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岭长城国际马拉松——我的第一个半马

赛后我只想狂吃狂喝,不过还是撑着拍了张照片

赛后我只想狂吃狂喝,不过还是撑着拍了张照片

公元前490年希腊信使菲迪皮德斯为了尽快赶回雅典报告希腊在马拉松战役打败波斯的喜讯,拼尽全力奔跑了40公里多一点。为此他献出了生命,人类运动中则出现了42.195公里的经典项目——马拉松。也许除了马拉松其他项目都是整数距离的,比如20公里、50公里,马拉松运动本身就满含着体育精神的情怀。菲迪皮德斯的遗言是希文:“nikomen!”(咱们赢了)

是的,以上说的是马拉松。昨天我参加了金山岭长城国际马拉松,我也以为是“马拉松”……之前的训练量是每周1次90分钟15公里,所以选择了半程21公里进行挑战,预计2个多小时可以完赛。结果我的完赛时间是——4小时24分,下面的流水账记录了这难忘的4个多小时。

4点多起床,开车到集结点坐大巴去承德,队伍集体走到起点,领热身操的依然是充满热情的Heyrobics,然后是领导讲话……总之在我起床5个多小时后,鸣枪起跑了……由于兴奋比赛前夜没睡好,而且头天因故吃了很多还没消化,状态不太完美。但由于兴奋开始也没感觉,一个小时后我被打回原形了。

赛前热身操,很多外国选手

赛前热身操,很多外国选手

开始两三公里的上下坡公路我控制着速度,感觉不错。很快开始上山,然后……就没的跑了,后面N公里全是台阶。先是向上爬几百阶,上到长城后沿着长城一个个烽火台地跑。有些路段风化严重,别说跑了、走都要步步小心,一不留神就会受伤。比赛才开始不久,前方就传来有选手脱臼的消息。每个烽火台和岔路口有工作人员和蓝天救援队的人员,从他们的对讲机可以听到其他点传来的信息,基本都是“控制选手速度、提醒注意安全、盯着某位选手是否可以继续比赛……”

风化的地面一不留神就会崴脚(网友拍摄)

风化的地面一不留神就会崴脚(网友拍摄)

黄土路粘在鞋上会很易摔倒(网友拍摄)

黄土路粘在鞋上会很易摔倒(网友拍摄)

第一圈10公里我用了1小时45分,上次北京长跑节10公里我用了52分,可见难度翻倍。接下来是重复路线再跑一圈,炼狱开始了……我从起跑点一路下坡跑去,已没有出发时密集的队伍,偶尔有一两个其他半程选手超过我或被我超过,大家互相鼓励着。转入上坡后,我开始走了……此时已经是正午12点,太阳火辣辣地烤着,前后一个人都看不见,我饥渴难耐。坚持到长城入口补给点,我猛补了一次水。因为发的水是矿泉水(有经验的跑者都会背水袋水壶、带盐丸和泡腾片,我什么都没带),加之天气炎热狂出汗,身体严重缺盐。组织者提供的宝矿力水特只倒半纸杯,我顾不得面子连干了四五杯,怕工作人员不高兴就抓起半根香蕉一块压缩饼干继续跑了。之后的两个小时我非常后悔没多吃口东西,很快我就饿得前心贴后背,不止缺盐还缺糖,关键我大意身上还忘了装现金。平时训练我感到血糖下降就会停下来了,但是比赛中我只能坚持。

又是自虐的N公里台阶路,我不断告诫自己第二圈体力透支更易受伤,一定要看好脚下,下台阶用手扶着墙,上高台阶就像狗一样四脚爬上去,旁边没有城墙时则离开一点距离以免失足坠落……即便如此,我还是崴了下脚。因为是一段相对的平路,我小跑了几步,结果左脚踩到风化地面的坑里,手中的矿泉水被我扔出去好几米。活动了一下没受伤,庆幸是左脚,如果是我习惯性崴伤的右脚就完了。后面我一步都不敢跑,用龟速走和爬着。一起参赛的青岚也崴了下脚,好在没伤,岳老板则出现了抽筋,被救援队员按摩处理了下。抽筋是第二圈的主旋律,因为很多危险的台阶,每一步腿部的肌肉都较着劲,很易抽筋,还有选手跟我说他韧带撕裂了。

