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与金钱

股票交易最有用的一些词汇就是:或许是、希望是、可能是、很可能、尽管、虽然、我认为、我觉得、但是、在我看来、事实上等等。所有人们认为的或者说出来的都是不确定的。

乐观主义者就是口袋里装着两个硬币的君主,悲观主义者就是一个家财万贯的哀叹者。

经常有一些投机咨询家,他们常常用的一句话是:“我敢保证……”那么,谁为他们保证呢?

谁是彻头彻尾的奸商?就是那种刚刚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开口就问“孩子,你们这里什么是禁止的?”的人。

法国财政部长在描述其国家的艰难的经济形式时,最准确有力的话莫过于:“我的先生们,国库已经空了!”

当一个银行家对别人提出的建议说“不”的时候,他真正的意思是“或许”;当他说“或许”的时候,他的意思是“是”;如果他当场就表态说“是”,这说明他不
是一个合格的银行家。当一个投机家对一个建议说“是”的时候,他心里想的是“或许”;当他说“或许”的时候,他心里想的是“不”;如果他对一个建议马上说
了“不”,这就说明他不是一个真正的投机家。

当人们谈论一个富有的傻瓜的时候,人们总是谈论他的富有;当人们谈论一个贫穷的傻瓜的时候,就总是会说他是如何愚笨。

股票交易中一条真理是:当股票升得不能再高的时候,它就往下跌。

对于一个投机家来说,先不要急于去做什么,而是先要想一想怎么做。无论如何,这要比那种什么也不想,上去就做的要好很多。

在股票市场上,任何一个投机家至少都曾经有过一次闪光的时候——所谓闪光的时候也就是抓住了正确的时机的时候;可是,还没有等他充分把握、尽量使用这个时机的时候,那个闪光点已经昙花一现,过去了。所以我的建议就是:狠狠得用。

我们这些年长的投机家们面临的最大的不幸就是:我们有了经验,但是我们已经不再去冒险。

如果一个商人销售货物以后获得100%的利润,那么我们就要称之为欺诈;如果一个股票投机家抛售股票后获得了双倍的利润,那就会被认为正常。

很多人辛辛苦苦,不是为了有钱而是为了向别人炫耀有钱。

我们不应该用眼睛去追随事件的发展过程,而是应该用大脑。

游戏是一个需要热情的活动,让人感受到的是快乐和痛苦,玩者最大的快乐就是“获胜”,第二大快乐就是“失败”。其实玩游戏的人感受最大的乐趣恰恰是“获胜”和“失败”之间的紧张氛围。没有不疼不痒的失败,也没有不惊心动魄的成功。

股票市场上的大众心理就如同在剧院里一样,有一个人打哈欠,别的人也跟着打哈欠;相反,要是有一个带头鼓掌,众人也会马上跟着鼓起掌来。

大众传媒其实是要负连带责任的,因为他们目睹了一些人愚弄大众的过程。

在股票市场上,在突发的恶性事件面前我们都心怀恐惧,在事后几个小时这种恐惧就会减轻很多,这就是心理学上著名的现象:认可心理。

在股票交易中。我们常常这样说:要按照自己的感觉去做,不要按照自己的理解去做。

有的时候,人们所学的大学要过上一段时间才能正真理解其内在含义。

严格来说,一个股民甚至连他父亲的话都不应该相信。

如果说到钱的话那就只有一句话:越多越好。

当人们在股市上因听从他人的建议而赚了钱的时候,我们可以说这是一种成功;没有听从别人建议的话,那就是更大的成功。当人们按照专家们的建议反其道而行之并取得成功的时候,那就是最大的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