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运营商对微信收费的合理性

随着微信用户高速增长并改变着用户的使用习惯,被蚕食既得利益的电信运营商越来越坐不住了。联通要微信吃水别忘挖井人、移动抱怨微信占据大量信令资源……这让一直以来对运营商不爽的广大微信用户十分愤慨,纷纷唾弃运营商“贪得无厌、恬不知耻”。

从微信等OTT应用用户的角度来说,其实大家也是既得利益者。现在轮到“免费”享受的服务可能要收费,哪接受了?在心理学上这叫“被剥夺超级反应倾向”:一个人失去10美元给他带来的痛苦比得到10美元带来的快乐要多得多。

让我们从一条普通的微信消息传递过程说起。用户A通过手机微信发送一段语音给用户B,这段语音被程序压缩成数据包,上传到骨干传输网。上传这一步很重要,通常通过两种方式:移动网络、有线网络的延伸Wifi。

用户通过移动网络(主要是3G网络,也包括2.5G网络)的接入点——基站将数据上传,基站设备通过光缆上传到骨干传输网。这部分数据流量会计入运营商用户账单,在用户购买的流量套餐中扣除,超额部分“按量计费”。

用户在使用Wifi接入时,数据通过Wifi网络的接入点(如无线路由器)通过有线或无线网络进一步上传至骨干传输网。这里提供Wifi服务的人可以理解为广义的ISP(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他们直接或间接(通过代理商)向运营商支付互联网接入费用(宽带费),区别在于通常“按时收费”(如包月)。

请注意我并没有使用较高层级的“互联网”概念,而仅指层级比较低的物理层、数据链路层、传输层等。可以注意到,由于只有电信运营商具备骨干数据“管道”的经营权,所以无论采用何种方式,都需要有人买单这个数据包才能传上去。同理,用户B想要接收到这条信息,是以上的逆过程。也就是在一条微信的传播过程中,发起方和接收方(信源和信宿)都得“出点血”,这还不算中间的交换方腾讯购买的带宽服务。

从这个意义看来,如果运营商再对微信用户进行收费,似乎有二次收费的嫌疑,除非将微信(及所有OTT业务)单独统计流量分开计费。但分开计费我也认为有不妥之处:与运营商业务重叠的是通过移动终端和互联网传递语音等信息,那么应用产生的其他流量(如刷新用户头像产生的流量)是否应该计费?从严格意义上说,如果这都要收费,则所有APP都要单独计费,就失去分开计费的意义了。单独计费能解决的问题是“按时计费”(如Wifi)模式下产生的大流量问题,但还是存在使用网页版微信等特殊情况。

此外中国移动的数据显示,微信给中国移动贡献了10%的流量,却占用了60%的信令。这些信令是即便在用户没有使用的情况下,也不断向网络发出的“心跳”信号。这个技术问题我不懂,但同样的道理,如果微信会产生“心跳”信号,那么其他任何IM、LBS乃至在后台运行的所有APP都会产生信令,如果单独对微信收费同样不合理。

听说运营商已将此问题提交工信部研究,我们拭目以待研究结果。最后我想说的是:

1、抛开“垄断、国有资产”这些有色眼镜,移动互联网应用今天的蓬勃发展,离不开3G网络和智能手机普及这个大前提。虽然苗部长前些天还批评运营商3G网络建设不力,但移动互联网用户的激增已是运营商功劳的铁证,不可抹杀。

2、运营商建3G网络就像当初建设有线宽带网络,修通了信息高速公路。一开始路窄就限流,路宽了就希望有更多的车来跑。这时发现私家车少了,很多大巴拉着很多人在跑,大车还堵路。于是就想把车拦下来,上车找每个人收一点高速费。与其如此,何不与大巴公司深度合作,共享数据、用更丰富的应用挖掘更多的用户价值,岂不更长远?

(补充:关于前向还是后向收费的问题忘说了,我认为向腾讯收费可能性也不大。微信还没完成商业化,运营成本已经很高了。收少了杯水车薪,收多了增加大量的成本只能牺牲最终用户的利益。韩国、美国的环境和中国不一样,用户少、商业化强,中国3亿用户2.9亿是不产生收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