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户外

【图记】百花山 白草畔

北京的山主要是西山和北山,西山属于太行山脉、北山属于军都山脉。以前北山去的多,这次五一假期为了避开拥堵去了西边门头沟的百花山。百花山是太行山脉的最北端,与小五台山相连,附近著名的有灵山、妙峰山等。同时百花山在房山一侧叫白草畔,最高峰2000多米,是北京第三高峰。从门头沟百花山和房山白草畔都可以上到海拔1900多米的高山草甸,夏天风景宜人,有行走木道,适宜拍照,野生动植物资源丰富。介绍就到这里,下面是图片游记:

1.出发途中,行至门头沟城镇开始有点堵,羡慕摩托骑士们

2.驶上山路已近中午,过了妙峰山逐渐顺畅,在雁翅路边找了个叫仙台山庄的农家院吃午饭,要先过河

3.一对小兄妹在河边踩着石头捞鱼玩,妹妹其实更灵活 继续阅读

一起走吧!库布齐沙漠重装徒步图记

还记得去年清明我们一行4人去后河受阻,临时起意上海坨,结果夜里下雪,冻得睡不着觉的情形。转眼又是清明,大家纷纷表示心痒,我推荐了一村网的库布齐两日徒步线路。一来库布齐大家都想去还没去过,二来此时气候合适,三来领队有朋友嘉睿比较放心,最重要的是行程紧凑。一般去库布齐都是三天行程,第三天晚上回京肯定堵车,夜里到家很疲惫影响节后工作,所以两天紧凑行程很合适。意见统一后我照例做了些前期调查和准备工作,感觉总是我在说,大家都很忙,搞得我有些索然,我又何尝不是很多事。好在到时有正规领队,我把大家按两人一组分了组,约定互相照顾,我照顾好女友就好。

车上一夜,我坐着睡不着,望着窗外羡慕着那些一路在车上睡得很香的人。天亮已至内蒙,擦去窗上的雾水,风景已不同。

从穿沙公路下车,背上行囊,这就开始走进沙漠了。出发前女友找厕所,我带她进村,村民指着村后树林说都可以。她有些犹豫,虽然最后还是找地方解决了,但我开始有了一丝后悔,如果此行很苦,不知她能否适应。

没走多远看见一个湖,脚步还没适应走沙地的大家兴奋地拍照,我的卡片机一上来就不慎进沙子罢工了,所以此行的照片都是用手机(小米1)拍的原片,也没修图,很原生态。 继续阅读

第一次公开水域游泳比赛体验

昨天(8月17日)去平谷金海湖参加了2013山浩杯三夫户外三项赛,也就是小“铁三”,包括公开水域游泳1公里、自行车骑行19公里、跑步10公里。由于初次参赛,我连自行车都没有,本着重在搀和的原则和薛总、青岚同事DW组队参加接力组比赛。每个接力队至少有一名异性,所以把薛总放在了相对安全的跑步项目上,我挑战游泳,DW负责骑行。
我们队叫龙套队,这名字是我起的,我起了各种搞怪名字,大家选了这个低调而中国风的。我们的确是来跑龙套的,薛总病体未愈、DW骑着山地车追公路车、我则是蛙泳拼自由泳……
最近一直连续加班,因为组队参赛,没训练已经很对不起队友,若缺席就没脸见人了。所以我打着宁肯辞职也要来的决心请假,还好很顺利。结果赛前DW手机丢失出了点状况,搞得我和薛总在考虑去哪整个头盔兼项的问题,骑手终于出现了。然后薛总的手又破了,我又跑着去找创可贴,加上组织有点混乱,赛前焦头烂额……

龙套队集结完毕

龙套队集结完毕

昨天晴空万里艳阳高照,暴晒的阳光让领导上了主席台讲话选手们却都四散躲到了阴凉地里去。直到11点多快正午,选手们才终于顶着大太阳爬上了金海湖的大坝。个人组先出发,由于前面时间拖延,接力组都没有试水的时间很快紧接着就出发,于是我后来甚至追上了一些个人组的选手。 继续阅读

靠谱户外之后河行

端午节跑完金山岭马拉松的周末,想找个地方放松下。上次清明封山没进去的后河,这次如了愿。去后河如果只走到1、2号营地,算是北京户外难度最低的“休闲线路”之一。依旧是风云海三人组,体力最好的青岚这次充当摄影师跑前跑后帮拍照,全程驾驶的薛总因为没休息好加之对负重登山不适应,所以虽然爬升的只是个还没香山高的小山头还是费了些气力。

背上背包出发(青岚拍摄)

背上背包出发(青岚拍摄)

刚出发时的矫健让我想起了第一次去云蒙峡(青岚拍摄)

刚出发时的矫健让我想起了第一次去云蒙峡(青岚拍摄)

很快就热得不行了,脱了背心还是汗湿衣衫(青岚拍摄)

很快就热得不行了,脱了背心还是汗湿衣衫(青岚拍摄)

虽然高度不高,但对负重登山的不适应让薛总颇感辛苦

虽然高度不高,但对负重登山的不适应让薛总颇感辛苦

翻过垭口后一路下行心情就愉悦许多,下山一向很慢的我落在了后面。因为后河“太主流了”,好处是人比较多,一路打听着下到了河边。地形原因经常需要溯溪,第一次过河时我为了看清脚下特意摘下墨镜挂在包上,结果跟了我5年的墨镜就掉在河里冲走了,算是我对后河留了个念想 继续阅读

风云海初次活动 雪中爬海坨山扎营

想看星星夜里去了黄花城、回来买了头灯,买了头灯去了云蒙峡、回来买了登山包,买了登山包去了海坨、回来凑齐了装备……不管因为什么,结果是在朋友的影响下,我已经喜欢上了户外。就像第一次被同事拉去滑雪,现在已是每年冬天必不可少的事。我没打算成为滑雪高手或去攀个珠峰,但我握着登山杖上山时对青岚说:“以后几十年可能都过上了一年四季拄拐的日子——春夏秋拄登山杖、冬天拄滑雪杖”。

越来越多的朋友跟我说“下次带上我”,我很乐意带动身边朋友共享户外的乐趣,同时在过程中锻炼自己的组织能力。于是这次我开始主动承担队长角色,为大家服务。我给“组织”起了个名字——风云海,风取自青岚的博客“风鸣岬”,云、海纪念我第一、二次扎营的地方云蒙峡、海坨山。口号都不用想:“随风若浮云,四海任我行”。

我很忐忑,想好的名字直到回来都只悄悄告诉了青岚。出发前十多天我就开始选目的地,因为想带新人、所以选择2天行程的近郊。先查阅了不少喇叭沟门的资料,结果得知封山期难以入内。于是改为后河,并咨询了一些去过的朋友,确定计划后开始逐个通知“名单”上的人。失望的是“下次一定叫上我”全都变成了“再下次我一定去”,正当准备放弃计划时薛总和新人同学W报名了。计划启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