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yuanchao

梦游般的二刷北京TNF50KMplus

去年4月在一场大雨后以7小时14分的意外成绩完赛北京TNF100的50KMplus组,最近一年状态是退步的,不仅训练量略有缩小、体重也反弹了不少。跑步毕竟只是我的业余爱好,生活中大部分时间还是要周全很多。所以谨慎起见今年北京TNF又报了50KMplus组,既没有进阶挑战100KM组、也没尝试缺乏经验的夜间起跑的50KM组。

不过近期自我感觉状态还可以,不仅在北京长跑节刷新了半马PB、隔周背靠背又刷了个香山跑防火道的训练赛,上周末还去妙峰古道做了适应性爬升训练,觉得这次8小时以内完赛十拿九稳了。正是这种轻敌,埋下了今天吃苦头的隐患。

最近睡眠不是很好,周五晚上去郊区团建又喝了一肚子啤酒、然后玩到后半夜(还把右侧大腿内侧拉了一下,还好跑起来没感觉了)。我喝了酒睡不踏实,周五这宿实际上也就5个小时左右的浅度睡眠。周六中午本想直接去起点领物,提前没研究忘了带强制装备,只得先开车回家、再折腾到北安河搭摆渡车去领物。因为没提前研究又犯了一项错误,北安河的摆渡车周六只有上午和晚上有,下午没有。和遇到的几个跑友拼车去起点,领完物想自己打车回停车的地方结果叫不到,就徒步回北安河,回想有点浪费体力。上周末还上山临阵磨枪练爬升,估计两腿的深层疲劳还没消除。回家又下楼两趟,理发、买吃的,晚上因为孩子不睡虽然躲到客厅实际睡着也不早了。 继续阅读

浅谈原生广告(八)——不以ROI为目标的广告优化都是耍流氓

一、问世间ROI为何物,直教优化师生死相许

「ROI」的全拼是「Return on Investment」,等于利润总额/投资总额,即投资回报率,原本是衡量企业经营效果和效率的一项综合性指标。在广告投放中,则用于衡量广告带来的总收益/广告总支出,衡量广告投放的实际效果。

不同广告主对ROI的定义也会不同,主要是衡量收益的方式不同。有直接算钱的,如教育行业的买课付费金额、电商行业的GMV、旅游行业的订单总金额、游戏行业的游戏内付费金额、金融行业的借款金额或入金金额等。也有更广义的算法,以某项后端指标衡量收益,如注册、留存、活跃等。这一方面可能是广告主本身商业化尚不充分,无非以付费行为衡量;一方面可能是管理预算的市场人员本身的KPI导向选择。所以关注ROI,实际上是想金主爸爸之所想,为完成甲方KPI而奋斗,从而获得更长久持续的预算。

广告投放中ROI的话题很大,本文把讨论范围聚焦到信息流广告范围、乙方(媒体或服务商)角色。那么我们首先拉一个公式:

「ROI=收益/投入=(转化客户数*付费率*付费客单价)/(转化客户数*平均获客成本)=(付费率*付费客单价)/平均获客成本」

因此提升ROI,主要手段就是提升付费率、提升客单价、降低获客成本。 继续阅读

「丁香医生:如何持续生产好内容」笔记

笔记内容来自于混沌大学「丁香医生:如何持续生产好内容」,分享嘉宾初洋(丁香园副总裁,丁香医生品牌创始人)

冷启动阶段需要解决——Why us
冷启动解决信任问题:沉没成本、重复交易、专业背书
丁香选择专业背书:在生产、审核、传播三个环节都是专业医生完成
专业元素要前台化(参考资料、职业认证……)
增长引擎之社交货币——如何病毒式传播——选择辟谣方式(辟谣内容比普通科普内容分享意愿更高)——定向医生鉴定印章logo、微信认证官方辟谣机构、选择有争议的矛盾冲突问题辟谣(意见一半一半,如女性经期能不能吃冰激凌)

反认知的程度取决于矛盾冲突激烈程度(背后的传播心理:利他、虚荣)

内容像餐饮行业,看多了会腻,要应对内容疲劳——定位调整:医疗——健康——生活方式

自己制造势能、借助社会势能传播(权健事件)

规模感会造成社交焦虑,当大家都在谈论一件事时你不希望被排除在外,所以搭建多渠道规模化内容账号矩阵、同步发声 继续阅读

第一次就住错房的民宿初体验

春节带老婆和女儿赴东京旅游,因为去年刚去过,所以这次想尝试一些新鲜感。恰逢过年,上次住过的两家酒店房间都很狭小(日本寸土寸金都这样),于是在某平台(不指名因为我觉得平台无过错)预订了新宿附近的民宿公寓、方便老婆逛街和带孩子玩。

