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6.13御林军吃包子

    上次说到JUST DO IT,最近又在读一些成功人士的传记,感觉行动力非常重要,想到马上就去做,否则可能就会留下遗憾。
    昨天的原计划被郁闷地打乱,感觉一天都很背,于是决定一定要做成一件想办的事,想起晚上有国安主场比赛,上车就杀奔工体。此前听说了这场京津对决球票卖得很火,果然网上四天前就售罄了,媒体推测今晚工体将涌进五万人。我想工体至少也能坐六七万人,那我还有机会,就是高价买黄牛票也要进去,因为这是今天想做的事。
    结果真的买的黄牛票,售票厅只剩球门后的了。其实后来感觉球门后也不错,比我那个憋屈的8台下层视野好,如果幸运还能接近天津球迷方阵,近距离对骂一下。
    因为众人唧唧歪歪,缺乏我昨天的行动力,所以只和肖总理两人同去。我们基本是提前半个多小时入场的,其实如果是我会更早些,事实也证明这种气氛火爆的比赛必须早去,我们进去时目测场里已经涌进三万多人了,我们的座位还好能看到全场,但是如果前面的人站起来我们也必须站起来才能看见。比我们更晚的就惨了,如果我们都站起来他们就什么都看不见了,急得后面人一直在喊“坐下吧坐下吧”。
    不过昨晚的气氛,真是很难让人坐下,如果能重新选择我宁愿站过道去。还没进场就听见里面的齐声京骂了,最终这场比赛观众人数绝对超过五万,要是能骂出一个频率,估计能把工体震塌了。人多也有坏处,缺乏组织,你一声我一声地吼,整个场里一直是熙熙攘攘,但是传到场内和天津球迷看台就听不清了,如果能有个打鼓打着鼓点大家有组织地一起吼效果会更好。
    你猜怎的,北京球迷鼓小没关系,天津球迷鼓大,而且是有组织前来的,所以整齐划一,这反倒给北京球迷找到了节奏。天津鼓“咚、咚”、北京骂“SB”、天津鼓“咚、咚、咚”、北京骂“CNM”、天津鼓“咚咚、咚咚”、北京骂“TJ、SB”……结果就是不打鼓则已,一打鼓骂齐,他们慢慢就消停了。
    其实对于京骂多少有点不好,但是我想北京球迷骂京骂更多是出自一种语言习惯,就像四川球迷喊“雄起”一样,只不过北京人的这句口头语带了个不好听的字罢了。外地球迷来北京以你们当地的习俗去助威就好了,非要跟主场球迷打对台就是自讨苦吃。北京人喊SB是助威、外地球迷来北京对着喊SB就是骂人了,这么说可能有点矫情,但如果不是昨晚天津球迷再三挑衅,现场气氛也不会发展到超越比赛本身的程度。

    挑衅一:比赛刚开始就跟北京球迷对京骂,导致北京球迷伸出几万根中指,我前面的小学生小孩也开始用小尖声喊SB
    挑衅二:上半场天津球迷在看台上焚烧国安队服,下半场时再次焚烧,导致北京球迷从口头语SB继而开始纯骂人的CNM,我旁边的大妈也开始CAO上他们了
    挑衅三:不少天津球迷做出要翻越护栏冲过来的姿势(估计也只是做个姿势),警察很给他们面子,也做出了阻拦的姿势,北京球迷把有力的中指换成招财猫般的招手状,伴随着京味儿十足的“过来呀~~~”,这是最诙谐的一段
    挑衅四:天津队的脏球风,尤其最后谭望嵩对杨智的恶意飞踹,完全应该直接出示红牌,这场比赛万大雪又成为千夫指了。我想今天赢了赛后也就是欢呼欢呼唱唱歌就散了,比赛结束就赶在人潮前回家了,据说后来还有球迷游行和打砸天津球迷大巴事件,可惜错过了

    我个人对天津没任何不好的印象,也挺喜欢天津人的,所以不管在球场骂也好这里写也好,都不含任何对天津、天津人、天津队和天津球迷的攻击之意。但是我也奉劝一下天津乃至各地球迷,北京人骨子里有那么点君临天下的傲气,喊什么也都是因为爱国安队,顶多再有不少平时压力大去球场发泄发泄的。可是如果你硬要把几百万句SB往自己头上安,那是你自找不自在。都是爷们,有火能理解,压不住火的别来客场,有火回主场撒去。跟工体烧国安队服,砸你们丫大巴一点都不过分。跟六万双北京拳头下面飞踹杨智,谭望嵩你丫能活着回天津算TM便宜你了。

    国安工体屠津夜  山呼海啸SB声 
    瓶子手纸飞不尽  可惜溜了谭望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