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亦英雄 茶亦英雄

    做销售最大的好处就是能结识人,我不擅交际,尤其不擅和自己不对路的人交际。但耳不聋眼不瞎,不言不语不代表我不观察,无论在单位里还是在客户那里,我基本都秉承低调为人的风格。上班前我给自己制订的计划是第一年不露头,低头做事竖起耳朵听睁大眼睛看,了解这家公司,第二年逐渐在工作中发挥重要作用,我基本按照计划做到了。但我发现了解一家公司也许一年可以知道个大概,了解社会可太难了,所以我出门说话办事还是很谨慎。
    今天是奥运会开幕式的日子,昨天局里几次三番朝令夕改一会说放一会说不放,等到下午说放的时候我已经约了今天的事,所以还是一早按时来上班了。处理了几份协议、整理了些资料、发了几封邮件(我学鸡贼了,加班不能偷偷加,得让人知道啊),因为车被开走,别的事不办了,开自己的车去给客户送张奥运门票就顺路回家了。
    L总诈看上去不像个大老板,长相穿着都很普通,但能看得出来是南方人、生意人。前些日子和G局去找他,让他出钱在我们的黄页上做广告(现在整天跑这事,跟乞丐似的到处要钱,人家赏200块也得哈着),L总欣然同意,但没谈细节,就拉住我和G局喝茶。从一进门就先开始泡茶,专业的器具,娴熟的工序,一看就是老茶友了。任何人来找他不谈事情先喝口茶再说,那天也是拉住我俩喝了半天茶,具体事没怎么谈就走了。
    这周打电话也没进展,于是在局里申请了张奥运门票给他送去,想再借机催催这事。人家今天早上刚从五台山回来,明儿又奔大同了,老板就是这样。我本想放下票就走,包都没拿,结果还是被拉进去喝茶,说今天的茶不一样,用的是刚从五台山什么寺打回来的水。喝了几杯又说茶不新了,于是换新茶,边喝边品,还问我感觉如何,我TM哪懂啊,只好随声附和。后来他把他女秘书叫进来也品品,很年轻,人家细细喝了几口,说得头头是道,跟着这样的老总混当然得懂茶了。
    我问L总一年喝茶得花多少钱,他说怎么也得十万八万的,我心说我累死累活一年都挣不出他的茶叶钱来,人家这叫什么生活品质。想想也是,人家的办公桌和敬爱的温爷爷的办公桌都是双胞胎,我能跟人家比吗。L总好茶不好酒,以前顶多啤酒半瓶,现在一点都不喝了。
    其实老板里好喝茶的人不在少数,你想想一喝酒脸红脖子粗的,多毁形象,喝茶谈笑风生显得高雅,而且当领导的一喝酒就无数人轮着敬很容易喝多,喝茶就无所谓,何况喝酒伤身喝茶养生。有时一进老板的办公室,看见一套专业茶具,就聊这个就行了,人家绝对高兴。尤其南方人,爱喝茶的多。
    临走还非要我提点茶叶走,我再三推辞,人家却说都是朋友了,我只好恭敬不如从命,先提走回头找G局请示去,直接收了就成拿公家东西交换自己东西了。这次算白来了,没准我的那张门票还不如人家茶叶值钱呢,何况人家明儿又奔山西了不一定去呢,又说都是朋友了,我今天就只好喝喝茶聊聊天,直到出门也没敢提广告的事,下次来还得给人家拿点别的。另外我得买本陆羽茶经看看,我的酒力也就这样了,学学茶是好事。想当年玄德孟德煮酒论英雄,说不定哪天我与温爷爷泡茶商国事呢。得了不贫了,大家看奥运去吧,回头谁懂茶有空给我讲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