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上海半日行

上周赴沪公干,说来还是我首次来上海。几日工作不表,周五晚上结束安排,吃了第一顿外面的饭——“麻小”。味道感觉和北京簋街差不多,寿宁路则比现在的簋街狭小许多,小饭馆大排档中人流如织。相比簋街这条路是纯吃小龙虾的,所以不一会儿就有一箱箱的尸体堆积起来。

寿宁路就像北京的簋街,每晚来这里吃小龙虾的人流如织,堆满小龙虾尸体的垃圾桶旁有乞讨者

寿宁路就像北京的簋街,每晚来这里吃小龙虾的人流如织,堆满小龙虾尸体的垃圾桶旁有乞讨者

周六早上退了房背包来外滩行走,计划是走外滩观景路一路向北到观光隧道、黄浦公园,再向西去南京东路吃饭购物后坐地铁去虹桥火车站。结果那个观光隧道是人造景观,我没进去,黄浦公园也只有一个上海人民英雄纪念碑而已。

上海市人民英雄纪念碑,我最喜欢左下角站在正中仰拍的角度

上海市人民英雄纪念碑,我最喜欢左下角站在正中仰拍的角度

好在外滩观景路很漂亮,我先向北看右边江景,又掉头向南走回来看路西老建筑。一边是码头特有的轮船汽笛声,一边银行老建筑上的大钟不时敲起,若是街上没人,真有点穿越回百年前的感觉。

船上的东方明珠。经济离不开贸易,贸易离不开交通

船上的东方明珠。经济离不开贸易,贸易离不开交通

外滩牛出自华尔街牛的设计者,背后的银行古建筑很有感觉

外滩牛出自华尔街牛的设计者,背后的银行古建筑很有感觉

后来我买铁盒巧克力,盒子上有各种代表上海的图案——世博中国馆、东方明珠等,我选了外滩。外滩作为上海标志,如北京天安门一样,满是洋人和各地来客。我想着首次来沪怎么也得留个影,就请一个独自望着黄浦江的大叔用我手机帮拍一张照片。没想到大叔第一句是“这里的风景比以前差远了”,原来是本地人,然后边拍边指着对面新建起来的一栋栋毫无美感的商品楼抱怨着无良开发商唯利是图。我拜托他把东方明珠拍进去,大叔说这里角度不好被挡住了,拉着我向前走了很远,因为阳光反射大叔看不清屏幕,拍了四张才有这张比较完整的。我和大叔又寒暄了几句,他女儿在移动上班,大叔表示运营商前途不大云云……

不知这群来外滩的洋人是哪国的,看膀大腰圆的估计是来自肯德基之国吧

不知这群来外滩的洋人是哪国的,看膀大腰圆的估计是来自肯德基之国吧

 

此行就在外滩留了影,帮忙拍照的上海大叔拍了四张才拍好,还耐心地带我找角度

此行就在外滩留了影,帮忙拍照的上海大叔拍了四张才拍好,还耐心地带我找角度

 

外滩卖饮料的明码标价而且就是市场价,这在国内旅游区算做得很好的

外滩卖饮料的明码标价而且就是市场价,这在国内旅游区算做得很好的

来回走了两遍外滩把我晒得够呛,我开始信步向市区内随意穿行,七拐八绕走到了豫园、城隍庙一带。这里人的密度比外滩还大,有趣的是十元店门口喇叭循环的“买啥都十块,十块钱你买不了吃亏,十块钱你买不了上当……”和北京大栅栏一个腔调。我明知被宰还是抱着外地人的本分找了个小店吃了些小吃。

豫园城隍庙一带颇有点北京大栅栏的感觉,嘈杂的人声和喇叭里的叫卖声交相呼应

豫园城隍庙一带颇有点北京大栅栏的感觉,嘈杂的人声和喇叭里的叫卖声交相呼应

然后又一路暴走,穿过各省名字命名的马路,走到南京东路。南京路则俨然王府井,还有没有好八连不知道,大白腿倒是不少,虽然和广州还有差距。买了些吃的,比如红豆味儿的大白兔等,花了5块钱坐2号线地铁去虹桥火车站。

一个天主教小学,上海的路名就是各种省市名称,可谓“一日走遍中国”

一个天主教小学,上海的路名就是各种省市名称,可谓“一日走遍中国”

美女们走向南京路“血拼”,这儿就像北京的王府井了

美女们走向南京路“血拼”,这儿就像北京的王府井了

和其他城市一样上海街头摩托很多,似乎就北京对摩托限制比较严

和其他城市一样上海街头摩托很多,似乎就北京对摩托限制比较严

此行短暂,想的是上海这地方以后免不了还来,留点念想再来也有意思。总的感觉就是——“大城市”,高楼车流,簋街般的寿宁路、天安门般的外滩、大栅栏搬的城隍庙、王府井般的南京路、除了贵点其他一样一样的地铁……

要说印象最深的大概是上海的高架桥外地司机来了估计比在北京开车还晕。还有就是上海人,此行只接触了两位出租车师傅、一位拍照大叔,都很和善,很主动地聊天介绍,也没有排外感,让我对上海人的好印象激增了许多。

没有找到合适的弄堂,我想找到底层人民生活和繁荣经济的对比感

没有找到合适的弄堂,我想找到底层人民生活和繁荣经济的对比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