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海初次活动 雪中爬海坨山扎营

想看星星夜里去了黄花城、回来买了头灯,买了头灯去了云蒙峡、回来买了登山包,买了登山包去了海坨、回来凑齐了装备……不管因为什么,结果是在朋友的影响下,我已经喜欢上了户外。就像第一次被同事拉去滑雪,现在已是每年冬天必不可少的事。我没打算成为滑雪高手或去攀个珠峰,但我握着登山杖上山时对青岚说:“以后几十年可能都过上了一年四季拄拐的日子——春夏秋拄登山杖、冬天拄滑雪杖”。

越来越多的朋友跟我说“下次带上我”,我很乐意带动身边朋友共享户外的乐趣,同时在过程中锻炼自己的组织能力。于是这次我开始主动承担队长角色,为大家服务。我给“组织”起了个名字——风云海,风取自青岚的博客“风鸣岬”,云、海纪念我第一、二次扎营的地方云蒙峡、海坨山。口号都不用想:“随风若浮云,四海任我行”。

我很忐忑,想好的名字直到回来都只悄悄告诉了青岚。出发前十多天我就开始选目的地,因为想带新人、所以选择2天行程的近郊。先查阅了不少喇叭沟门的资料,结果得知封山期难以入内。于是改为后河,并咨询了一些去过的朋友,确定计划后开始逐个通知“名单”上的人。失望的是“下次一定叫上我”全都变成了“再下次我一定去”,正当准备放弃计划时薛总和新人同学W报名了。计划启动!

之后几天我在邮件、QQ、微信讨论组密集沟通,查阅更多资料给大家提供要求和建议,并给大家安排了分工。处女座的青岚一如既往地在细节上查漏补缺,我认为当我能赶在他前面把问题都说到了,就是个合格队长了。当所有人确认了《免责声明》后,4人团队成立了。之后又有朋友要求加入,我为他再三延长了关门时间,但他迟迟无法确定,我只好通知他下次再参加。作为朋友我希望他能去,作为队长我要为团队大多数人的利益负责,下次都不会延长等待了。

出发日我兴奋地早早醒来,却等了很久——因为堵车了。我后悔为了让大家多睡会集合时间定晚了点,好在人凑齐时大家依然一脸兴奋,半块石头落了地。但剩下半块石头还是砸了脚——虽然顺利找到后河入山口,但被封山的村民拦住了。尽管下雨两个大妈依然忠于职守,不管怎么说甚至给钱都不放。我们尝试从山路绕行,或另寻他路,但为了安全还是放弃了。我们站在雨中商量备选方案,最终决定去比较近的海坨山试试运气。

“夏天的海坨,冬天的后河”——这是北京驴友的一句话,我看可以选入户外燕京八景。反过来,夏天的后河估计人多得煮粥,冬天的海坨上去的人可不多。去年的土路已经修好了宽阔的水泥板路,我们驱车至山门,雨中徒步上山,两侧满是积雪。走到海拔1500米左右,有个小平台,是车辆能开到的最高点(好无聊,以前背着装备爬到这里都要休息下,现在坐着大巴都能上来)。两个女队员下撤,我和青岚走台阶路继续上升,说是台阶路其实也被冰雪盖着,一不留神踩到厚的地方就埋到膝盖。爬到1703米的小冰瀑,台阶路也没了,继续上山的土路没有专业装备走不了,还有救援队的危险提示,于是我和青岚开始下撤。这一刻雨中的海坨,也许只剩我们两个人在爬山。

撤到1500米的平台看到两个女队员把车开了上来,欣喜地钻进去取暖,大家都觉得这里露营很安全、风也小,是最佳选择。由于经验不足,我作为队长没有深思熟虑可能的风险,为后面埋下了隐患。

扎好帐篷我们钻回车里吃东西,外面又下起了雨,车窗外大雾渐浓,十米外的山都看不见了。这天是清明节,四个人夜里在雾中山里,天黑下来伸手不见五指,心里有点恐怖。于是我们聊天排解害怕和无聊,从梦想聊到八卦,聊得起兴的我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喘,才意识到赶紧开门通风,密闭的车里已经有点缺氧了。

就这样聊到夜里1点,大家鼓足勇气钻进各自的帐篷。此时此刻谁都不再害怕了,因为只有一个感觉占据了全身——冷!飘落一天的山雨把气温降到冰点,开始下起了雪。爬雪山已是意料之外,哪会想到4月的北京还下雪。想到冷、没想到这么冷!大家的装备都不是冬季的,于是一个个穿齐衣服蜷缩在睡袋里。青岚、薛总和我都不是第一次户外,意志力也都比较强,但新人女同学很快就受不了了,抱着睡袋钻回车里睡(当然虽然冷也让她开着一点窗户通风)。

这一夜我大概二三十分钟就会冻醒一次,在睡袋内搓搓自己的身体和腿,然后重新把自己蜷起来再睡。湿寒气从四面八方袭来,盖了雪的帐篷就像个冰柜。终于挨到天亮,虽然大家都没睡好,但谁都没有赖床,这个时候能爬起来活动活动怎么也比躲在帐篷里暖和些。除了新人同学我们仨再次爬到了1700米处,路上的积雪更厚了,青岚依旧一马当先,我和薛总在后面慢行,互相拍照纪念这难忘的雪山之旅。

没想到的是,最惊险的一幕在后面。昨天薛总开车上山时路上还是雨水,一夜的降雪和冰冻,平滑的石板路变成了地穿甲。人走在这样的平地上都打滑,何况是下山盘山路。薛总的车是自动挡的,不适合特殊路况,但我很久没摸她车现在找感觉显然晚了,于是还是薛总驾车下山。可怕的是一上来就是连续转弯,车辆一度失去控制左右漂移。那一刻袭来的恐惧比头天夜里可真实得多,虽然嘴上还提醒薛总握紧方向盘慢打轻踩、大脑里已是一片空白。好不容易车停了下来,我们走下去观察每段路况选择停车点,我又帮薛总分析了一下怎么控制车别滑起来。所幸后面的路薛总找到了感觉,没再让车冲起来。开到山门,路又是干的了,多么神奇,一门之隔,两季之差。

我去过延庆的骑行公园,为了尽兴大家又去骑了会儿自行车。青岚带我们体验了一段越野骑行,很有趣。延庆的骑行旅游设计得很漂亮,去延庆玩有时间可以去森林公园骑一圈看看风景。下午薛总驱车把我们依次送回家,这次薛总全程驾驶、对自己邀请的新人同学也全程非常负责任,是绝对值得信赖的伙伴。

反思这短暂的两天,我虽然自认为做了很多准备,但还是有不少疏忽:后河封山可能性预计不足、备选解决方案未提前确定、对山上低温预计不足、更改线路没有通知外界(上了山就没信号了,万一出事失去联系都没人知道我们在哪)等,当然最刻骨铭心的是——车不要开上雪线。

户外的乐趣之一就在于不确定性,每当新人同学想放弃时我总开玩笑说“你要尊重这项运动的完整性”。但不管经验的积累、还是邂逅的经历,都应该在安全的前提下。要走的路还很长,我没打算把风云海当事业做,我也希望作为朋友圈内的平台有更多人愿意出一份力,但我很享受大家一起出汗后的“不插电座谈”,仿佛回到了单纯的少年。

>>更多照片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