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牢骚:黑色星期一

    虽然很多朋友在博客上形容我是一个很有上进心甚至接近工作狂的人,其实我也是不喜欢上班的,或者至少已经开始厌倦了目前的工作状态了。一周中最快乐的是周五晚上,最难受的是周日晚上。昨晚就失眠了,不知为什么睡不着,总之就是睡不着。然后就是今天早上不想起,但好在我从来不赖床。出门后很冷,幸运的是最近早上坐车都很顺,今天周一居然不到一个小时就到西局了,还不到7点半,而且全程有座。现在走路都会把外衣的帽子扣上,跟饶舌歌手似的,我以前从来不扣外衣帽子,觉得难看,现在总是扣着,因为头发短了很冷,总之就是暖和就行了。
    早上先被巡检班叫了回去,要写2007年的工作总结了,上半年的总结是我写的,于是全年总结还是找我来写,虽然下半年我都不在那里,后来又叫过去一次说还要做PPT什么的。今天被叫过去好几次,刚刚还接到电话,写少了还不行,管理中的问题还是明年的工作思路什么的我怎么知道,真头疼。回屋G局又说总结的事,好在分局只写一篇,我只写我们屋的那一小段插进去就行了。该死的总结,真TM烦,如果个人的述职报告我很乐意写,一写别人的就感觉是形式主义了。
    上午的工作一如既往的无聊,从桌子上依然堆积如山的资料核实单里挑出几户查出电话号码然后骑上车像查户口似的一户户跑,打电话时一个个一堆臭事。跑到第一家找半天才找到人,居然还在开晨会,我起床三个半小时了,没辙出门先奔下一家。找到第一家,院后面就是山了,够偏的,院里每个角都养着狗,还挺科学,模范雷达覆盖呢吧。预警系统很灵敏,我一进院所有的狗就相继吠起来,没完没了,直到招出一帮人来问我是干吗的。办完事出门想走要说懂点事的狗看见和主人一起出来的就不会再叫了,出乎我意料的事这帮狗估计都冻傻了,看我要走叫得更凶,好像是他们把我轰走的似的。最可恨的不是那些大狗,是我面前几步院一条破哈巴狗,我故意跟它对视了一会,跟狗对视会激怒它,果然这家伙更疯狂了,大有扯断链子的气势。其实这正是我希望的,好歹是客户的狗我不能惹,不过它要是敢跑过来咬我我飞起一脚踢死它就怪不得我了。
    可恨的是每次我在骑车的时候手机就特爱响,一个个事追着。中午又是去食堂很晚的最后一个吃完的,好像我很装勤奋似的。下午先去县局拉电脑,盼了半年新电脑终于来了,这是今天最大的喜事,不过抱回来还没来得及拆,因为没时间。下午又是那些破事,进一个大铁门时头还被磕了一下,真不爽。下午核的资料有一家部队的休养所,结果也是臭事一堆一个推一个几个人把我支使着满楼跑。回来后看到新文件又说党政军的不用核了,一会用一会不用,朝令夕改,日。然后又县局那边业务上的领导又过来派活,总之这三个人的屋永远是我一人留守,事都我接着,然后我又不是他俩领导再给他俩传达往往就完不成。
    这两天有点胸闷了,总想叹气。跟这种单位能干这么累这么郁闷也不容易,我都服我自己。目前能想到的核心问题就是除了挣钱,想不出每天的意义。骑车越来越慢了,边骑边想自己在干吗。我觉得虽然我在大学时是同学中学习比较认真懂得比较多的前几名,现在则恐怕是最落后的后几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