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会怎样

    三天假期飞似的就过去了,虽然我期望它能慢一点、更慢一点,但现在不得不面对再一睁眼的时候又要上班了。忙、累都无所谓,我喜欢工作充实,更何况我的忙、累和很多人比起来简直太轻松了。压力大是比较痛苦,不过我也已经适应了。但是等待某种结果是令人焦急的,于是三天中我设想了N种结果。
    三天前已经过了下班时间,楼里大部分人已经走了,我走得算晚的,G局过来交代了些下周的事就要走了。临出我办公室门时接了L局打来的电话,边接边往外走,我留在屋里想等G局走了再走,于是话音很快消失,但是从仅有的几句我知道是在说我的事。原因也很简单,半个多小时前我又一次中途按断了营业咨询台打来的电话。这次我没急,是对面先急了,我很平静地按断了电话,然后继续做事,未表露出任何争吵的意思。对方显然不甘心,又打来,我直接按断,之后没再打来,我就知道,告状去了。
    之前有过一两次争执,我都在外面独自开着车办事,一脑子事已经够乱了,那边还一个个投诉地催,完全不理解我。早上发传真的时候我已经出来了,只能中午回去看,下午上班时找人解决,然后就出来办事,可等不到我回去就开始催我。要知道投诉回复本身的时限也没这么急的,半天时间我就是马上见到单子马上找人都未必能立刻解决。我能理解这是她们的工作,我的工作的事我也着急,会催其他部门,这是人之常情。但是我催别人时都是低三下四地求,毕竟我没有对人家的管理权或考核权,人家只是配合我的工作,催烦了人家把我的活撂下了我就傻了。但是这帮大姐可不一样,估计是给线务员派障碍习惯了,全是命令式口气,“给你传了×张单子,×点回”、“×-××到时了,赶紧回”、“我不管,你去协调”……
    我自从进入昌平WT以来两年,一直低头做人低调做事话都很少说,对所有人也都抱有十分尊敬的态度,但是也得适可而止。我来分局半年多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营销员,虽然没有管理权,但在分局除了分局长没人能领导我了,同样身为基层人员,对至少是平级的我派部门协作性质的工作却没有起码的礼貌。我看岁数都比我大就忍了,但就那么简单一个小要求,就是“问我单子的时候说事,别问编号,拿起来就总是9-106、7-110的,我整天跑在外面,就算赶回去处理一下或电话协调一下,能记得大概事情,但不可能记得编号,毕竟我不是整天坐在屋里专门干这个的。”就这么简单一个为了完成工作的要求,就得不到满足,理由就是“我们都是这样的”,然后就火了,说我老急,说没法配合了。没法配合就别配合了呗,我不会在办公室里和别人在电话里吵架的,尤其对方还是个更年期妇女,太丢人了,所以我宁肯挂上电话让她去告状。
    其实这也是我的用意,此前好说歹说说我的难处,就是得不到理解,既然良性沟通无效,就只能靠行动来说明了。我并没有消极对待任何一项工作,但我必须优先完成我的本职工作,不在我职责范围内的工作我在保证不出问题的前提下尽可能完成,但决不是我乐于完成。所以如果我完成了,领导就会认为我还有能量,就会不断加更多的活,毕竟我领导那么多没一个领导知道我全部的工作。如果我某项工作干得不好,就说明我能力已经难以胜任了,那就让别人来分担,这是我希望传导上去的信息,不管用什么手段,只要有效。
    偏巧明天下午就是本月的服务例会,不知道这事会不会提出来,也不知道G局和L局的态度。当然我没什么好怕的,我低头做人是不张扬,但工作中我看不惯的对任何人我也犯不着一再忍让,毕竟我来昌平WT靠的是自己的本事,没借助任何人,也就不怕得罪任何人。客观地讲,一件小事而已,大家都装糊涂抹过去了就得了,然后慢慢把这项工作过度给别人。但潜意识里,我希望领导在例会上提出来,不管是批评我还是向我了解情况。我按照自己的计划,听了两年,现在是说的时候了。

PS: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时刻准备着,准备着卷铺盖滚蛋,我原则中的东西是决不为环境所动摇的,大部分人的棱角会越磨越光滑,我是越磨越犀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