陡峭的上坡只能四脚爬行向上,逆行向下的全程选手估计腿都抖了(网友拍摄)

陡峭的上坡只能四脚爬行向上,逆行向下的全程选手估计腿都抖了(网友拍摄)

大约3个小时后,体力到极限了,水喝完了、没吃的、没带钱、没补给点、汗不停流,饥渴累交织让我有点头晕眼花。我一步步挪动着灌了铅似的腿,想象着终点已经不远。但脑子里唯一没有出现过的字眼就是——放弃。

选手们都会抄近道不走上下楼梯,但窄道很危险(网友拍摄)

选手们都会抄近道不走上下楼梯,但窄道很危险(网友拍摄)

午后一两点,一天中最热的时候,站在暴晒的城墙上都冒汗。游客很多老外,友好地向我微笑、说“加油”、击掌,我没心思听他们说什么,努力挤出笑容回应着。有个工作人员小姑娘,我没注意看、应该很可爱,大声喊着“加油,太棒了,你已经很棒了,就快到终点了”等,我被她美妙的声音激励着向前,可我感觉已经向前好几分钟了她的声音还在身后,可见我的龟速有多慢!

快到4个小时时,我知道无法在原定关门时间4小时内完赛了。于是索性走走歇歇,岳老板也从后面赶上来一起走。幸好他带了钱,帮我买了瓶脉动,这时候10块钱一瓶的脉动我觉得花50都值。我们慢慢下山走到21公里处的计时点,排在所有半程选手的46、47名。惊喜的是由于天气炎热完赛选手不多,半程和全程的关门时间都延长了,于是我们都拿到了奖牌。我狼吞虎咽了终点发的食品,不管是什么,只管往嘴里塞。直到昨天晚上,我不停地吃、喝,感觉身体像个无底洞,总是吃不饱喝不够,体重还轻了几斤。

下午4点,青岚用时整6个小时完成了42公里全程比赛。他拼尽全力了,在地上坐了好一阵,这强度大概是北马全程的1.5倍。完赛的跑友们坐在地上一边给陆续回来的全程选手加油喝彩,一边讨论着这次自虐比赛,纷纷表示这绝对不是马拉松、也不是越野跑,只能列为第三种——长城跑。

已经跑了6个小时的青岚冲向终点

已经跑了6个小时的青岚冲向终点

我的第一个半马就这样以接近全马的强度结束了,刚跑完时我完全没有预想的每次完赛的兴奋感,而是身体的痛苦产生的厌倦感,就是“再也不想跑步了”的感觉。当缺水缺盐缺糖的身体逐渐恢复,运动产生的内啡肽才发生作用,让我重拾巨大的兴奋与快乐。这也充分说明了补给的重要性,如果我身上带了运动饮料、盐丸、能量胶,应该可以在4小时内完赛。

最后要感谢一些人:

【青岚和岳老板】光猪跑三人组出发前合了影,全都安全完赛,两个半程一个全程,挂着奖牌又合了影。赛中遇到折返的青岚,和岳老板一起到终点,这种感觉很棒。nikomen!希望今年秋天的北马大家一起完成全程比赛,而且有更多的朋友一起。

光猪跑三人组出发前

光猪跑三人组出发前

光猪跑三人组胜利安全完赛

光猪跑三人组胜利安全完赛

【选手和游客】加油,加油,加油……无论选手还是游客、国人还是洋人,全程不绝于耳,彼此鼓励着。虽然是比赛,但哪怕你超过了我,我也会为你加油,祝你跑得更快。

一对老夫妇始终携手前进完成全程,执子之手与子冲刺(网友拍摄)

一对老夫妇始终携手前进完成全程,执子之手与子冲刺(网友拍摄)

【组织者和志愿者】虽然这次比赛确实有诸多不完善之处,客观上加大了比赛的风险和难度。但工作人员都很热心,那个大声喊加油的姑娘的声音仿佛还在耳畔。

我知道自己还差得很远,这个夏天需要付出更多汗水。2013年10月20日,我们,北京马拉松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