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北京TNF100赛记

​​​我喜欢长跑,也喜欢参加跑步比赛,热闹有气氛、也是坚持训练的持续动力。在参加过的所有比赛里,有两个比赛对我意义非凡,北京马拉松和北京TNF100。

我身体素质其实很差,没什么运动天赋,从小学到中学体育基本都不及格,属于体育老师上公开课要被留在教室的那种。但是我也参加过几次校运动会,项目无一例外都是长跑,因为没人愿意报。我跑得很慢,但是能坚持从头跑到尾。毕业后基本就没再跑过步了。

2011年送个妹子去跑TNF10km,在十三陵水库。当时的我不明白跑步为啥要去昌平,在看台上看到这么多人在一起跑步就惊了,而那个微胖的妹子最后也完赛了。结果是姑娘回去后就没再见过面,但一群人一起跑步的热情盛景给我留下更深印象,暗自想是不是我也能做到。

2012年的TNF100,仍然在十三陵水库起跑。这次看到报名信息的我果断参加了,和两个朋友体验了我第一个10km。准备阶段我在楼下马路边跑步,一开始只能跑几百米就喘得坐在马路牙子上,直到比赛前也只恢复到能跑2000米左右,我甚至没买一双慢跑鞋。好在虽然很艰难,好歹完赛了。那应该TNF最后一届有10km组,slogan是跑出你人生最野的路,昨天去今年TNF100的现场领装备,又看到了那张熟悉的海报。

受首个10KM完赛激励,我开始坚持跑步,从10km到半马、到全马、到越野。2013年我跑完了人生第一个全马北京马拉松,2015年我跑完了人生首场超马——大连50KM。2015年9月和朋友组队完赛善行者100KM后隔周背靠背刷新北马PB,当时感觉运动状态人生巅峰了。如果不是2016年1月女儿的降生,我肯定报当年1月的港百了。暂时被孩子拴住的我,在2016年开始把提高路跑速度为目标,结果当年5月的天津马拉松受伤,瘸着腿又参加了个接力赛,就彻底遵医嘱停跑了。一停就是几个月,不甘心,办了健身卡去游泳、买了自行车去骑车。过了几个月,感觉差不多了,从7分多配速的1KM慢跑重新从0开始。漫长的1年恢复性训练后,去年总算又跑完了北马。

铺垫这么多看似和今天比赛无关的,是因为过去这些年,让今天的TNF100比赛对我意义非凡。今年是第十年的TNF100北京,十年之约。于我是回到2012年长跑路的起点,初心之旅。也是近3年来首个超马,上次我还没当爹,如今女儿两岁多了。因此​虽然赛前做了些准备,比如最近的训练增加了一些爬升、还报了一些相对短的越野赛热身,补充了些新装备,但心中还是不免忐忑。尤其当连绵细雨下了一天还没停时,这种忐忑愈发强烈。我虽然雨中跑过步,但越野还从未遭遇过雨战。而且碎石路下山从来都是我的弱项,如果加上湿滑的路面简直就是噩梦。

焦虑并不能改变什么,今天凌晨3点多起床,驱车奔赴狂飙乐园起点。我报的是50KM plus组,这是TNF100今年新增的组别,因为是早上起跑所以不需要戴头灯,相比于半夜起跑的50KM组更适合我这种夜间视力不好的。因为内部停车场选手开不进去,我只能停在对面的泥坑停车场里,结果下车走出停车场这一路就已经一脚泥湿了鞋。好在起跑前小雨终于停了,体感温度还是颇为湿冷,不过大家热情高涨,在这样的冰与火之间队伍出发了。出发后是缓上坡的平路,通常但凡上坡不管啥路我都是走的,不过这次尽量保持跑了,因为参加过越野赛的人都知道上山的第一个路口会因为道路突然变窄、而队伍还没拉开造成堵车。然而因为100KM的部分大神分流到了50KM plus组,加之出发后前队因为跑错方向调头回来,还是造成了非常拥堵的排队上山壮观景象。​

