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台湾游–感悟篇

    台湾游的第六天中午,在花莲吃自助餐,也就是苏花公路坍塌的前一刻。
    外面下着雨,我们一行人在食物前排队边等候边聊天。
    “你们是北方来的吧?”是一位穿着洁净的白色中式马褂的老者跟我们搭话,他的衣服如此整洁以至于让人担心他走到外面的风雨中会破坏了他的形象。
    “是的。”
    “你们是从哪来的?”
    “北京。”
    “哦,北京!那可是大地方,了不起!”
    “您是?”
    “我老家是河北的,所以听你们说话很亲切,不过我已经没有北方的口音了。”
    “您家就在台湾了?”
    “当然,我已经过来60年了。”……

    思绪倒退,在行车途中导游会放一些片子给我们看避免无聊,其中有一部她极力推荐的关于老兵的片子,她本人似乎很为之打动,常常提起。
    60年,看来那位白衣老者也是当年跟着国军一起逃难到台湾的。然后,然后这一辈子就在这个海岛上度过了。
    导游说,我们吃饭的餐厅附近有个老兵之家,以前旅游大巴经过这里时会停留一下,让客人下车休息和方便。就会有一些老人主动凑过来,看导游拿的旗子,如果看不清就问客人是从哪来的。要是得知客人是从老家来的旅游团,老人就会非常高兴,问这问那,像见到了亲人。

    曾经,曾经的曾经,当我还是个愤青的时候,我喜欢军事节目,我设想种种武力收复台湾的方法,无数火舌向对岸喷射而去,然后一片焦土然后红旗招展。
    现在,未来,我都不再会有这种想法了。可爱的张学良老将军当年在大西北围剿共军的时候就说:“都是中国人,为什么要打呢,可以谈嘛。”
    当日本军舰在钓鱼岛巡弋的时候,是两岸人士共同派保钓船,钓鱼岛不是大陆的也不是台湾的,是中国的。
    当年南海危机的时候,还很稚嫩的中国海军要穿过台湾海峡去前线,国军请示打还是不打,一心想要反攻大陆的蒋介石却一挥手,“放”。

    时间拉回来。台北街头,雨中问个方向,大婶跳下自行车,详细问我们要去的地方,告诉我们怎么走最近。溪头山上,下山时迎面过来的一群群小学生,仰起脸大声说“你好”。同伴钱包遗失,被路人妥善保管。点滴小事,让人感觉不出身在他乡。

    吃完邂逅白衣老人的那顿饭,我们有经验的台湾老导游阿丽带着我们去行程外的景点,为了消耗时间打探前方的路况,几次修改方案连夜安排回程。我们没有按原计划继续前行,让我们这一行人能够平安准时地回到家里,她的经验救了我们。
    回到酒店电视上都是苏花公路垮塌的报道,滚动播出,海岛多台风,但这次遇险的基本都是大陆游客。救人!当局的反应速度让人欣慰,我想那些被国军战士救出来的大陆旅客也和我一样永远不会再有想打台湾的冲动。虽然经济和政治可能是重要因素,但我宁愿相信这是人性。

    昨天在电视上,又看到对岸骨髓库的捐献者帮助这边的白血病患者的故事。血浓于水。
    希望这浅浅的一湾海峡,永远都不要染上中国人的鲜血,不管是此岸的、还是彼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