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这样吧

    第一次尝试着表达自己承担的事情太多了,希望“减负”。以前从来都是揽活,生怕没事做,后来就干好自己的活,现在活多了想推推不掉了。出于种种原因,主要是很怕给任何部门的任何人造成“袁超在推卸责任”的印象,从来都只有接受,但事实证明我的爱面子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麻烦。
    忍了半个多月,上周开始决心在这月服务例会上提出这个问题。今天开会时我以事情太多经常在外面无法及时处理协查和投诉容易误事为由委婉提出了这个月以来每天营业直接给我发投诉和协查的问题,结果被告知本月的确做出了一些改变,因为直接找社区经理比较乱,所以希望有一个唯一的接口人,让各部门的兼职质监员负起责任,而我不幸继营销员、大客户经理、商务客户经理、信息员、IT支持、司机之后又多了这么一个头衔。
    当我想表示我难以承担这项任务时被G局以回去重新安排一下和给社区多配两台传真机的内外两个解决方式压回来了,然后马上开始说别的事,于是我的发言马上被所有人遗忘。我有些无奈,当然我理解G局是怕我继续说下去会得罪人,而且已经招营业不高兴了。但我觉得这样没把事情说清楚反倒不好,我是在想解决问题的正确方式,又不是针对营业,这样一来却造成了我一直避免造成的局面。
    为什么我是兼职质监员,其他5个分局的营销员管的客户都比我少却都不是,而是营业班长。我们分局就因为没有营业班就把营销员推了出来,但是营业不是我们分局的,更麻烦,家务事变成了部门协作。不过上面新发布了所谓新制订的首问负责制管理办法,而我又在这个位置上,那就照章办事吧,多说也没用。
    每月都开服务例会,会上挨个说问题和解决方法,最后有几个真正解决了的,大部分都是在会上一说就过去了。我本来今天很想说几句真话,结果没说出来,也罢,说了也白说。网通体制有很多问题,全屋的人都知道,而且估计知道的都比我多,只是大家都习惯了而我还没看惯而已。两台传真机和用户投诉处理流程有什么本质关系,只是用一个好解决的问题偷换了本质问题而已。当然也是一种暗示,营业把问题传给我,我可以继续往社区传,这样我的问题就解决了就不来会上说了,但是用户的问题解决了吗?
    这个月接到了那么多投诉和协查,没有一个是我负责的大客户和商务客户的,因为他们如果有问题会直接找我解决,我也不会让他们走到投诉那一步。但是网通的大客户经理、商务客户经理、社区经理、客户经理职能配备应该是任何一个人都能找到相应负责的人,那么这些问题没有找该负责的人而找我,其实是惯坏了真正该负责的人。该是谁的事找谁,一次不管找分局长,分局长也不管就放着,投诉升级了就追究责任人,下次他不就不敢了,这是企业要成长需要付出的小代价而已。
    环境逼迫我改变的压力越来越大,自我感觉已经坚持不了多少时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