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沈阳TNF80KM+北马背靠背赛记

「好好活着不好吗?」——朋友看到我比赛时表情痛苦的表情和还想挑战更难的目标这样问道。

上周五晚上下班直接去北京站坐火车,卧铺睡一宿到沈阳、周六上午领东西、下午去起点起跑,跑一宿到周日,下午坐高铁回家,这样就不用订酒店了。我的省钱攻略达成了,但过程却比我想象的辛苦很多。沈阳刚下过雨,早上从火车一下来就瞬间被温差震惊。我没有软壳,原计划背着薄羽绒服,不过白天出太阳一晒觉得没那么冷,又一想在北京冬天最冷时也零下几度、跑步无非速干背心+长袖运动衣+外面套皮肤衣,在这种自我暗示下一念之差在起点把羽绒服存了,想着跑快点就完了。组委会的赛道介绍写的这是高速赛道,全程可跑,距离实际78KM、爬升只有2200多,而且技术路段少。这也是我报这个比赛的原因——用难度相对小的比赛积累自己一直缺乏的夜赛经验。然而现实打脸了。

起跑后和跑友交流才知道5点天就黑了,对于我这种白天泡在会议室里晚上9、10点钟才走出公司的人完全没概念,何况是沈阳。于是刚跑到CP1天就黑了,天一黑气温骤降,志愿者阿姨喊我穿衣服,我还想多跑一会儿,可没过多久就把皮肤衣和帽子套上了——我仅有的存货。我另一个担心点是头灯的电量,新买的的头灯赛前没用过,上网查了下中亮能坚持7.5小时。于是我借着跑友头灯的灯光跟跑,能省一点是一点。进村之后没了路灯车灯,四周一片漆黑,我不得不打开头灯。

出了CP2,踏上长达14KM的第三赛段,刚刚还和同行的跑友打趣说这比赛怎么这么简单尽是马路,就遭报应了。这段我用了3个多小时,连翻三座山,第一座应该是滑雪场,坡度非常陡。而且山林里都是齐腰(我腿短)的野草和伐倒的树木,上山时要趟着草走、脚经常被草挂住,还总得翻越这些横七竖八的树干,压缩裤都被刮破了。下山更坑,不仅很陡,而且都是很深的浮土,一脚踩上去会陷下去。因为这比赛爬升不多,最近没上山准备,突然来这么一段我有点吃不消,很快就累了,一累脚下就不利索,下山连滑了好几个跤。摔跤是很费体力的,心理影响也很大,头灯只能照着脚下这一点,完全不敢跑,甚至采用了几次屁降。这段如果是白天可能能快一个小时,很多都可以跑,我没有夜里跑山经验的短板充分暴露,前面同行的跑友都不见了踪影,逐渐被下一集团的跑友赶上。山里又黑又冷,只有被头灯照亮的路标反着星星点点的微光,没人就伴有点阴森,我不敢再失去他们,咬牙跟着。

到了CP3,我边吃方便面边打开手机,看到媳妇微信问我是不是迷路了。我赛前分享了我的GPS直播,从CP2到CP3这段耗时太久媳妇以为我丢了。报了个平安,和刚才这段捡的两个北京跑友结伴同行。一个大叔说相声似的一路不停,另一个是位女士,有逗乐的有女跑友,漆黑的夜不再无趣。我们仨轮流开着头灯省电,同行了两个赛段。大叔很厉害,如果不是照顾女跑友早就颠儿了,大叔开道我俩交替跟在身后。

在CP5遇到起点吃饭和等车时认识的小伙,他起跑就超了我,这会儿跑不动了,裹着保温毯和另一个跑友说一起走回终点。我跟他俩走了会儿,失去了相声大叔和女跑友,但是走得太慢我扛不住冻,毕竟走着比跑着冷,我重新跑起来,但是没再追上大叔。这段又独行了一段,时间已经到了后半夜,天愈发冷,因为山里黑所以抬头就是满天繁星,但我没有赏星的心情,只想低头赶路。快到CP6的地方,头灯开始越来越暗,我有点慌。在山上停下来翻充电宝,但是只有一个灯无法照亮灯后面的插孔,脑子也处于短路状态,鼓捣半天插不进去。终于又两个跑友路过,求助他们的灯光我插上了线想边充边跑,但没跑两步又掉了。赛前不试装备又遭报应,好在很快就下山了,我追上他们,是两位辽阳大叔跑友,蹭着他们的灯光跟到CP6。因为大家都跑不动了,加上我剩余电量不多也不敢独行,决定和二位大叔同行到终点。可能跑山的大叔都挺能聊的,不然怎么打发山里的无聊,跟俩大叔一路聊着边跑边走最终一起回到终点。14小时40分,到终点时天已经亮了。第一次夜里跑山,就是一整宿。比预计的慢了2个小时左右,如果是清晨起跑确实可以快2个小时左右,但是夜里体力更不充足、山上视线不好下山不敢跑、加上天冷每个补给站我都坐下来喝几碗热粥暖胃暖身子,早就无心恋战了。

