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江西游–讲一个樟木的故事

    从南昌回来了,这次江西游特别短暂,除去路途实际只玩了最多两天时间,大家都感觉不太尽兴。本来上月去了台湾,这次走马观花的短期游没抱任何期待,但是却出乎意料地给我留下了挺深的印象。我一向偏好自然风光,对人文方面的旅游不太感冒,但这次婺源给我留下的印象远远好于三清山。既然讲人文,就先讲个小故事:

    江西这边是樟木之乡,樟木有多多呢?漫山遍野!去婺源的时候,由于被旅游开发时间挺长了,各村路边全是卖小工艺品的,其中半数以上都是樟木,以梳子为主,最便宜的5块钱7把。关于樟木箱子,导游讲了来历。
    以前这里重男轻女很严重,生了儿子,就敲锣打鼓满村通知我得了个小子。生了女儿,就很生气,但是没办法也要通知全村,又不好意思说,怎么办?既然生气,就挖祖坟,谁让你不保佑我生儿子。但是祖坟又不敢挖,就挖门口的地,挖了俩大坑也不好看,干脆种上两株樟树苗。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当初的胖小子长成小伙子了,要娶媳妇,就带上猪头请了媒婆到处走。怎么知道哪家有姑娘待嫁呢?媒婆有经验,看樟树!门口种了两棵樟树的就是家里有姑娘,因为樟树是和姑娘一起长大的,所以看樟树就能猜出姑娘的年龄。树太大的不行,肯定是老姑娘,不是难看就是有病嫁不出去;树太嫩的也不行,姑娘太小还没发育好,还得帮人家养几年才能给自己家生儿子,亏了。不大不小就最好,提着猪头进去找。
    姑娘见到了,娘家收了猪头,总得款待一下,就煮一碗面放三个鸡蛋。小伙如果看上了姑娘,就把三个鸡蛋都吃了,如果没看上,就吃一个或两个,留一两个表示有缘再续。
    当然,相亲是两厢情愿的事,双向选择。姑娘如果看上了小伙,也得有所表示,当然不是也吃仨鸡蛋了,家里老母鸡压力会很大。姑娘叫过老父,找出家里的斧子,把门口那两棵樟树给砍了。不言而喻,门口的樟树砍了,就是表示这家的姑娘有主了。樟树陪着姑娘长大,落得个姑娘出嫁自己被砍的结局,还是要继续发挥余热,打造一对樟木箱子,作为陪嫁,陪着姑娘去夫家,继续自己陪伴姑娘的使命。箱子里呢,会有三件东西,我记不清了,只记得有一把剪子,表示我家姑娘能做家务帮你缝缝补补,不过你丫要是外面乱搞一样能把你别的给剪了,呵呵。现在姑娘出嫁已经不放那老三样了,换成了一个存折、一张银行卡和一叠现金。

    故事讲完了,婺源的婺字就是“矛+文+女”,表示徽州女子能文能武。其实婺源这里属于古徽州,以前这里的人还为把自己从安徽划分到江西愤愤不平。这里能出名也是因为这里有最完整的徽州建筑群,这是在安徽也找不到的,所以很值得一看。
    至于此行其他地方,南昌景德镇什么的就那么回事。三清山还是值得一去,离黄山很近,景色也颇有些小黄山的意境,奇松怪石什么的也不少。
    吃的也有些偏辣,气温比北京高个十度左右。别的没什么了,台湾游和江西游的照片我都传了一些到开心网了,这里空间有限又没好用的相册功能暂时不传了以后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