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人生总有相遇总有漂泊

    几天不写日志了,一方面是没什么题材一方面这两天也有些忙,今天倒是有些感触,放下下午去金博会不表,先说说一件小事。这件小事就是晚上回家路上我去剪头(就是理发,我习惯说剪头,剪读饺的音)了,从夏天开始剪短发开始自我感觉和别人评论都比中长发好,所以虽然天冷了还是坚持剪短。很多人剪头都有固定的地方固定的理发师,我也有,不是什么知名美容美发店的几号美发师,只是旁边小区里一个算不上底商的一楼门脸房。理发店是个夫妻店,只有夫妇两人,都挺年轻,听口音应该是东北人。小伙子负责理发,老板娘负责给女士做头发或护理。我搬过来后去过几个地方都不满意,来了一次这里后感觉很好,因为在小区里外面人不知道,所以很安静,一般来了也不用等。这种小区里的小店靠的就是回头客,来的都是住这里的熟人,所以感觉很温馨。因为喜欢这里的感觉,所以自从来过一次后就一直来这里,我不爱和生人多说话,不过因为小伙子态度很好所以每次也能聊上几句。
    今天照例进门打个招呼,寒暄几句,屋里有只可爱的小松狮绕着我跑,被小伙子拎到屋里了,这里的居民甚至有时把狗寄养在这里。给我洗了头就开始剪,“还留短的”,简单几个字就够了,估计这个小区的人脑袋什么样他都记住了所以很熟练。理着理着他告诉我他们过几天要搬走了,我感觉很突然,他说要搬到立水桥去,离这里倒是不远,不过不挨着城铁,为理个发跑过去肯定不可能了。我心里庆幸今天来了,如果下周再来没准就已经搬走了,白跑一趟倒是没什么错过最后一次总是遗憾的。新店还是他们自己开,不过换成了商铺,生意应该比这里好,不过租金也贵,估计肯定会涨价吧(这里一直都是10块)。这家店就退租了,那边东西已经置办好这里的东西就卖了,听说也不会再开理发店了,也就是这个房间是我最后一次走进来了。问了那边的位置,没多说什么,毕竟以后可能永远不会去光顾了。理玩后交了钱很真诚地说了声“谢谢”,本想再说点什么也没说出口,出门时老板娘买菜回来打了个招呼我就走了,好像下个月还会来似的。
    这是我脑海中的第二个理发师,第一个是小时候常去的一家,第一次去的时候老板娘可能还是未婚或刚结婚,最后一次去的时候小孩已经满院跑着玩了。去过好几年,物价自然也一直在上涨,但直到我最后一次去她还是只收我最初的价钱3块。当然其实早涨价了,只是因为熟悉所以才一直没给我涨。现在这个理发师可能也有这方面原因吧,10块一个人没赚头也不好涨价,索性换个地方换个店面重新来过。
    你可能觉得我有点那个了,不过我就是这样,喜欢一切熟悉的东西。如果北京能发展得像很多发达国家的大城市那样,我肯定也会有常去光顾的饭馆、咖啡厅、书店等等。对我来说,这些可能都是在家附近的最方便的,但这两个理发师都是外地人,来北京就是漂泊的,在什么地方也就无所谓了,何况很多事情也是由不得他们的。想想当初那个老板娘我眼看着她肚子大起来小孩长起来,想想这家小店过几天就要消失,感觉时间很快人生很短。在这短暂的人生中我们总会遇到无数的人,如果有些人能在你脑海中留下些印记,那就是缘分。尽管可能只是萍水相逢,然后又各自漂走,但有记忆总归是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