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齿的故事

    经过了一段忙碌,终于算是看到了曙光,接连得以休息,颇感欣慰。中秋小长假,和ZZ、ZW等一众人等去逐鹿茶楼三国杀,还吃了不少东西,下午开始牙疼。下午用冰敷后,当晚愈演愈烈,遂次日去医院就诊,结论很简单——智齿,处理没商量——拔了。
    我从小就没少和牙过不去,不过都不是龋齿,而是物理性创伤,光门牙就磕碎过两次。由于牙的事儿一般都得去好几趟,我平时时间又少,倾向于保守治疗,希望吃点药好了得了。但是医生说这次好了下次还疼,还是斩草除根好。
    于是,我决定十一假期的开头拔,万一需要休整几天假期就跟家躺着了,也不耽误工作。结果医生看了我牙的片子,说假期一个人值班拔不了,难度较大,还是工作日来,两个人一起拔,就定到了9月30日下午。
    时间倒退一年,去年的十一假期,尊敬的肖总理,也倒在了智齿面前。由于没拔好,还引起了大出血,整个十一假期全部报废,连ZW的婚礼都错过了。此前又耳闻了多个拔过智齿的同志的惨痛经历,让我躺在手术椅上那一刻,还真有点发毛。
    耳闻的过程是这样的:首先要把嘴张大,如果不够大,可能还要豁开;然后打麻醉针,牙床打针很疼,如果打不好打进血管整个脸还会肿起来;然后就是锤子、凿子一顿开山,可能要把牙敲碎成几块分别取出,最后一块还连着骨头;可能要缝针,止不好血还会大出血……
    实际呢,没那么恐怖。不过大体流程是对的,尤其当我打完麻药后惬意地躺在女医生怀里,让她在我的嘴里工作时,感觉到另一只温柔的手托住了我的下巴,我睁开眼睛,看见另一双温柔的眼眸弯弯地笑着,然后——把一个硕大的凿子塞进我的嘴里,抡起一个锤子……
    我当时想的是,如果凿子一滑,锤子一锤,会不会把我的嘴凿出一个窟窿?
    手术预计的时间是2个小时,由于赶上了俩高手,从打麻药到看见我带着骨头的牙20分钟结束了。两位女医生或者说女匠人欣赏了一下她们的雕刻作品,然后还赞叹了一下我的止血功能,说马上就止住了。我大为欢喜,为了显示手术顺利,我马上跳起来去找我父亲和姐姐、还支支吾吾地说话。
    显然,我有点得瑟了,结果就是——倒霉了。除了麻药过去之后的剧痛外,我一直感到嘴里在渗东西,如果是口水味道应该不会这么重,吐了一口一看是鲜红的,我就舍不得吐了,那是我的血啊,我不能吐,我都得喝了!
    我吃了过量的止疼药,躺下就睡着了。早上一睁眼时,吓了我一跳,枕巾、被子、衣服上大片的血迹,嘴里也跟刚吃完活人似的,绝对是恐怖片里的镜头。
    揭晓谜底:由于术后得瑟,没咬住止血棉,血凝块堵住伤口无法愈合,导致流血不止。
    处理结果:重新破开伤口,重新止血。我想说:这过程比拔牙还疼。
    好在之后就没问题了,除了嘴里留下一个大洞,慢慢会长上。不管怎么说,清除了一个后患。
    给各位长了智齿的朋友一些建议:注意口腔卫生避免感染、如果智齿方向不是垂直的还是尽早拔掉、拔牙并不痛苦顺利的话半个小时就能一次性搞定、拔完注意咬住止血棉半个小时以上不要动、术后两天不要吃热的食物。剩下的,遵医嘱吧,祝您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