我第一次订民宿,约2个月前,看位置和房间照片选了房,给老婆确认后付了款。然后房东马上私信了我,确认人数,我如实告知是2个大人1个幼童,房东告知金额不对,需要追加,如数补缴后订单确认(价格比周边酒店标间贵)。

2个月内和房东互相都没再联系,出发前我把房东发我的入住指南微信发给老婆、并打印出来装在包里以免万一网络问题找不到。因为订了廉价机票,去程需要转机,2日凌晨我们夫妇抱着孩子踏上旅程,3日下午才抵达东京。老婆预约了去原宿做头发,怕来不及直接拖着全部行李先去原宿。刚满3岁的孩子开始不耐烦,不停哭闹。如果孩子在美发店继续闹下去很打扰别人,于是我先带孩子去找住处。此时已经基本一天一夜没合眼的我背着包抱着娃,顺着入住指南一页页看到最后辗转找到公寓,已是疲惫不堪,看了下入住指南下面写着的901room,去901信箱果然摸到了钥匙,赶忙开门上楼入住,并回复房东已入住(此间是失误的开始,双方都没有确认房间号)。虽然眼前的光景和照片效果差距较大,但谁拍照还不美颜呢,就没当回事。 继续阅读

向死而生

今天看到李咏去世的消息,是震惊的。这些年很少看电视了,还以为他依然活跃在电视上被父母那代人继续追捧者,亦或是早已过气淡出了人们视野。没想到突然得知的是去世的消息,而在我印象中他并未和衰老联系在一起过。相比于“非常6+1”,我对他更深刻的印象还是“幸运52”。在那个娱乐贫瘠的、彩色显像管电视机的时代,他是王者,引领了潮流,一如他彼时和“央视”貌似格格不入的造型。

一天忙碌的工作,间隙掏出手机扫一眼,各媒体都被名人、大众们的追思悼念刷着屏。一个已经淡出人们视野的“艺人”,原来还被这么多人惦念着,可能连他自己也未必想得到吧。我想之所以如此,一来是李咏“人设”足够优质,我翻了他这几年的微博,除了工作、打卡问好就是晒家人,也几乎从没听见过什么负面,想必人缘也好。二来是从幸运52、非常6+1到春晚,在那个时代他的形象已经国民化,从而成为时代的符号。人们在悼念李咏突然离世时,也是与突然发现已离自己远去的岁月告别。连我们80后甚至90后,竟然也到了一杯敬过往的时候了。

在2009年出版的李咏自传《咏远有李》中,记录了一段他设想自己告别仪式上放的遗言,“欢迎大家光临我的告别仪式,劳累各位了,你们也都挺忙。今天来的都是我的亲朋好友,既然不是外人,我也没跟你们客气,走之前都说好了,今儿来送我,就别送花了,给我送话筒吧。我希望我身边摆满了话筒。人生几十年,一晃就过,我李咏这辈子就好说个话,所以临了临了,都走到这一程了,还在这儿说话。没吓着你们吧?”

坦率讲这本书我没读过,但是此情此景看到这段话,我很欣赏。大概正是抱着这种“向死而生”的态度,才拥有非凡的人生体验吧。这段话唤起了我一段回忆,我翻到了我2012年6月10日的一篇博客日志,在末尾我也留过一段“遗嘱”——委托我的朋友肖先生,如果我走在他前面,代我安排追悼会不要放哀乐、代之以Beyond的《光辉岁月》。现在想来彼时我还不满27岁,突发此想一来是刚刚经历了从国企离职、连续几次创业和就业的失败,刚刚回归老本行电信行业求一刻安稳的失意;二来那天是黄家驹50岁生日(如果活着的话)。刚刚去世的李咏恰恰享年50岁,这样的巧合让我颇感唏嘘。

最后再借用他演讲《生命中的最后一天》的一段:“假如你的生命还只剩下一天,各位,你们会做什么?我会找一个安静的地方,静静地待着,我不会有道歉,也不会有离别,更不会有抱怨,我只会有感谢。我要感谢能和你们再次相聚,我也要感谢你们对我的关心……我更要感谢现场的各位,还有电视机前所有的观众朋友,谢谢你们,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事实证明,他确实做到了一个人悄悄地离开,纵有遗憾也可释然。就如博尔赫斯在《另一次死亡》里那句经典的“人死了,就像水消失在水中。”而现在翻看那篇《光辉岁月》里的我,只感到自己的幼稚。

我们不必为别人英年早逝而遗憾,因为生命不用长度来衡量。我也无所谓躺到棺材里听什么音乐,甚至这辈子能否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光辉岁月也不必苛求,努力活着、活着努力的过程就够了。向死而生是必然的终点,用余生善待自己、善待他人、享受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