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的开始是五味杂陈的

    元旦,答应斓组织同学聚会。好不容易统一了人员的行程,发现组织聚会还真挺难的,活动内容众口难调、还得考虑人员搭配是否和谐。虽然这次不甚完美,不过大家最后应该还是比较高兴,欣慰了。
    下午和ZZ、肖总理、XXY、ZX*2在烟袋斜街对面的鲸鱼桌游第一次玩三国杀,觉得很有意思。
    晚上吃饭定在前海的岳麓山屋,是湘菜,有点辣,吃饭时人可就多了,斓、LXL、大Z、DH、ZH、ZN和初次见面的盛开。席间气氛还算热烈,开了两瓶红酒,要说是不多,可不少人已经“面色红润有光泽”了。后海的馆子果然贵,人均一百,不敢多喝,众人步行到了鼓楼那边的一个吧(到了还是忘了叫什么名字了)。玩桌上足球、打台球、杀人、打牌、喝酒聊天……
    加上后来来的谭导,这次聚会一共14人参加,有不少都是毕业后从来没再见过或者很少见的,开始还担心能不能聊得来会不会有人觉得尴尬提前走,结果大家都很成熟了。就这样一直玩到半夜快两点,斓因为来酒吧又喝了点酒,明显高了,反应越来越强,只好让DH提前先送她回家。
    人喝高了会有不同的表现,女生喝高了失态是比较不好的习惯,但是昨天的这些人、这个场合就无所谓了。之前跟她见了一面,这次回日本下次再见面有可能就是两年后了,以前还没见她喝成过这样,这算是又填补了一项遗憾。
    因为太晚了2点多出来吃了点东西,我和ZZ找住宿的地方,连7天那种连锁酒店居然都爆满了,幸好有个青年旅馆还有普通客房凑合一晚。我想着一天下来很累什么床都倒下就着了,没想到这一躺下就直到早上天亮也没睡着。
    失眠是多种原因造成了,其中之一是有心事。这一夜我用三个小时时间想好了一件事,5点多做的决定,然后就等着天亮,回到回龙观看看时间差不多打了个重要的电话。这个电话就像斓前一天晚上的醉饮一样,不管结果如何,至少没留下什么遗憾。
    今天感觉有点黑白颠倒,总是突然的一阵困意袭来不倒不行,过会却又清醒了。晕晕乎乎中过了一天,好像早上那个电话是在做梦一样。
    这就是2010年的开始,有欢乐、有伤感、有兴奋、有失落……很好。That is the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