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钝的泳者

    正想改写点什么了,今儿居然就地震了。我从小到大也经历过几次地震,虽然都不大但是大人似乎都有震感,而我从来没觉出来过,这次也不例外。还是晚上回家才听爸爸说的,中午家里电视、电扇都在打晃,真不知道亲眼看到是什么感觉,然后一晚上好多电视节目都是在说地震的事。回想了一下,中午地震的时候我应该正在同学家和他踢实况呢,可能玩得太认真了,俩人都一点没察觉,要是就这么死了可就真是游戏人生了。
    今天找同学主要是为了游泳,下午和他去了青年湖的水上世界。一次15不计时,去年就去过几次,我这种穷人还不太消费得起一次30的游泳馆,而且露天的也挺舒服,还能把肤色晒得更健康。今天很适合游泳,闷热、不晒、水温高、人不多,所以游得很爽,加上今天跑了一天,所以回家的遥远路途上感觉都有点体力透支了,估计今晚3是起不来看3点的球了。游泳池人不多,有很多都是一对一对的,与其说是去游泳不如说是找个可以穿得少点的地方调情。和我同去的是个健美男,自然只有埋头狂游,不过久违的大量运动的感觉很好,希望上班前还能多游几次,上了班估计机会就不多了。这两天的《城市》栏目接连讲了颈椎病和过劳死的问题,搞得我有点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