这趟沈阳TNF80KM夜战,让我重新认识了夜里山里的温度,检验了准备不充分的装备,最重要的是总结了一条宝贵经验——夜战一定要主动调整,不要被动调整。比如我套衣服是在路上,摘包脱衣服穿衣服背包一套折腾下来掉了队;又比如头灯充电应该提前算时间在补给站搞定,在山上现研究,手忙脚乱。

还没休整好身体,今天早晨又被4点的闹铃吵醒,踏上第六次北马的征程。上次一场大越野+全马的一周背靠背还是2015年,善行者100KM徒步后一周跑北马居然还刷新了PB。但2016年受伤后一直没恢复到2015年的最佳状态,时隔4年我老了4岁,身体恢复能力又退步了一点。早晨出门骑车去城铁站都觉得腿酸蹬不动车,于是今天全程处于靠意志顶的状态,完全没进入平时跑马的大约长达20KM舒适区。

今天唯一好的是天气,改到十一月气温降低,直到起跑后一直飘着的秋雨才停,很适合刷好成绩。这个夏天本来我长距离就拉得不够长,都是21、25KM,虽然速度还可以但没拉30KM以上的LSD,加上深度疲劳未恢复,后程大概率会跑崩。于是我采用了前半程抢时间的策略,均速维持在510以内,大约七八公里的时候左腿腘绳肌感觉疼,不确定是拉伤还是要抽筋,赶紧顶盐丸缩小步幅。还好没真抽,就这样挨到了后半程。疲劳感袭来,每次经过补给站停留时间越来越长,之前都是跑着过,后面都是走着过,吃喝完了喘口气再跑。

到32KM时,345的官兔带着一队人超过。已经跑不动的我一度被激励,原来自己一直领先于345兔子(何况我起跑时间比发枪时间晚2分钟,如果等跟住铁定PB了)。然而已是强弩之末,跟到35KM,感觉心不太舒服,于是开始减速,毕竟还有7KM、果断放弃了PB的念头。37KM时,天寒加上乱七八糟补给吃太多,一直不太舒服的胃难受到了极点。我的胃是我跑长距离的主要障碍之一,最近几次比赛都吃尽苦头。这次过补给站后一度干呕,边走边呕了好几次,差点吐出来但又没吐出来,我不敢跑了,捂着胃慢慢行走,直到这阵胃痉挛过去。后面也不敢吃能量胶之类的刺激性补给了,喝水都是小口。

因为体力透支,最后5KM是半跑半走下来的。马拉松就是这样,一直跑还好,一旦开始走就非常痛苦了。每次再跑起来都会觉得更累,而且时间过得更慢。最终净成绩是3小时50分11秒,我连那11秒进350都没争,怕冲刺猝死,脑子里想着朋友那句「好好活着不好吗」。

短短8天,有好几个瞬间我自我怀疑过——沈阳CP2到CP3翻到第三座山时爬不动又站不住,靠在树干上喘气;沈阳后半夜失去队友独自在山里行走,耳边只有不知什么动物发出的声音(也可能是幻听);一个人坐在沈阳北站等火车,困得睁不开眼又怕错过车或丢东西不敢睡觉,一眯上眼睛就是一片漆黑中昏暗的头灯照亮一点点前程;北马跑到37KM时扶着腿干呕;北马到终点前看着表又不敢冲……这些时候我最想做的都是抽自己,平时已经很辛苦,为什么还要这么虐自己,不知道自己已经快过第三个本命年了么。

但是跑完沈阳TNF第二天,看着自己夜里一个人灰头土脸地独行的可笑照片,就决心明年挑战北京TNF100KM了。我已经没有未知短板了,最弱不过如此,剩下的不就是再加一个三峰么,这个冬天我只要学会用杖就大概率能撑下来。今天跑完北马回家摆弄着六枚北马奖牌,胃刚舒服了就开始盘算着今天只是状态不好、以后只要不搞背靠背、刷新2016年受伤前的PB只是时间问题,不过下次得认真拉LSD。

长跑就是这样,虐是一把双刃剑,怂了就永远怂了,没怂就会获得对自己实力更客观全面的认识、更努力训练的动力、更充分的比赛和装备经验、以及更坚韧的意志。就像打怪升级,一次被打倒,下次可能就轻松踏过。肉体的老化不可逆,成绩当然不可能永远提升,但这场和自己的对话会随着一次次的训练和比赛持续升级,成为一辈子的财富。

「好好活着不好吗?」,朋友这样问我时,我回答说「为了死的时候少留遗憾」。我们每时每刻做什么都无法预知一定是对的还是错的,但要有一些信念,让短暂的一生更有意义。即使这些信念在旁人眼里看来毫无意义、得不偿失甚至匪夷所思。人生难免寒夜独行,但天亮时你将拥有他人睡梦中都想不到的宝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