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毕业照,进入毕业倒计时

    今天早上是照全院的毕业照,让7点半就集合,我老早就爬起来吃饭跑过去,结果果然不出我所料,8点20了才照。没想到那个铁架子上能站那么多人,全院两百多人都站在上面了。最前面一排椅子上坐着老师们,老吕、老阚他们都来了,可惜没看他们说话,看来还是有矛盾。老阚相比之下还是比较开朗,还对最近风靡北邮的北邮人论坛坛服很感兴趣,这就是我上篇说的个性问题了,他是中国第一个斯坦福的留学生,在那个创业著称的大学读过书自然对新东西接受都很快。当然排头最大的还是北邮最牛的林Sir,林Sir一出场前呼后拥、掌声雷动、管院的大牛们也都得起立上前致敬。
    一阵喧哗后大家各就各位,开始照像,大家站的是弧形,一个镜头从一头扫到另一头,两个相机一共拍了6张,应该万无一失了。照完大合影老师们先走,各专业再照合影,等了一会又是一通咔喳。然后小班开始自己照像,咔喳咔喳。接下来还有一张重要的要照,就是去明光楼穿上学士服每个人分别和吕院长合影,感觉就像是电影里的场景了。不过电影里好像是一个个走上台从老师手中接过毕业证,老师把学士帽上的穗拨过去,就算毕业了。不知道我们有没有这个仪式,如果没有只能怪扩招,但是有和老吕的学士服单独合影我已经很知足了。不过等待过程好长,快10点才轮到我们,但是想想老吕更累,今儿一天还不得照到脸抽筋了。第一次和老吕靠这么近,还是挺激动的,可惜今天太困又感冒精神不是很好,以至于摄影师以为我闭眼了(明明睁着呢,只不过眼睛小罢了)。
    照完像同学兴致勃勃要打篮球,本来要和别的班打后来变成小班活动,虽然我腿伤还不算完全康复平时也很少打篮球不过集体活动还是要参加的。因受伤长时间不运动身体相当累,不过腿已经不影响了,比我预想的要快,太好了。
    今天是6月6日,明天就高考了,而我们也到了快要走的时候了。本来订的17照借学士服照像然后大家聚聚吃个饭就准备散伙了,后来想起来还要考英语。18号好像是毕业晚会,基本就算正式毕业了。今天打球回来看到要填的毕业生登记表,感觉真的要走了。23号清楼,我打算22日晚上走,或者等到23日,但顶多也就两个礼拜的时间了,然后我就结束了“北邮人”的生活,准备向“网通人”过渡了。最近在想上班了再劳神费力耽误时间读中国的研究生似乎意义不大,再丢了工作更不划算,回头发达了花钱回北邮买一个得了,即便要上我也会选择不脱产的。如果真是这样,我在校学生的身份也只有这两个礼拜了。看看自己一脸的傻样,就要成为社会人了,不知道该写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