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那天2–02年高考故事

    今天是2009年6月7日,对于1990、1991年出生的这批最早的90后孩子来说,有个特殊的意义,他们中的很多人将在9点踏入高考考场。
    一晃就是7年,整整83个月之前,02年7月7日(那时还是炎热的7月7、8日高考),我也是众高考考生中的一员。我对于情景记忆比较擅长,现在回忆起来,还能想起很多当时的片段。
    那天我穿着白色的T恤,很简单的那种,只有胸前有个美津浓的标。穿了条米黄色的很老土的休闲裤,因为太热卷起了一点,成为自制七分裤(当时七分裤还刚刚开始流行)。
    我记不清考场是哪个中学了,不过不大,在一条胡同里,楼也有点老。早上父亲护送我过去的,坐的电车,那时我还住广渠门。
    考试专用袋里除了考试用的一些东西还有一支钢笔,因为怕中间笔出问题高考时我没敢用钢笔答卷,但钢笔陪伴我很多年(中学时基本都不用圆珠笔),一直到大学,所以笔袋里有它我会感觉踏实一些,这是一种情景联想的心理暗示。
    高中时我开始记日记(也是用那只钢笔),高考前我在想那天除了钢笔我一定要带点什么东西进去鼓励自己,想来想去就自己写了一个纸条,内容是“我一定能成功!也许就在今天!”这是我斟酌过的语句,我那时还是个极度自负的小伙,坚信自己拥有盖世奇才,所以“我一定能成功”是一句“客观的描述”以加强语气。而我没敢给自己太大压力,只是说“也许就在今天”,言下之意即使今天不成功以后也有机会。既是鼓舞,也是减压。因为考场是严禁带除了准考证以外的任何有文字的东西进去的,所以我把这个自制护身符藏在裤子兜里后多少有点惴惴不安。当然整个高考过程中它一直安静地躺在我的裤兜里,没掏出来看,所以也不会有老师翻我兜,我顶多隔着裤子摸一下感觉到它的存在就行了。高考后,我把那个纸条贴在了当时那本日记的最后扉页,留作永远的纪念。
    我自视心理素质和临场发挥不错,不过要说面对高考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在发第一门语文试卷之前,我不停在做电视上教的一些手上的按摩方法,据说可以缓解紧张感,不过真没觉得管用,倒是卷子发下来,我就不紧张了。
    作为一名理科生,语文并非我的长项,但因为高三时的语文老师对我很赏识(以前一篇日志提到过),经常把我的作文拿到前面去念,所以我一度自信膨胀地认为用语文做开场是我的优势。结果当我填答题卡时一连十道都选的C,我就慌了……事实证明,最终考了98分的语文是我发挥最差的一门,可以说是拉了后腿。但是,当时我并未这么认为,而是充满自信地走出考场的,为后三门考试真是开了好头。为什么呢?因为高考作文的题材——我写过!而且就是那篇作文,我因为思路另类,被赏识我的语文老师给了满分!所以看到作文题后,我下笔如有神,肯定是笑着写的,以至于一位监考老师一直站在我身边看着我写完,然后走到前面对另一位监考老师说“那个学生文笔不错”。至于最后我语文成绩为什么没上百,可能因为前面选择题错太多,或者判卷子的老师对我的“另类思路”不感冒吧。
    闲言少叙,下午的数学和第二天上午的理科综合是理科生要拿分的项目,我有点压力,不过最后发挥得都非常理想,分别拿了112分和245分。当最后一科外语考试时(我参加的是日语),说实话,我一丝一毫紧张都没有了。我的座位在那个教室的右后角,可以看到全教室的人,发卷子前我环视一圈最后享受了一下高考的气氛。高考时各校的学生是岔开坐的,防止作弊。但因为只有我们学校考日语,所以考日语时周围都是熟悉的同学,仿佛一次内测。而更熟悉的,是考卷上的题,被“狮子王”磨练了千百遍的题了都是,扫一眼就知道答什么,飞快答完题我甚至有提前交卷的想法,后来想想还是别刺激考场外的老爸了,估计他接受不了我提前跑出来。事实上当你最放松的时候,也是发挥最好的时候,135分,相比于其他英语考生这个科目上我占了大便宜。
    唯一遗憾的,那天考完试,在操场和同学聊了几句就自己和父亲回家了。现在想想可能当时聊天的一些同学之后再没见过,而高考后没像很多小说里写的出去疯狂一下,太可惜了。
    那天晚上我睡得很香,还做了个梦,我甚至还记得那个梦。
    前几天看了主旋律电影《高考1977》,那些被耽误了的青年在恢复高考后的热情是我们难以想象的,那真的是改变人生的机会,难怪他们那么爱邓小平。那个时候的大学生是精英教育,现在扩招扩得高考已经不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了,比起考研、考公务员之类的还要简单些,而且不管上了什么大学未来也不是就确定了的,四年罢了。但是2002年的7月7、8日两天,还是在我的记忆里深深地留下了。
    83个月过去了,马上9点了,90后们已经坐在考场里,迎接第一次把握自己命运的机会。我不能说祝他们成功,因为不可能每个人都成功,何况什么才是成功。我只想说,好好享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