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罕默德说

周末接待了个叙利亚朋友mohammad mahfouz,在迪拜工作。我陪他吃了两顿晚饭、一顿午饭。我让他在我手机上拼出他的名字,昨天久违上了下Facebook,结果找到很多同名人却没有像他的,遂作罢。他只是个“迪漂”,也许不会再来北京,也不知我何时会去迪拜。所以记录下短短一天时间的几件趣事,留个纪念。

周六晚上初次见面,我建议去簋街可以玩晚一点,方得知他是虔诚的穆斯林,于是改建议去牛街。结果颐和园关门下班大哥被困里面了,我活活在地铁站等了俩钟头。默罕默德说:“我们让他等了这么久,他不会干掉我们吧?”

席间我举杯邀他碰杯,表示欢迎他来到北京。默罕默德说:“谢谢,不过我们不这样(虔诚的穆斯林烟酒不沾,因为不喝酒所以也不碰杯)。”

在牛街吐鲁番吃饭,快下班了,所以服务员推荐了几道快菜,我觉得一般。不过他吃得很香,因为不敢乱吃,非清真的地方他只能面条青菜,这次可算吃着肉了。最后他表示太好吃、吃撑了,说:“明天我们再来这儿吧!(其实我看他吃的最多的是一整盘拉条子和半扎酸梅汤……)”

饭后对着剩了不少的它似蜜,他决定打包带回酒店饿了吃。我叫服务员拿来餐盒,服务员热情地拿了过来,然后转身走了。默罕默德一脸十万个为什么:“难道要我们自己打包?”

周日我去鸟巢接上他们去八达岭长城,高速上他问“为什么很多车在高速路上左右并线?左边应该是快速道,这样不是很危险吗?”看到开得很慢的车,他说一定是女司机,超过去时果然是女司机,他得意地笑了。

路过我家,我告诉他我住这里。他问我这里房子多少钱,我告诉他均价和在北京的位置,他表示震惊。

又问我长城有多老,我说2000年前就开始建了,他就不停地嘟囔“2000年前”,再次表示震惊。后来又问有多长,我不记得数字,女友手机查了下说6000多公里,他说“我不信,6000多公里都能到迪拜了。”后来上了长城,看到蜿蜒曲折,他才表示数字有可能是真的。

长城脚下我去移动公厕,他进去又出来,我问怎么了,他说单间里有人。等了会儿单间里的人出来了,他又进去了,然后马上又出来了,说咱们还是走吧。对于一个拉肚子的人来说,卫生环境居然还是更重要的。后来下来时他终于决定去了,不过移动公厕关了……

长城停车场风很大,我给他演示了下放风筝,让他试试,结果他跑来跳去和空中的风筝角力。虽然我想告诉他放风筝不用那么剧烈、不过看他玩得挺开心还是算了……

回程途中看到我经过高速收费口交钱,他问“我们必须走这条路吗?”“是。”“我们必须交钱?”“当然。”“多少钱?”“25块”“靠,比迪拜还贵!”“……”

晚上去鸟巢看灯,在新奥购物中心逛了下,他看了看衣服、买了双鞋子,说“这里的东西卖的和迪拜价格差不多了,但是售货员的工资差很多。”

吃晚饭时,他拿出一次性筷子,互相磨了磨,看来他看我磨一次性筷子的习惯已经学会了。他学东西很快,晚上的奥林匹克公园很热闹,小商贩的大喇叭反复广播着,很快我们就听到他也开始嘟囔“十块钱两件”……

他爱吃甜食,因为拉肚子要吃肠胃药,药片有糖衣,他就给嚼了。然后那张扭曲的脸……他大概没听过“糖衣炮弹”这词儿。

还有一些不方便说,比如不去犹太人开的饭馆吃饭、为什么这里不能上Facebook之类的。总之短暂的交往感觉这老外挺友善、对中国了解不多所以各种震惊。他的中国行才开始,也许文化的真正碰撞在后面等着他,祝他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