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第一项突破

    昨天是元旦,大学同学聚会,如约回到最近没怎么光顾的北邮,发现雪后的北邮还是很美的。中午去外面饭馆吃了饭,下午到住北邮招待所的同学家打游戏,晚上自己做饭吃,当然我还是只负责吃。不同的是以往吃完晚饭肯定要回家了,这次决定去刷夜唱歌。
    首选了离学校最近的金樽,每人30块大洋,最早是10块的生意一好就水涨船高了。我还没通宵唱过歌,准确说我活这么大还没熬过一整夜呢,你可能都不信,不过这是事实,我生活实在规律得有点过分。
    出乎意料的是平时保持十点多点就睡的我一整夜基本没怎么觉得困,而且是在早上起得很早一天很累一点没歇的情况下,可能是许久不唱歌了唱得比较爽有些兴奋。大学同班同学都很内向,唱歌时我居然也算放得开的了,而且还算唱得不错的,实属难得士气大振超水平发挥了。不过跟很有熬夜经验的同学说的一样最困的是第二天早上四五点的时候,果然再兴奋的人熬了一夜到了四五点也抗不住了,纷纷窝在那里瞌睡。空间很狭小,我们人又多,所以倒下都不行只能坐着还很闷热,我这一夜只穿了里面的秋衣可汗就没停过,一直在哗哗地冒,以至于早上出来是感觉都快虚脱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虽然犯了会困但大年夜都不熬夜的我愣是挺过来了,这是今年的第一项突破,但说真的感觉好累啊。我这人就是奇怪,在外面困得不行到家却不想睡了。不过昨天一出门回北邮的路上有个同路的女生很对我的喜好,当时就想要是能认识一下这才是07年第一天就开门见喜呢,不过根据形势评估和以往的惨痛经验没有贸然行事,于是就把第一突破的机会让给刷夜唱歌了,小有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