有点浪费体力。上周末还上山临阵磨枪练爬升,估计两腿的深层疲劳还没消除。回家又下楼两趟,理发、买吃的,晚上因为孩子不睡虽然躲到客厅实际睡着也不早了。 继续阅读

2018北京TNF100赛记

​​​我喜欢长跑,也喜欢参加跑步比赛,热闹有气氛、也是坚持训练的持续动力。在参加过的所有比赛里,有两个比赛对我意义非凡,北京马拉松和北京TNF100。

我身体素质其实很差,没什么运动天赋,从小学到中学体育基本都不及格,属于体育老师上公开课要被留在教室的那种。但是我也参加过几次校运动会,项目无一例外都是长跑,因为没人愿意报。我跑得很慢,但是能坚持从头跑到尾。毕业后基本就没再跑过步了。

2011年送个妹子去跑TNF10km,在十三陵水库。当时的我不明白跑步为啥要去昌平,在看台上看到这么多人在一起跑步就惊了,而那个微胖的妹子最后也完赛了。结果是姑娘回去后就没再见过面,但一群人一起跑步的热情盛景给我留下更深印象,暗自想是不是我也能做到。

2012年的TNF100,仍然在十三陵水库起跑。这次看到报名信息的我果断参加了,和两个朋友体验了我第一个10km。准备阶段我在楼下马路边跑步,一开始只能跑几百米就喘得坐在马路牙子上,直到比赛前也只恢复到能跑2000米左右,我甚至没买一双慢跑鞋。好在虽然很艰难,好歹完赛了。那应该TNF最后一届有10km组,slogan是跑出你人生最野的路,昨天去今年TNF100的现场领装备,又看到了那张熟悉的海报。

受首个10KM完赛激励,我开始坚持跑步,从10km到半马、到全马、到越野。2013年我跑完了人生第一个全马北京马拉松,2015年我跑完了人生首场超马——大连50KM。2015年9月和朋友组队完赛善行者100KM后隔周背靠背刷新北马PB,当时感觉运动状态人生巅峰了。如果不是2016年1月女儿的降生,我肯定报当年1月的港百了。暂时被孩子拴住的我,在2016年开始把提高路跑速度为目标,结果当年5月的天津马拉松受伤,瘸着腿又参加了个接力赛,就彻底遵医嘱停跑了。一停就是几个月,不甘心,办了健身卡去游泳、买了自行车去骑车。过了几个月,感觉差不多了,从7分多配速的1KM慢跑重新从0开始。漫长的1年恢复性训练后,去年总算又跑完了北马。 继续阅读

耐住了16个月的寂寞 马拉松我回来了

从过去到今天:

2013年10月20日,我跑完了人生第一个全程马拉松——北京马拉松,历时5小时17分。

2014年跑了几场马,成绩提升很快,10月19日第二次挑战北马,希望在家门口实现破4梦想。最终净时间3小时59分,很拼,做到了。

2015年开始挑战越野,体能耐力达到个人最好状态,在善行者100KM后仅1周时间,我的第三场北马成绩锁定在3小时49分。跑完这场后我继续密集参加了很多小型越野,同年底奥森南园8圈的心愿马拉松跑出3小时42分,但不算正式成绩,不过我信心彻底膨胀了。我开始琢磨以自己不太好的运动天赋和身体条件,怎么能更进一步冲进340。

2016年5月15日的天津武清马拉松,全力以赴的我把正式比赛全马PB刷新到了3小时44分,赛后我瘸了很久、走路都费劲,不得不承认自己伤了,踏上漫长的就医之路。中医抹药无果后终于排到了核磁,并运气好看到了运动损伤。

后来回想,这次严重的膝伤可能有几个诱因:1、五一夜跑北清路30KM拉LSD意外摔倒,双膝摔得都是血,当时觉得是皮外伤坚持跑回家,但可能对软骨已造成了微创,随后的比赛加重了问题;2、盲目追求提高成绩,在连续几场比赛步频稳稳地控制在180左右后,希望通过加大步幅提高速度,在赛前训练甚至比赛后半段也故意扯大步、造成后脚跟落地冲击膝关节;3、比赛当天穿了双薄底的马拉松鞋,因为之前也一直穿同牌子马鞋、虽然弱缓冲但是很轻有利于跑得快,所以新鞋只试了10KM就上阵了,结果夹脚磨起了泡,导致落地动作变形。 继续阅读

宁要水泡不丢面儿

半年没写博客了,这两年活得太认真,每时每刻似乎都得干点儿正经事,本来当日记本碎碎念用的博客就这么荒废了,试试看能不能捡起来。
昨天早晨去奥森跑步,5点多出门、6点就到了。本想图个清凉的早晨,结果整个跟进了桑拿房一样。肯定有霾,但更多是雾,风一吹呼呼的水汽随风飘荡。人即便站立不动,也会被水汽拂过,一身露水。气温大概27°,体感至少35°。
没辙,来都来了,就盼着跑跑就下雨了。我喜欢下雨,痛快,淋浴跑总好过汗蒸跑。然而,虽然第二圈盼下来几滴甘露,我刚咧开嘴还没来得及乐,老天爷就来个逗你玩。因为膝伤停跑一段,又慢慢康复,两个半月没跑过10KM以上距离,在这么个环境用比伤前慢1分钟的配速跑20KM,就是足足两个多小时的汗流浃背。身上随便一件拿下来一拧都跟骆驼祥子一样泄下一注汗水,压缩腿套里都鼓着水泡。
说这么多废话,就突出一个背景——渴!我本来就是个跑步离不开水的,平时比赛补水量是别人至少1.5倍,更何况这汗流得跟水龙头似的。南园三圈跑完,第一瓶水也喝完了。找存包处的给开了柜子门,又取出一瓶家里背来的矿泉水,咣得把柜门撞上,拧开就要喝。不对,是拧了,没拧开……
要说我也是坚持健身3年多了,虽然主要是跑步吧,一口气做几十个俯卧撑也没啥问题,竟然绊在一矿泉水瓶子上,我这暴脾气就上来了。脚下生根、气运丹田、心中燃烧小宇宙、右手凝聚查克拉、一声“开”……妈蛋还是没开……
我有点慌了,一定是手上汗水太多,开始到处抹。衣服早湿透了,就柜子抹抹、墙抹抹,抹完还是拧不开……此时存衣处除了俩工作人员还有俩跑步的壮士,我渴啊,动了一丝念想,若是认识其中一位,估计就开口了。可愣是没求人,一跺脚,转而又去找老板,打听宝矿力的价钱(手里提着水问水价老板也是一愣)。问完又让开了柜门,取钱买水,把那瓶水扔回柜子。
最后一圈,我握着刚买的宝矿力跑的。一来是太热怕中途缺水能随时补,二来要的冰镇的可以冷敷一下,手疼……
回家路上一看,手特么都拧破了,拼成这样,作为一大老爷们,也没好意思求另一个男的帮开瓶水,好面子也真是要命。
我就是这么个人,只要我乐意,能卖力气、不怕疼,但就是不丢面儿。好听叫倔,难听叫傻,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