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字

    签字,不停地签字,签别人的名字,签一个人的名字,签一个中年男人的名字,签一个50天前我还全然不知如今却无比熟悉的名字,签它一万多遍……
    答案揭晓,这便是我这几天的工作。SOHO,我可以不去公司在家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时尚,加入今年流行的抵制洋节行列完全藐视圣诞节在家继续签字。赛班斯,因为这个破法案带来的内控要求导致了这项无聊的工作。张××,那个名字。
    明白了吧,年底要核资产,我所在的巡检班要对所有资产负责,所以全昌平几百个局点的小到一块板子都在资产盘点表上有一行需要签上那个名字。当然,和打发票、录资料、打电话、抄编号一样这种简单重复性的工作我们是当仁不让的。
    这两天边签边想,这五天内我虽然只写一个名字但字数却相对于把我大学毕业论文全部手抄了一遍,如果当时是手写的都不知道要写多久呢。还有,一个普通人平均每天也就签一遍自己的名字吧,那我要签这么多遍名字需要30多年。可我才22岁也就是我还没写过那么多遍自己的名字可却在三四天之内就被另一个名字超过了。
    不想多说了,难得不去做这件事就别再去想了,最近可能要我签字时也会写那个名字。虽然是周末,虽然前天晚上烧到39度我还是卖力地进行着,因为我一直有个原则长痛不如短痛,既然是工作就抓紧完成它然后忘了它,再每天写几次自己的名字过几天就恢复过来了(因为开始签字时老想写自己名字便默默告诫自己我叫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