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时期 咬牙坚持

    一周了,该写点什么了,不然会失去很重要的“惯性”,我可不希望我第三个的博客也在无声中沉眠下去。
    最近感觉有些累,原定这周末两天也都加班搞宣传,上周就两天没歇,这就意味着至少要连上19天班。好在由于最近亲情1+用户数增长迅猛,基本在昨天我们就提前完成了上半年的任务。别觉得提前一周没什么了不起,要知道前5个月我们只完成了5%。
    得知今天可以歇一天,我高兴得合不拢嘴,因为昨晚和LJY及肖总理有例行的每年三聚,其实就是提前给我过生日。马上就23岁了,想不起从几岁开始每到生日就不再为长大一岁高兴而是无限感慨,反正现在没觉得高兴,可能因为这一年并不如我预想中如意吧。22岁生日时,我已经离开校园了,北邮去年很早就把我们赶走了今年的孩子们还在生活在球场、魔兽、散伙饭之中呢,幸福。然而一年过去了,我似乎没得到自己想得到的东西,或者说已经不知道自己想得到什么了,而且还失去了很多憧憬与自信。但昨晚也聊到其实可能我已经学到了很多东西只是自己没发觉罢了,想想一年前走出校门时的自己现在已经改变了很多,如果照张相片恐怕都能对比出来一年时间我好像比以前哪一年变化都大。所以不管这种改变是否是良性的,姑且都算是一种成长吧。
    毕业快一年了,也就意味着工作快一年了,我的合同是8.1生效的,所以今年8.1要重签,尤其涉及到转正的事所以这周就开始做了很多前期准备工作。写述职报告就是其中之一,要填的表现在就有四张了,述职报告和领导、人力评定是一张,一张实习考核鉴定和两张职称评定表。前天上午经历了所谓的“面谈”,说是和领导面谈我本来很期待是和市公司的领导或至少是和昌平分公司的BOSS没想到就是G局,而且也只是拿着表念了6个问题经过几次面试的我对中性地回答这种问题轻车熟路对答如流很快就结束了。当然我明白这种面谈只是为了走个流程人力记录一下交上去就得了,所以没谈任何内心的东西说的都是屁话,就像做心理测验似的,一看问题就知道怎么回答能带来什么结果当然往好了说了。等这次漫长流程走完后估计8.1前会签新的劳动合同,而且肯定会把档案转到网通,以后我的工资就是昌平分公司发了,而且有了自己的第一个职称“助理工程师”。整天被称为“网通人”,终于快名正言顺了。
    在我从22岁的“五湖四海人”向23岁的“网通人”转化的特殊时期,很多事情我都在咬牙坚持着。坚持工作,努力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和分局分配的事情做好,虽然我做得还远远不够好,不过总算有进展了。昨天中午又因为义务加班G局请吃饭,我死扛不住居然又喝了56度的大二,又吐了,但出了门我还是坚持赶到客户那儿并带他去营业厅办完了宽带商务手续,我总算完成了自己的第一个任务。和同屋的两个前辈相比,我在天时地利人和上都差很远,而且似乎也不应把他们作为竞争对手,但被远远甩在后面的感觉我就是他妈最讨厌。当然虽然昨天中午办完事也不早了还是进城和他俩聚会一方面他们已经碰头了,另一方面喝了酒肯定不能回家,上次喝了点啤的还行这次又是白的回家肯定会被闻出来,结果就是我爸不理我我妈一顿说我,要不是有聚会我也得找个地方飘半天再回去。昨晚还聊了很多有关人际关系的话题,我发现我还是老样子特爱说特爱教人他俩老听我说但其实人家做的比我多比我好,我果然还只是嘴上行。
    前两天接到HP人力的一个电话,看来我挂在网上的简历还是挺招人的,可能会日语的人还是少吧,一个需要会日语和英语的市场类职位。我觉得确实不错所以这次没有直接回绝,但一周过去了没有接到联系电话,再说我英语也太差了去HP可能连文档和邮件都看不懂。不过我在试想如果真的给我面试机会真的要了我了,在熬了一年马上转正而且终于有了自己的岗却还没干出样子来的时候我该不该走呢。这是一个特殊时期,所以我必须对一切需要面对的事情咬牙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