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碎片–6.25

    我开机没事时就经常整理硬盘碎片,因为据说可以提速,至少看着硬盘会比较爽。现在突然闲下来了,大脑的硬盘里也堆满了记忆的碎片,先整理一下这两天离校的片段。
    碎片:上次送走了隔壁寝室的福建同学,这次轮到送室友了。我们屋6个人只有他现在就回家,其他5个至少现在还都在北京。说实话他还是更适合在上海发展,北京对于这个浙江人总是会有一些不适应的地方,但也正因为如此,这个一心想考上交调剂到北邮来的屋里唯一的南方同学才让我感觉到缘分的奇妙。福建同学是目送我们离开的,这次我们坚持目送他走,直到火车开动,对着车窗挥手,那一刻感觉就像在电影里。有时候有些东西一下没了可能不会太奇怪,慢慢地离你远去才更难受。大家走出火车站时都低头不语,我知道大家都很难受,一会同样接到他的短信:“开了,以后大家一切顺利,彼此珍重,永不相忘”。
    碎片:送室友时发现北京站有好多的北邮人,北邮人论坛送了我们毕业生每人一件坛服,一看就知道是北邮大四的。北邮人不多,在北京站站了一会就看到好几批,很多都是一伙人送一个走的,在月台上一搓一搓的北邮人看着火车动、挥手、拭泪,这一刻我忽然发现北邮这个理工科院校是这么的温暖、可爱、人性、重情意。
    碎片:把床上的被褥卖掉,盖了四年了,也不知是不是黑心棉,买的时候200,卖的时候一套才10块。出门是看到门口站着一个女生,如果说在北邮也有我喜欢过的女生,她应该会算一个,虽然见过不到十次,不过印象却很深。从她身上我又看清了自己一点,我这个人做事性子急,感情上却总是慢半拍,往往看到人家从单身到有了男朋友,感觉到心痛,才知道自己喜欢上了。记得一个同学失恋时告诉我人死之前会把一生经过的人、事都在脑子里过一遍,他一定会想起她,现在我要走了,见到了很多在北邮经常见到的人,也许就是在和我无声地告别吧。
    碎片:拿着转单,四处办手续、退卡,想赶紧办完,可是想想每办完一到手续,和学校的联系就少了一点。直到所有手续办完,领到了四年青春换来的毕业证、学位证,两个小本,却比什么行李都沉。
    碎片:帮女生搬东西,虽然住在学四,但三楼以上是女生,除了搬过来时帮忙搬东西上去过,这是第二次上同在一栋楼的女生宿舍。帮她们搬了不少东西,把一个个大包、电脑搬到寄存处或托运,还抽空修了台电脑,大学四年和大多数女生没太多交流,最后能帮她们点忙挺高兴。
    碎片:离别前夜,坐在几乎每天都去的隔壁寝室,大家最后坐在一起吃点东西、看场球。为什么不能让我们看完世界杯再走呢,现在回家了,电视大了,却没有了看球的心情。
    碎片:累死了,这一天搬了有二十趟行李,大大小小,我真是体力无极限了,能帮把手的就帮一把。过了一天近乎专业搬运工的生活,虽然我是北京人,可是好像比所有外地人还累。我早决定把所有人送走我再走,所以一直奋战到快清楼了,看着真是人去楼空了,我才背上自己的行李。
    碎片:坐在宿舍,看着所有人的东西都搬走了,屋里楼道里一片狼藉,这下楼管有的忙了。有点舍不得走,乱哄哄了好几天,突然安静下来了,感觉好冷清,似乎刚才屋里还有一堆人在打魔兽、热气还没散,只是出去吃饭了。踩着一地的垃圾、嗅着熟悉的气味、背上沉重的背包、拖着疲惫的身躯,像往常一样踏出北邮校门,可是这次没有回家的喜悦、只有沉重的心情。
    碎片:走在回家的路上,穿着肮脏的衣服、弯着无力的腰身、散发着咸臭的汗味、抱着提不动的手提带,几度又欲落泪,忍住了,我已经不是学生了,从现在起要开始一个人在社会上闯荡,必须要坚强。
    碎片:吃了饭、洗了澡、吹吹空调,舒服了许多,身上少了很多学校的气味,只有地上的一堆行李还覆盖着北邮的灰尘。躺在床上,把灯调到昏暗,听着MP3里的老歌,给同学发短信,告诉他们我此时的想法:“真想再回宿舍去看一看、呆一会”。
    碎片:把两证拿给父母汇报,爸爸拿去给亲戚炫耀,我没觉得骄傲,不知他们此时的想法是什么,也许是一条重担卸了下来吧。想起小时候考上月坛中学,虽然不是很好,但是行走不便的奶奶还满胡同去说,如果她知道我现在已经大学毕业要工作了,肯定会很高兴吧。

未整理碎片:…………………………………………

PS:记得我写过,把一些事情写下来就是为了从大脑的缓存区清除出去,在博客记录下来的东西,我就可以暂时不用老去想它了,这样会舒服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