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小说

地铁画魂

【第一画 境】

京城晚高峰的地铁,我从人流中钻到宽敞些的车厢连接处。斜倚在旁的女子身材消瘦、角巾素服,长发略碎披肩、遮住侧颜。骨感的胳膊却有一双看似有力的手,捧着平板电脑注视着屏幕。一位女子霓裳羽衣、擎一张长弓,在画中的世界如她一般安静,全然不屑车厢的喧嚣、她的注视与我的偷窥,守护着她的世界拒绝一切进入。

一站地过去了。她与弓手的无声对话似乎告一段落,半悬的右手拨动屏幕。恍若一阵花散,现出一位男子。妖男不像弓手般不羁,精致五官下的媚笑让人难分善恶、又难以拒绝。

【第二画 乱】

现世一阵骚动,车厢内一番混沌推来一对女高男矮。高女瞥见她久久凝视着画中妖男,招呼矮男同观奇景。两人窃窃私语,不想车厢的喧嚣于这边安静的世界并无遮掩。

她盖上平板,双臂抱在胸前,封印了两个世界的窗口。

两人转身而去,发现别人秘密一般志得意满。我却悻悻而愤愤,好像我不是偷窥者之一。

又一站。不速之客下车离去,她才解开封印,唰得又召出一个世界。

【第三画 俗】

我到了。走向车门,心魔一动,不禁回首。开门之际,夹着人味儿的风从吹过,面纱般的长发轻轻飘起。

不那么妙龄、不若画中清秀或惊艳,只是个……好学的手绘师。对,一定是。我边走边猜,如高女矮男一样。忽听到弓手和妖男不屑的笑声渐行渐远,我喟然而叹:庸俗如我,回首一刻便已注定。

 

——@北京袁超  2014.4.28  北京地铁十号线

《最后的马拉松》

2044年,2月20日。

“第四届北京原地马拉松大赛”开机起跑,2万台跑步机同时发出轰鸣,使平日寂静岭般的奥林匹克森林健身房热闹非凡。

20年前,重霾弥漫全球。人们适应了常年生活在装有空气净化装置的室内和封闭式交通工具中。由于缺乏运动和阳光,身体羸弱不堪,中小学生因缺钙导致室内体育课时突然骨折的案例频发,人类未来阴霾笼罩。数千万年前小行星撞击地球扬起遮天蔽日的灰尘导致恐龙灭绝,悲剧仿佛就要重演。

联合国成立了人类挽救基金会,在找到解决全球雾霾的有效办法前保证人类的体能不过度退化,否则恐怕没人能等到地球恢复蓝天的那一天。已经解散的国际奥委会重新成立,对历史中的体育项目进行了适应性改造。

马拉松被改造成“原地马拉松”,赛道由公路变成跑步机,而比赛用的跑步机不提供动力,由选手的脚步带动履带滚动。选手可以通过跑步机上的显示屏看到自己奔跑的时间、距离、配速等信息。由于空气太差,长时间直接呼吸对身体有害,每台跑步机旁都有一个大型氧气罐,选手通过面罩呼吸,这也是将比赛固定在跑步机上的原因。选手每跑过5公里,跑步机上的服务灯会亮起,志愿者会送来饮料和食物补给,并观察氧气余量。

当然任何时代都不乏向往自由的玩家,他们依然奔跑在山地间,传承者越野跑者的血脉。区别在于和原地马拉松相比,“携氧越野跑”选手除了水袋、还要背负一个巨大的氧气包。当然这是一项极限运动,经常发生越野跑者的氧气包被树枝扎破无法及时下撤导致的呼吸道中毒事件。官方建议停止此项运动,但仍无法阻止他们的脚步。

“恭喜第一位选手已经冲破10公里,编号A0106!”广播播放着实时赛况,跑者们纷纷伸着脑袋望向A区寻找着领跑者。我却对左边的小伙子更感兴趣,他正望着墙上的海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