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薪的猪

    昨天晚饭=胡萝卜馅儿饺子,今天午饭=西葫芦馅儿饺子,冰箱里>胡萝卜馅儿饺子+西葫芦馅儿饺子,预计今天晚饭=胡萝卜馅儿或西葫芦馅儿饺子。。。
    传说中的佛跳墙也不能连着吃三次,不然肯定会疯的,除非喂的是猪。
    亲戚审视我后眯缝着眼笑着说我胖多了,同学也说过,这不是好消息,人怕出名猪怕壮。
    玩了几乎一上午游戏,中文去亲戚家进食,然后返回我的窝,躺在我的床上抚摸着相识不久的肚子,窗户迎面吹来一阵阵热风,窗外阳光明媚,我终于又犯困了。
    午睡睡得很香不是好事,很难起来,起来后会感觉更累,甚至有些头晕,所以理解了为什么很多人能一整天一整天地睡,这是同类的本能(本来我不认为自己是他们的同类,显然我高估了自己)。
    不过我和其他猪的区别在于,我已经开始记薪了。这么说好像有些从憨厚的猪演变为无耻的蛀虫的趋势,小有负罪感。想起昨天给一个当教师的同学发短信炫耀三天带薪休假,她告诉我早开始带薪休假了,歇到8月底呢,每年的寒暑假有三个月的带薪休假呢云云,这年头还真是尊师重教,小负罪感解除。猪为什么能活得那么自在开心呢,也许每天就是要给自己找无数个理所应当的理由和借口吧。

PS:经过无数次对38%(blogbus的个性数字,每次网页刷到38%就停)的挑战与冲击,我终于在今天早上人少的时候完成了重新发布,并欣喜地发现7月前期的日志终于又回来了,不枉我在骂声一片的论坛上发了无数支持大巴的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