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带往事

    最近经常看到一则洗衣粉广告,内容是一个自己在外面玩的小男孩跌了一跤鞋带开了,小男孩说“这下糟了,得自己系鞋带了”。小男孩显然没自己系过鞋带,在不断的尝试与努力过程中他终于达成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步,但是身上已经脏兮兮的了,这时到了该洗衣粉出场的时候了……
    今天看到这则广告时突然想起一则往事,那可是十多年前了,我还上小学低年级。我这人手特别笨,小时候什么手工活都干不好,因此最头疼的就是手工、劳技之类的课。忘了是什么课,教大家自己系鞋带,并且要第二天检查。事情往往就是你越怕它就越来,我不幸被抽中上台比赛,这可要了命了。
    晚上开小灶努力练习,逼到这份儿上了竟然也就学会了,心想这下不至于出丑了。第二天上台和几个同学上台比系鞋带,这个过程还很长,要把两根鞋带都解下来重新串上再系好。老师一声令下我开始努力行动,先主攻左脚,解下鞋带、串好、系好,虽然动作笨拙但也算是严格完成了比赛任务。就当我快系好左脚鞋带准备解下右脚鞋带时突然身边的同学一个个腾腾地纷纷站了起来,这下糟了,我意识到自己虽然完成了任务但速度显然太慢了。此时脑海中竟然浮现出一个与笨拙的动作不协调的“聪明念头”——不如就这么站起来吧。
    因为好几个小朋友已经站起来了,此时我站起来只是很不起眼的一个受不到表扬,但如果此时老实地解下右脚的鞋带我必然将在全班同学和老师的注视下完成剩下一半漫长的过程。在小脑袋里权衡了一下利弊之后我迅速做出决策,双手在右脚象征性地胡噜一气后站了起来,很及时,此时只剩下一个同学还在系了。很快他也站了起来,我是正确的,我“应该”是最慢的。老师表扬了快的同学并取笑了一下“最慢”的一个在家里肯定什么都不干,然后这场简短的小型比赛就这样结束了,大家坐回自己的位子,我“得逞”了。
    突然想起这件事,吓了自己一跳,不会系鞋带那时的我肯定还不到十岁,竟然学会了人世上最深奥的东西——虚荣。我应该是上了高中之后才开始刨析自己性格的,并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性格中最大的弱点:爱面子、虚荣心强、过度自尊自爱、高强度的好胜,也就是决不容许自己轻易输给别人、即便输了也不能轻易认输。
    虽然从某种角度上讲有时这种性格给我一种上进的动力,但这种与他人比较带来的动力是缺乏持久性的。比如中学时当我学习委员的位置被班里老考第一的一个女生取代后我马上便在期末考试中还以颜色——考了第一,当时老师把我叫过去表扬看得出来她眼中也有撤掉我学委的些许悔意,但是这次得意之后又考得很差,因为我考了第一就没人可比了。
    上了北邮后认识到比自己强的人太多了,这种强大的好胜心被着实地打击了一番变得低调了许多,但是还是没能根除。长大后这种性格其实更多带来的是施加给自己的不必要的压力,心里越是不断期待着“出人头地”的一天就越觉得离梦想越来越远,感到挫折感后就会变得消沉失去了基本的干劲。
    如果你也是个好胜的人一定会明白战胜别人的感觉是很爽的,会让人上瘾,所以即使知道不好也很难戒掉,但是你越是想战胜别人就越难战胜最强大的对手——自己。现在很后悔当时没有勇敢地面对自己的弱项,真实公平地完成比赛,但我也清楚小孩子的心理与外界环境影响是分不开的,期望老师、家长们不要再拿孩子和其他孩子比来比去,说什么“你看人家×××手多灵巧再看看你”。孩子应该听到“我们相信你一定能够自己做到,你是个棒小伙,天啊你真的做到了我们真为你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