​上山后开始连续爬升,因为50KMplus组的关门时间只有10小时,我想在前两段尽量赶时间,给后面留出余地。于是紧跟前队,这段上山阶段基本是超人比被超多。不到1个小时就到了CP1,2小时14分就到了接近最高点的CP2。此时一看表和贴在小臂上的海拔图,心中窃喜太过顺利。一方面之前的训练没白费,一方面低温让人跑得很舒服。​

​CP2前后这段是风景最好的,海拔高,晨雾还未散去,四周时而白茫茫一片、时而群峦若隐若现,脸上一阵阵水汽分不清是雨是雾。跑得十分惬意,我只拍了这一张照片就匆匆赶路,不敢留恋美景忘了脚下,也怕时而飘来的细雨湿了手机。

​​这张照片转自微博网友@flowerjh ,山脊上这段我也非常有掏出手机拍照的冲动,不过前后队跟得很紧密还是选择了赶路。​

​从CP2到CP3是连续近千米的下降,这段是我最怕的路况,连续下降、碎石路、打滑。一到这种路段我就得频繁给后面人让路,脚下打了几次出溜好在都没摔,但大概过于紧张怕摔感觉两腿两脚都在较劲,很快我就感觉大脚趾因为总好像已经磨出水泡(赛后检查并没有,实际是心理因素)。于是真正的噩梦来了,右腿髂胫束发炎了。这是我的老毛病,赛前这几天一直想着好好做做拉伸、滚滚泡沫轴,每天总是犯懒,现在遭报应了,没想到来这么快。只得放慢脚步,找救援借了喷雾也没管多大用,因为一屈腿受力就疼,下坡的动作下意识地已经变形。不得已我开始把重心调向以左腿承重为主,让右腿轻松些。我预计这样能撑一个小时,事实也是如此,一个小时后、左腿也有反应了……我记得到比赛结束前我借了三四次喷雾,为了赶时间在每个补给站没吃多少东西都在这儿找补回来了……

好在CP3到CP4以公路缓坡为主,髂胫束问题影响不大,能跑起来。最疼的是CP4前后的小段山路上下,真是只能像老人一样蹒跚。游人见到挂着号码簿的我还给让路,我惭愧地瘸着超过去。后面一有人我就让,此时但凡腿脚正常的都比我快了。因为动作僵硬,终于连滑了几个屁墩儿,腿都软了。让了几十个人过去,嘴上虽然笑嘻嘻的您先过、加油,心里越来越不爽。当然这种不爽是针对自己的,为什么穿了抓地性能已经下降的旧鞋、为什么赛前几天不好好做拉伸和按摩、为什么不考虑带手杖分担两腿压力……

忍了3个多小时疼痛越想越气的我在最后几公里的公路和缓坡土路,彻底带着长痛不如短痛和跟丫死磕的信念神奇地又飞奔起来,追回了不少时间和让过去的选手。

最终官方成绩是7小时12分59秒,虽然过程很惨,但结果比我原定的保9小时、冲8小时目标大幅提升。客观说原因主要包括:1、距离缩水,不到50KM,实际44KM左右(所以我并不认为今天的成绩能代表我50KM越野的水平);2、天气凉爽,体力消耗小,我背包里的备用水壶一直没用上,一个腰包水壶管全程;3、赛道海拔设计合理,起跑后趁着兴奋的主爬升没觉得太累,试想如果把这段爬升和下降放到赛道最后我都不知道怎么下来……4、高规格组织,全程路标清晰,志愿者负责,除了起跑后跑错路的小插曲后面没再跑错过。

​至于我要反思的,前面基本都说到了,光靠比赛时的兴奋和意志、注定是要吃苦头的。装备要实践检验,技术要实践磨练,身体要用心调养……

近期要休养几天把腿养好了,5月6日随意跑个鸟巢半马,重心又要投入到工作中去,天气渐热周末训练重心回到公路耐力训练上,为秋季的北马准备。暂时没有下场超马的计划了,短距离的不排除玩一玩,不过明年的北京TNF100,我希望还能有机会参加。把北京TNF100和北马作为每年上下半年争取必跑的两场家门口比赛吧。

再会,#TNF100#

(封面图来自@TNF100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