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的带鱼

    如果海洋鱼类管理部门对每条带鱼都安装定位装置就会监测到有一小群带鱼(约四十条)在昌平南大街停留几个小时后以飞快的速度向回龙观方向移动,其中有至少十余条于今晚被肢解。。。
    昨晚还在和父母讨论过节会不会发东西的问题,巧的是飞和峰昨晚也在和父母讨论这个问题,更巧的是今早一到公司就每人发了一箱带鱼(十多条)和一桶鲁花花生油。家近的同事马上就拿回家去了,我们没办法只好先寄存到食堂的冰柜,晚上取出来赶紧飞奔回家,指望公司为这点带鱼发趟车显然是不可能的。还好一路车顺,平时运气不好要花半小时等车今天一分钟没等全是追上的车,三个年青人抱着同样的带鱼在马路上飞奔追公车的确有点可笑。发这东西让我挺高兴,比发那几百块过节费都高兴,因为发东西虽然不值多少钱却是实实在在一大堆东西搬回家去父母看了会很开心,这才有过节的气氛。
    由于家里冰箱太小装不下只好马上收拾出来分发给就近的亲戚,父母预测我们这种单位会经常发东西,加上冰箱实在太老了,准备换个大点的冰箱了。。。

PS:今天卖了五个机子十五个号,闲暇时看了看师傅的培训材料,加上路上抱着带鱼奔跑,觉得日子充实了点,不那么郁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