瘸子的生活

    我的腿伤还没好,而且这两天还有恶化趋势,走路一瘸一拐的。不过我该走路,那天晚上还打了会篮球,腿好的时候都不打,就希望多活动能让淤血化掉。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应该静养才对,加上周五吃饭赶上北京少见的连夜雨,这周末回家时走路腿瘸已经无法掩饰了。其实本来就不用掩饰,不过我不想让他们知道主要是一说伤了又得听无数唠叨,没听都知道要说什么,上周末侄女满月去吃饭都没人看出来,本来没什么事。这次一看我走路瘸了,果然一个个一通问这问那,把问题说得多严重似的,我知道是关心我,不过就是不想听。譬如什么“老这么不小心”之类的,腿是我的我当然知道应该小心,可是我也不想受伤啊。从小到大体质不好老得病,就老说“不注意锻炼”,一锻炼就老受伤,又说不小心。我也衰,本来体育运动避免不了受伤,可也不至于老受伤,到我这脚就崴过十多次,门牙碎过两次,膝盖上好几个疤,现在小腿又多了一个……总之得病不是我想的,身体素质、抵抗力很大程度是基因决定的,我不能把自己关在消毒室里,受伤更不是我想的,疼的是我不说还耽误好多事。现在快世界杯了,电视里从节目到广告都是足球,我本想毕业前好好踢踢球,可是现在这个样是基本没戏了。以后恐怕也没机会踢了,如果真是如此都没有个告别赛那真是太遗憾了。球鞋还很新,球服还好几身,以后看到一定很难过。昨晚右肩膀突然也开始疼,可能收风或过于依赖臂力拉伤了(现在上床都要用手撑上去),抬着左腿塌着右肩,整个人都斜过去,看着似乎很搞笑,我是真郁闷。昨晚吃了不少鱼想补一补,结果晚上吃药时一看吃云南白药不能吃鱼,快疯了。
    郁闷归郁闷,我一般郁闷时会感到很孤单,觉得很无助。不过郁闷到一定程度后就会冲动起来,甚至有点狠。比如昨晚既然腿有点疼,索性就让它再疼点,本来腿都伸不直,我把腿放在床上用手生往下按,果然挺疼,不过感觉好多了。现在一疼我就把腿往直了按,其实医生能治病有时就是因为身体不是他的,比如脱臼了一掰就过来了,自己就是下不去手,医生不疼他敢掰,于是就好了。男人,要对自己狠一点。
    说点不郁闷的,我这两次下了城铁往家走的时候感觉都很特别。人的一部分有缺陷时其他部分就会灵敏起来,比如瞎子触觉好,盲人按摩就那么火,没手的人脚就特别灵巧,能代替手的作用。我现在走路不方便,走得慢了就可以多看看风景。当然城里乱哄哄的没有风景可言,不过从城铁站到我家的一段大约要走10分钟的路还是很美的。这两次还都赶上雨,上次是打着伞走在雨中,这次是雨刚停天特别蓝。那边的马路很宽,但是没什么车(所以偶尔开过去的车都巨快从不等红灯),也没什么人走动,只有左边一排排整齐的小楼,码放得也并不密集。右边是绿树遮盖着的铁路,耳朵里塞着MP3的耳机听不到音乐外的其他声音,抑或可以摘下耳机听听雨声。惊喜的发现这条我家前的马路几乎有电影中看飞机跑到一样的感觉,以往总是匆匆走过想赶快回家就没有注意过宽阔的它躺在这里望着蓝天。忽然发现,瘸子的生活也有很多我们体会不到的好东西。记得小时候总是抬头看着天,看看蓝天中的白云的变化,像是什么东西。可是如果你长大了,一年中还能抬头看几次蓝天、想象几次白云的形状呢?其实我觉得只要可以确保康复,我真想把所有残疾人的生活都体验几天,不知瞎子眼中的世界又是什么形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