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年大背运进行中

    最近感觉有点喘不过气来了,事真TM多,脑子依然是一团乱麻。我是那种工作上的事处理好了休息时间也会很快乐,但工作上事没处理完休息时也老惦记着的人,所以最近的日子简直就是对我的煎熬。
    还好上次脚崴得不是很厉害,虽然走路和下楼比较别扭,但我尽量装着没事,所以领导同事都不知道。开车倒是不影响,开得时间不长的话没什么感觉。不过我开车技术的确不行,最近总感觉要出点事故似的,经常自己开着开着都觉得很悬。周三出去的路上在胡同里掉头差点把车尾撞了,回去路上差点跟前面一个突然拐弯的车追尾。因为有点反应慢了加上听见了奇怪的声音我真以为追上了,以为前车司机马上就要下来了结果那车开走了我看后面也没事才松了口气。
    正是忙的时候,周四五还安排两天培训,上次面试的后备培训师通过了。今年四个季度我都得去参加后备培训师的培训,宣讲新业务为主。下个月还要参加为新聘上的后备培训师开设的TTT(估计也就是什么培训培训师训练之类的),还有三期大客户经理培训要参加,看来今年我依然是昌平的培训专业户啊。我倒是爱参加培训,能和各分公司的同事聊聊,长长见识,这次的培训师培训我又是班里最小的,但是参加培训这种事情我比较有经验,尤其有互动的时候我还是挺能发挥的只要不牵扯技术好歹俺也是学工商管理出身的。不过这次培训很不幸,屋里先断了次电,后来有线电视信号突然坏了而且是所有屋都坏了,我又没笔记本电脑屋里有网线也没用,昌平的同事和同屋的同事都回家了其他的也不熟,于是一晚上我就一直看着唯一能看着黑白影子的昌平电视台的广告度过的。培训结束回家路上本来同事要给我送回回龙观,结果走错路了只好把我扔到沙河,我咋这背呢。
    今天是周六我去崇文口腔医院看牙,上学时因为同学淘气我的门牙磕碎过两次,第二次比较厉害只好把牙神经烧死补上了,时间长了牙冠变色了我想去重新做个烤瓷。特意挑的小点的医院就怕人多,但是医生也少修复科只有两个大夫,结果还是挂号时就差一步排在了后面干等了一个钟头。本以为直接就能做烤瓷,原来还得先把牙磨小了下周才能来烤瓷,这周我被磨得很小的右门牙上戴了个牙套(见图)做得很像绝对以假乱真但是吃东西要注意。

    值得一提的是我躺在手术椅上后,美丽的医生过来温柔地注视着我向我解释到今天他们这有实习的问能不能拿我练手(当然不是这么说的)。我从来都很配合别人的工作痛快同意了反正也不是关键操作,后来才意识到今天出门没带护身符,幸亏那实习的技术还可以。
    下午回家理了发,去去晦气。想想下周还有很多工作上的和非工作上的事,真想不歇了赶紧把干办的事都办妥再踏踏实实地歇。这周和D姐出去的时候一客户打电话让她过去,她跟客户说没时间让我替她去结果客户说“他不行”。G局来让我报协议的时候建个文件夹把资料都留好,要不回头我调走了好移交给继任的。属鼠的我是个很敏感的人,诸如此类的细节让我似乎有了些预感,莫非这差使我干不长了?那其实倒是种解脱,只是会有很强的挫败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