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唠叨,甭看了–7.9

    昨天倒是挺充实的,前天早上上网时北邮的姐姐突然让我帮她办很多手续,可是前天是学校放假前最后一天,结果打了一天电话,在临下班前最后几分钟才有了进展。昨天早上先回学校去帮她取一些办户口的材料,然后想和留校的同学聊聊。故地重游,这是我毕业后第一次回北邮,感觉很亲切熟悉。给好几个同学发了短信都不在学校,最后终于找到了在学校某宿舍楼地下室仅存的一个房间里剩下的几个同学,还都没起呢,就一个醒着的就和他聊了会。后来觉得没意思了就出来了,找中学同学打算下午去游泳。结果下午突然天色很阴沉,貌似要下大雨就没去,正好其他同学发来短信晚上想聚聚,就答应一起去了。去之前先和几个同学会合,在去过不少次的青年宫网吧玩了会。晚上先订了个酒店,结果进去一看菜单太贵就灰溜溜得跑了出来,确实够丢人的。找了家相当便宜些的,东西也挺好吃,服务员也挺漂亮的,环境很满意。这也算是中学同学的一顿散伙饭了,因为有个阿三明儿就奔上海了,也不知什么时候找的工作突然就要走了。一直站在我们光棍阵营的游戏男居然带了女朋友来,他也要出国了,突然发现中学同学找到和日语有关的工作的还真是很多,而且但凡能用上日语的收入都不错,我的确是浪费了一项稀缺资源,有点可惜。今年高考小语种招生很火,我现在的形势估计学了八年的日语是要扔了。我现在见酒就发愁,所以看到昨天的状况又开始了饭桌静坐姿态,不过还是喝了些,着实很难受。别人看我没喝多少,我原来也不是这个量,但是大学期间胃成了我提前自行报废的头号器官,说实话我是宁愿喝中药也不想喝酒了,为什么感情一定要用酒精来表达呢。前天晚上就很不舒服,这几天睡不好觉,本来就有鼻炎还因为上火鼻子里起了火包,昨天又感冒了浑身不爽,喝了酒愈发难受,同路回家的同学又不停地跟我聊女朋友的事,搞得我真是相当郁闷。这几天一直浑浑噩噩的,可能是睡眠不足的原因,我感觉我身体抵抗力不好也和睡眠少也许有些关系。今天早上爸爸还给我约了陪练练车,也许算是疲劳驾驶了,不过幸好约了车昨晚才得以回来,每次要通宵我都提前走也有点扫大家的兴了。学车的时候一直盼着女教练,结果换了三个都是大老爷们,这次一看果不其然女教练脾气就是好,还很实在,足足开了两个小时我腰都疼了。本来不想练车,反正也没车可开,不过难得遇到这么好的教练就再练几次吧。发现现在越来越絮叨了,无聊的一堆破事我也一一记录下来,看来我是够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