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原始越欢乐

昨天公司组织去延庆游玩一天,上午在一个类似湿地公园的地方集体骑行14公里、中午去柳沟吃豆腐宴、下午妫(guī)河漂流。玩得很开心,整体年轻化的公司在出游的时候比较能折腾,项目也偏运动一些,这次的项目我就很喜欢。

骑行和豆腐宴此前都体验过,新鲜的是漂流,不过和我想象的激流勇进似的漂流不同,水流很缓、要靠自己划,而且很长、我们划了两个多小时才到终点。这个距离是我们没有预估的,所以刚下水之后大家就纷纷举起水枪。这段有点太high了,什么相机手机的都不顾了,加上每个橡皮筏上都有姑娘,于是男淫们奋勇互射,一开始所有人就全身湿透。当大家打不动了的时候,老天似乎觉得湿得还不够,突然阴云密布电闪雷鸣,我们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树林里努力想赶紧划到终点,结果得知还不到三分之一。于是就这样绝望地看着雨从开始到停止,那阴森的画面——森林、河流、独自划行的橡皮筏、四周没人、大树倒在河上、怎么划也看不到终点、我还从身上甩下去四只蜘蛛,仿佛恐怖电影中一般。闲言少叙,总之最后回去了,到雨过天晴之后我们也终于连漂带划到了终点。

你发现没有?人们在从事越原始的活动时,获得的欢乐是最多的。比如肢体运动,原始人是不会看书上网的。而且最好是群体的,这激发出了我们祖先群体狩猎时刻在基因里的欢乐感。当我们一起踢球的时候,我们的基因也许认为我们在围猎野猪,而获胜一方赢得了猎物,意味着种族的延续。

城市人厌倦了超市水果,喜欢自己去采摘,这也是祖先的生存手段。当然,种族延续的另一个体现就是“食色性也”,一群人在一起是为了“食”,男女在一起最欢乐的就莫过于“色”了。总之不管你在从事何种“运动”,而且不是机械性地劳动,体内分泌的内啡肽就会刺激你的神经兴奋,带来纯脑力活动无法替代的快乐。不要说看球时也很激动,难道你不想看完后自己一试身手?不要说约会时也很兴奋,难道你不想约会后运动运动?就算你真的没想,你的潜意识也是这么联想的。

看到那些年纪轻轻猝死在工作台上的IT人真的觉得很悲哀,生命如此宝贵、一生如此短暂,趁着还能撒撒野,拥抱大自然、或者至少去球场挥挥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