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电信

写在婚礼之后

昨天办了婚礼,一直在紧张的忙碌中,直到今天下午在火车站送走媳妇一家人、也包括媳妇自己(是的,新婚第二天送上火车,跟拍电影似的),忽然感觉有点不一样。这也许是送女友和送老婆的区别吧。

8月2日在王府井天主教堂举行的仪式,选择教堂的原因是简单、庄重。结果效果很好,普遍好评。大概因为夏天结婚人少、教堂一上午只有我们一对,而且教堂婚礼现在还不主流。虽说如此,我也亲身经历过几回,包括在教堂当伴郎。但无论坐在下面还是站在旁边,都只觉得是个流程。亲自站在红毯中央,是我第一次认真听神父说的话。我并非教徒,但神父“讲道理”说的关于彼此的承诺、共同生活与个人生活、孝敬父母等等,其实无关宗教,是劝人向善的人间大道理。

喜宴在王府井的顺峰,酒席小贵但好吃,与其把钱给婚庆公司不如让来宾吃好。本着“最简单纯实在”的风格,席前除了两位父亲致辞,我拿着我爸从居委会借的扩音器说了三件事。估计现场都没听太清,大意是: 继续阅读

论运营商对微信收费的合理性

随着微信用户高速增长并改变着用户的使用习惯,被蚕食既得利益的电信运营商越来越坐不住了。联通要微信吃水别忘挖井人、移动抱怨微信占据大量信令资源……这让一直以来对运营商不爽的广大微信用户十分愤慨,纷纷唾弃运营商“贪得无厌、恬不知耻”。

从微信等OTT应用用户的角度来说,其实大家也是既得利益者。现在轮到“免费”享受的服务可能要收费,哪接受了?在心理学上这叫“被剥夺超级反应倾向”:一个人失去10美元给他带来的痛苦比得到10美元带来的快乐要多得多。

让我们从一条普通的微信消息传递过程说起。用户A通过手机微信发送一段语音给用户B,这段语音被程序压缩成数据包,上传到骨干传输网。上传这一步很重要,通常通过两种方式:移动网络、有线网络的延伸Wifi。

用户通过移动网络(主要是3G网络,也包括2.5G网络)的接入点——基站将数据上传,基站设备通过光缆上传到骨干传输网。这部分数据流量会计入运营商用户账单,在用户购买的流量套餐中扣除,超额部分“按量计费”。

用户在使用Wifi接入时,数据通过Wifi网络的接入点(如无线路由器)通过有线或无线网络进一步上传至骨干传输网。这里提供Wifi服务的人可以理解为广义的ISP(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他们直接或间接(通过代理商)向运营商支付互联网接入费用(宽带费),区别在于通常“按时收费”(如包月)。 继续阅读

错失良机的流量卡

今天腊月二十九,相当于年三十。每年的这一天是电信运营商的节日,这天的短信流量刷新记录羡煞旁人已成为习惯。可怕的是,世界在变,而且比你想象得快!

4亿微信用户毫无疑问是和10亿手机用户重叠的,微信的IM工具属性使其拜起年来比微博顺手得多,而且语音、图片、视频、表情形式多样,还有群发助手这个拜年利器……去年没被微博绞杀的短信,今年遭遇了史上最强的威胁。

运营商并非毫无忧患意识,可惜一直想凭着财大气粗和用户规模“肥水不流外人田”,个中原因对运营商体制了解的自然会心一笑。可惜前有移动飞信,后有电信翼聊,更不提什么早年夭折的灵信,说生不逢时恐怕不如承认运营商做产品的能力确实还有待提高。

自己做不好不怕,没有人是全能的,发挥自己的优势,找有专长的人合作。微信也好、唱吧也罢,凡是吃流量的应用都是运营商的好帮手,我甚至觉得应该像银行出的各种联名卡一样、运营商应该和互联网公司出定制套餐。

马云说支付宝本应是银行做的事,银行做不好,所以我就帮忙做了,屌!面对运营商做不好的IM工具,腾讯“帮忙”做了,却被运营商视为大敌,甚至受气包般地抱怨互联网公司不懂规矩越了界。年年唱转型搞创新,却把员工都逼到大街上摆摊卖卡。

往年我会在春节这个月提高套餐里的短信包,并充好话费备战拜年群发。 继续阅读

4G时代谁为王

早上看到微博@运营商爆料 一条帖子说中国移动本寄望4G时代能凭借TD-LTE反超一把,结果在香港正式商用的移动4G TD-LTE在对比联通即将获得的FDD-LTE后,TD-LTE下载50Mbps,上传1.5Mpbs,FDD-LTE下载70Mbps,上传25Mpbs。

先不说爆料配图上FDD和TDD的download分别是58Mbps和57.79Mbps,即便速度差距确实如博主所说,我也不认为这个“速度快20M”的论据能够支撑其“4G移动用户将转网联通”的论点。

日本的高清液晶显示技术很先进,但发现更清晰的电视并未带来更好的销量。分析后发现,由于太追求技术领先,其分辨率优势已经超出了肉眼能分辨的程度,消费者并未直观感觉到更清晰的画面,倒是感受到了其更高成本带来的更高售价。

社会是技术驱动还是需求驱动,这是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但市场肯定不是唯技术论的,消费者会用钱投票。

目前国内通信运营商虽然价格战打得头破血流,但在大部分消费者心目中还是难逃“垄断”评价。矬子里面拔将军,就是木桶理论,比谁短板最长。3G市场的三家短板目前是当年牌照分配时决定的,移动的TD慢如牛、电信的终端非主流、联通的信号让人愁。

上了LTE,移动的信号短板不明显了,联通的信号覆盖短板和服务、品牌上难以扭转的劣势就又成为最短一块板,用户就从缺口中流失。电信3G在网速和信号覆盖方面一直居中,信号比联通好、网速比移动快,本应是个大众选择,但因为CMDA2000制式和GSM的不兼容,受制于终端。悲催的是CMDA2000的4G版目前还停留在方向阶段,一旦4G时代来临,移动凭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