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拍到腻+唱到哑+喝到死

      之所以拖到晚上才写昨天的博客,是因为现在喝多酒的感觉才好受了许多,不然一想起喝酒的场景就有要吐的感觉。这种感觉大一过生日时有过,就是那次喝伤了之后每次逢酒必吐,记得那次从酒桌上到第二天我一共吐了10次,基本要吐血了。昨晚也吐了好几次,酒桌上还好,回来后难受得不行,尤其后半夜,躺下起来、起来躺下,浑身都是虚汗,胃里的东西已经吐干净了,但还是在不停往上返气,这时的感觉基本就是跟死了一样。
      昨天早上拍学士服照,一大早醒来把大家拉起来,穿上学士服,说来也怪,平时光膀子都热昨天穿着上衣长裤套上黑色的大袍子都没怎么感觉热。照了N多的相,我的相机已经照满了,大家都照了很多,约好一起上传到FTP,下来一看一共有300多M,估计得有上千张了,整个大学期间也没拍过这么多相片。幸好刚买了新硬盘,这次的照片我全留着不删,也许是和很多人最后的合影了。
      拍完照我先和双水跑去骨头庄订晚饭的桌,然后去同一首歌和大家会合,定了三个大间,可惜人没去那么多,有点浪费。不过大家都唱得很High,一直唱到5点,嗓子都哑了,难得的很。
      到了晚饭也是没过去几个人,一直等到7点人才差不多过去很多了,可惜还是没齐。昨晚不知怎么回事,也许是心情原因,状态差得很,几杯下肚就吐了。当然我说了我是逢酒必吐的,所以也正常,不过吐了两三次之后就喝不下去了,酒灌到嘴里抬着头一点点漏到嗓子,然后马上就喷出来。我喝酒有两个临界点,过了第一个就会吐,这个很容易到,吐了基本就不怎么喝了,但如果到了第二个临界点就废了,喝酒已经没有感觉,就是一个劲儿地灌、然后马上就吐。前面说了,这种情况是第二次,第一次后我喝酒就变成了痛苦的事,这次之后我几乎有了戒酒的想法。尤其早上盼到天亮出去想吃饭、去超市还是校医院,选择了超时,想喝点酸的,买了瓶鲜橙多坐在澡堂子前面的路边喝,偶尔经过的人会看我一眼,最搞的是路过的小狗也贴到我身后闻、幸好没撒尿。这瓶鲜橙多救了我的命,昨晚是被人搀回来的,第一次。其实我意识还是清醒的,我记得发生了什么,昨晚的场面确实很难忘,很多人上了大学我是第一次看见掉眼泪,也包括我自己。今天同学说我喝酒太极端,这很多人人说过了,不过问我如果重新回到昨晚,还会不会那么喝,我想一定会的。很多人都喜欢许巍的歌,“青春的岁月,我们身不由己”。 http://yc.job.blogbus.com/files/115079920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