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月坛、佐贺、奥运、银行、好冷)

    最近本写手有些低产了,可能和天气有关,那就絮叨一下吧。

    月坛:我以前多次提到过我中学母校——月坛中学,那是个给我留下深刻影响的地方,到现在我最常来往的朋友还都是月坛的同学。毕业后一直听说月坛不太景气,不过昨天偶然在CCTV的新闻社区看到月坛中学的报道,是有关中学课程改革的比如加入了理财选修课等等,长达十分钟。以前桥本和安倍两任日本首相访华时夫人都造访了月坛中学,在日本大量报道,中国媒体却很少提及,这次倒是很意外。看到母校还在努力前进着我很欣慰,可惜校服的颜色变了,不是以前走到哪都很鲜明的大绿了,呵呵。

    佐贺:昨晚用有限的时间看完了一部电影《佐贺的超级阿嫲》(最后一个字不对,但是念Ma的音,实际是祖母的意思)。最早是看到报道说一本叫《佐贺的超级阿嫲》的书被喻为亚洲的心灵鸡汤,去年销量火爆风靡亚洲,今年出了中文版,所以一直想看还没来得及买,就出了电影,于是先睹为快了。内容和书的介绍差不多,说的是幼年的作者(现在很成功了)因失去父亲母亲无力抚养便寄养在佐贺的外祖母家。外祖母是个性格开朗的老太太,虽然生活贫穷但态度非常乐观,她的言行影响了作者的成长。电影本身的感觉很像《三丁目的夕阳》,都是日本战败后重建阶段的人民努力奋斗的背景,温暖的色调温暖的感情看后会让人很舒服。

    奥运:期待已久的第二阶段奥运门票申购开始了,准备了半天结果一到九点网站就刷不进去,等刷进去时已经网站瘫痪了。真让我失望,好歹奥组委的网都是网通免费给建设的,网通自己的机子往里挤怎么一点优势都没体现出来?

    银行:今天终于下定决心去工行办卡了,因为领的号又过了仍然是去了三次才办上,不过这下一劳永逸了。即使下个月工资就发建行卡里了我也不后悔,真不想跟“爱存不存”排队了。总是渗着渗着最后还是忍不下去,其实一开始就办卡多好,浪费很多时间不说还因为招行卡里没钱了错过了这几天股市调整抄底的好机会。算了,我要向“手中有基金心中无净值”的方向努力。

    好冷:没别的说的,明天出门时就0度了,降得太快了。骑车就不说了,坐在屋里都受不了,手冷,僵得不听使唤,北京果然只有两个季节,春秋的舒服日子转瞬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