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望科技和人文的十字路口

“我一个人来到科技和人文的十字路口,只看到老乔的墓碑孤零零的立在那里”——罗永浩在他的Smartisan OS(锤子系统)发布会上充满“情怀”地得瑟道。

我的读书时间集中在每天上下班坐公交时,在背着电脑同时再拿着一本厚重的《乔布斯传》是件挺辛苦的事。不过总算合上最后一页时,却有点怅然若失。一方面如一部长篇连续剧看到最后一集的伤感,另一方面也为人类失去这样一位特殊的人物深感遗憾。

即便被奉为“神”,也一样会死去。乔布斯患癌症后经常对死亡进行思考,他宁愿相信灵魂或轮回的存在,肉体死后还有什么东西留下来,不然一生积累的这样经验就这么没了。有时他却也相信生命就像开关,“啪”得一下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他不喜欢给苹果的产品设计开关按钮。

如同对死亡的看法一样,乔布斯是个矛盾的人,而且相当鲜明。其对人“二元论”般地评价方式——不是天才就是白痴、甚至你10分钟前可能还是天才现在就是个白痴、以及过于直接的表达方式,让身边的人很头疼。作为朋友他恐怕不是个容易相处的,而其个性中存在的一些弱点比如拒绝接纳自己和他人的缺点等也让我并不喜欢这个人。但他在产品界的造诣,的确是神一样的存在。

对“大道至简”的追求达到了极致、对细节的考究到了用户看不到的机箱内部,对产品美学的无尽追求使得他孜孜不倦地完善其“软件必须与硬件完美结合”、“实现端到端一体化体验”等思想。这种近乎BT的追求也许源自幼年时同样有“工匠精神”的养父影响,把人们看不到的篱笆背面一样钉整齐,已然从科技的这边走向了人文的那边。

记得一次出租车公司开司机例会,我去宣讲业务。司机们把车一排排停在院里、掀起机器盖检查和散热。在一排翻起的土灰色的机器盖中,一辆车的内盖干净地闪耀着车漆本身的红色,与车顶上“的士之星”的五星辉映着十分显眼。这就是做事态度的区别,外表相同的车,隐藏在机器盖下的用心、一定会焕发出看得见的光彩。

其实乔布斯并没有那么伟大,虽然他宣称追求完美的产品而非金钱才能带来成功,但将沃茨尼亚克免费分享的原型机包装成商品赚钱他才有了苹果公司,一方面宣称对苹果公司无欲无求一方面与董事会不懈争夺着期权。乔布斯也不是天降神人,我身边的朋友也有这样崇尚极简、不容忍缺点、甚至有素食倾向、交往时要小心谨慎的怪人,但是他还是经常做出了“凑合”的妥协,与我只是程度的差别。

今天早上刷牙,手捏在塑料牙膏管上里面的牙膏就滑来滑去,要一点点赶出来,还不如以前的铁皮管好用。我仿佛听到一个声音从空中传来——“这东西是狗屎”。

我们都试图把事情在某方面做得更好一点,比如更好看、更便宜,但在完整、极致这方面,大多数人都太“凑合”了。我猜如果乔布斯是做牙膏的,恐怕他会进行几千次挤压试验选择最好的材料、并在牙膏皮内部做出易使用的设计,甚至在里面看不见的地方刻上一行字“这TM才叫产品”。

在科技和人文的十字路口,我们大部分人还只能遥望,包括开篇那个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