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业厅不好干

    盼望着,盼望着,终于下营业厅了,终于可以和人对话了。
    早上到营业厅,我们三个人被分别分到综合业务受理(装移机、ADSL相关业务等一大堆)、小灵通业务台(也卖充值卡和发国际传真等)、收费(因月初收费业务太少转到业务咨询引导),我分到了最复杂的综合业务受理。我跟的师傅王姐是那里的业务高手,其他业务员有问题都找她请教,她人也很好向我介绍了一些办理业务的知识。上午主要就是站在后面看着,我当然不可能去前台操作了,不过除了搬了一回东西(途径熟悉的测量室受到老师傅们的欢迎)就这样看了一上午也有点无聊,所以希望下午能换到另外两个地方。结果中午吃饭时遇到人力的齐师傅告诉我们一个岗位做一天,下午我就坚守综合业务台,心想下午得找点活干了。下午要比上午忙得多,不明白为什么人们都喜欢下午来办事,我也主动要求干了些力所能及的活,比如撕单子、盖章、搬设备等“体力活”,还从同样新来不久的徐哥手中抢下了ADSL用户管理的一些操作,比如给欠费的用户停用或给交费的用户启用。这一下午虽然没干很多事但总归是有些活干了,也长了些“眼力价”,有收获。
    不过要说这一天最大的收获还是深刻体会到和用户打交道不容易,我们昌平分公司的营业厅面向昌平大部分地区,覆盖了N多×村×庄的地方,所以什么人都有。我倒不是歧视农民,可是的确沟通起来很费劲说什么也不明白费口舌费时间。城里的脾气也不小,经常有怒起来的用户,尤其是下午最忙的时候我发现人一排长队等候脾气就大起来,特别当等了半天办不成事的时候就得找人泄愤了。有时候我坐在师傅的后面都觉得忍不了了,他们在前面还得忍着,没辙。我现在觉得我干不了前台,就我的脾气八成两天就得跟客户打一次。还有一点考验,就是看见漂亮mm在面前把详细档案联系方式都写下来可是不能记,这对于长期套磁无门的我是多么大的诱惑啊。
    最后说一点,我觉得网通的服务态度比以前好了,客户站着时营业员绝不会坐着的,我估计每个业务员每天光坐下起来就得好几百次。还有今天听见王姐给一个客户打电话通知他上次办业务时忘了拿赠品有空来取,其实只不过是张30块的固话充值卡,本以为这会成为“灰色收入”的一部分看来大家都很规矩,传说中的电信运营商内部的黑暗目前来看还都是无中生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