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弱如我

    时隔一周,我终于又能坐在家里上网了。
    上周五正常上了一天班,晚上直接去培训中心做周末当助教的准备,然后干了两天递话筒判卷子的差事,直到周日夜里。周一一早又爬起来奔赴另一个培训中心,参加北分组织的楼宇拓展大赛,这次是和两个同事组队代表昌平。一直到周四中午,下午回去继续工作,昨晚喝了酒,到家倒头就睡,所以今天下班回家才又吃上了家里的晚饭。遗憾的是,明天还是休息不了,又要加班一整天,所以这个周末之夜还是难以卸下心头的压迫感。
    天天忙忙碌碌,连晚上也都得干活,周末还不得休息,人不在昌平还要被电话追着催事情。回去之后是你的活还得你干,幸亏加了个同事,不然一周不在回去更得疯了。
    我是昌平分公司的职业选手了,这外面的各色培训我经常有幸参加,而且每每表现突出,获得老师同学的青睐,然后回去继续埋头苦干。大小比赛也参加了不少,代表昌平参加安全知识竞赛得了团队的第一名;代表北京参加集团的服务人员大赛得了团队二等奖和个人铜奖;这次代表昌平参加楼宇拓展大赛又得了营销策划和团队销售两个三等奖。但是,又能如何呢?无非是帮单位陈列室里又添俩摆设,然后就跟没发生过一样了。公司里的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你消失这几天去干吗了,也没人会关心,只有下次再有这事的时候,才会有人想起来还让你去。我能代表北京去集团比赛,对手都是各省的人才,回来还不是在一个巴掌大的分局干些杂事;我去参加那么多培训,回来要讲课,领导想到的还是请外面的人,甚至可能是在培训时表现远不如我的;那我出去那么卖命,图的是什么呢?如果图的是墙里开花墙外香,外面有人看上我,又能调得动我吗,这我心知肚明。在领导之间的博弈中,一颗棋子的价值是很渺小的。
    支使你的人,也许能知道你的辛苦,但是仅限于支使你的这点事。但是支使的人多了,如果你应付不过来,反倒还怠慢了人家。每天活得优哉游哉的人,看见你得了什么好,还得全归功于领导赏识你,谁能看见你每天几点睡流了多少汗。工作不是为了公司、不是为了领导,而是为了自己,这是我坚信的。但我也一直希望理性地规划职业生涯,做对目标有益的事,可那些杂七杂八的事,为什么还要占据大量的时间呢——软弱!
    我是一个不懂得拒绝的人,一个“不”字似乎总是羞于启齿。什么事来了,都惯性地先接下来,等干不过来或者做不好了,再想推,就得罪人了。
    我已经很疲倦了,而且后面可以预见的马上会有连续停休的日子,明天的事本来也没必要我去,为什么那么多人可以不去我却要去?就因为羞于启齿向领导说一个“不”字,所以宝贵的个人时间就这么被占用了。
    有的人求官、有的人求财,我哪个都没得到。我已经26岁了,在一个单位工作了4年,还是一个最最基层的执行者。8年多前报大学志愿时我毅然决然地第一志愿选了学管理,全专业的同学都是调剂过来的就我是浪费了很多分数去北邮这种理工科学校选管理,我想象的4年又4年之后的我,不应该是现在这样的。
    以前至少还可以安慰自己年纪小,眼看着同龄人一个个混得人模狗样,不得不一脚脚践踏自己曾经高傲的自信心。不说外面,同样环境内,看着公司高层那些少壮派的领导人,看人家步步高升的简历,我深知我根本不可能追上人家。但我敢于去尝试另一条路吗?机会不是没有,应该说每天都有,但是我还是选择了承受,这就是软弱的我。
    继承了两个工人血脉的我,纵然能有一腔热血满腹才华,还是被性格决定了命运。是狮子的,纵然有失意的时候,早晚还是兽中之王。是马的,纵然天天被人夸日行千里宝马良驹,还是为了骑你,你还美得屁颠屁颠地驮着人跑。
    看穿了自己的软弱性之后,似乎我已经看到了自己未来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