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台湾游–见闻篇

    可能由于台湾地形山地居多骑车比较累,台湾的机车(摩托车)特别的多,几乎到了人手一辆的程度。照理说摩托车多了交通比较容易乱,但是因为大家都守规矩,从来不闯红灯不逆行不越线,主要道路也有特别的机车道,所以井然有序。
    可以想象如果机车到了人手一台的程度那么人挤人的夜市得有多乱,但是大家都自觉地把机车一辆贴一辆整整齐齐地排在有限的空间里。
    有一个有趣的事情,就是机车后面的牌照上,写的是“台湾省”,虽然其他很多方面都是仿照国家行政机构,但是交通牌照还是承认自己是个省,呵呵。说到这一点,很多台湾人都不知道台湾现在还有“省政府”,因为就这么一个省,所以部门基本都是直属中央管理,省政府经过几次精简已经没几个人了,不过还是有这么一层机构的,前任省长就是宋楚瑜。
    台北街头有无人看守的自行车出租点,估计是刷卡的,车和锁车的装置都是统一的,这样异地存取也无所谓,很人性。交通方面还有一点就是出租车和大巴的车身上会写上司机的名字,这很厉害,这样他们就不会轻易把车借给别人,出了事也不好逃了。

    住酒店时有一些酒店的电梯是要刷卡的,下楼不用,上楼则必须要持房卡,否则你按楼层也没反应。这样可以一定程度上杜绝其他人员进入客房区域。
    大的酒店自有品牌的产品做的不错,除了洗漱用具连矿泉水也都贴的酒店标签。不过我发现所有酒店的一次性用品里有一个是统一的,就是牙膏,都是“白人牙膏”,垄断了。酒店房间内设施也很人性,比如洗手间手纸盒都有两个,牙刷很多也是不同颜色的,这样两个人可以区分开用自己的。
    因为台湾多雨,酒店和商场门口都有雨伞套。

    台湾菜口味比较清淡,客家菜也是,菜色很鲜亮,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喜欢做带大肥肉的猪肉。

    有些钓客会跑到海中的礁石上,感觉很危险,不过也很帅。

    日本游客非常非常多,所以景点的店员多少也都会点日语。除了日本人,日本车也巨多,感觉占了50%的市场。再有就是到处都有的7-11了。住所有酒店的电视里也都有日语节目或转播日本电视台。

    说到电视节目,政治的是真政治,什么都敢讲。娱乐的是真娱乐,同样,什么都敢讲。政治节目会分阵营,互相骂阵。娱乐节目则老是那几个人,感觉吴宗宪一天要录好几个节目似的。
    体育频道则基本上一直都在播棒球节目,甚至很少看见三大球运动。

    我是联通3G用户,应该是GSM和WCDMA用户开了国际漫游都能在台湾使用。我手机上显示的运营商一会是中华电信、一会是远传电信、一会是台湾大哥大,不知道怎么划分的。

    景点的旅客中心一般都有盖章的地方,能盖很多代表性的图章,适合背包客带个本子走到哪盖到哪。说到景点,由一个很环保的地方,就是景点介绍的单页出口和公园里会有一些回收箱,重复使用。导游也会跟你讲要环保,不需要就别拿,看完可以放回去,一个家庭拿一张就行了。

    如果你找不到景点回去的路或者集合地点,那有一个简单的方法——找FL功就行了。所以大陆游客集中上下车或者住宿的地方,基本都有他们。他们对台湾人没兴趣,台湾人也不理他们,他们更像是雇员,专门守在大陆客出没的地方,估计也是记小时工资的吧。

    台湾人很热情,学生也是。爬溪头的山时,下山时遇到一群中小学生上山,遇到你都会大声地说你好,让人很意外。在打狗领事馆遇到几个大学生做问卷调查,很有礼貌,填完还赠送了自己做的凤梨酥。

    说到台湾人,这次给我印象很深。感觉就是总体素质很高,反应在很多方面,比如各方面都很守规矩,大街上非常干净。垃圾桶其实比咱们这边少很多,但是也没见地上有乱扔的垃圾。我们问路台湾人都很认真地指路,还会主动问你去哪,告诉你怎么走最近,有空的话没准还给你介绍介绍景点信息。
    导游说如果你掉了东西被台湾人捡到,一般都能找回来,忘在酒店就不用说了都会帮你收好,上次带团有个大陆旅客钱包丢在景区了,里面有三个人的证件和两万多现金。车都开走了,掉头回去找,居然这么快就已经被送失物招领了。找回来后失主要给现金酬谢,拾到钱包的台湾老师说什么都不肯收,结果两人互留了联系方式成了朋友。我相信这不是编的,因为同行和我妈一屋的女同事钱包也丢了,丢在地铁的售票窗口柜台上,售票员没发现被路人拾到,回去就找到了。路不拾遗,真不是传说。
    关于对台湾同胞的更多感悟,将在第三篇中继续讲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