斓聚会+小游戏+二次会=昨晚上

      昨晚应邀赴斓大小姐晚宴,乘车至万泉庄按斓指示下车往北走50米,未见“合兴源”,训路人,曰此处南走50米,遂复折返50米,乃发现下车之处即合兴源,斗大的字竟然没看见。
      按我一贯的作风,提前到了有半个小时,比东家还早。闲话少叙,人齐开宴,不过有三人迟到,惩罚措施让我学了一招——用屁股写字,幸好没迟到。共十人,除斓本人四个中学同学五个大学同学(此处说来还有个插曲,是我见过的最糗的事之一,不便多言),这让我倍感荣幸,竟然进入了斓小姐的TOP10名单,幸甚至哉!其实来的四个中学同学我也都很少见,以至于他们看见我也都比较惊奇。人大的才子佳人也都气质非凡,感觉气氛还是很不错的,更令人称奇的是这么一大桌绩优股竟然大都孑然一身,实属罕见。
      赴宴者每人先接到一份邀请函(虽然好像应该提前发),最大的好处是可以从上面记住每个人的名字。另外每个邀请函内容不同,首字是一到九的数字或谐音,这也是斓为了席间游戏的安排,可谓用心良苦。
      因为都不太熟,所以吃饭时还比较沉闷,不过饭后玩了些小游戏还是比较有趣的,比如推理(全是死人的~~)、猜谜,我还第一次玩杀人游戏。虽然只玩了三盘,但感觉很有趣,不过每次都死得太早,不是被第一个杀死就是被早早冤死,看来我这副凶相还是比较像匪。
      昨晚学了很多名词,比如二次会,就是晚饭吃得比较拘禁,所以席后熟人会再另找地方喝酒。昨晚散宴后我们五个中学同学又在大排档聊到12点,虽然本来都不是很熟,不过感觉聊得很高兴,也学到了不少东西。时辰已晚各回各家,将斓送回宿舍(传说中的人大学九楼),打车奔回学校。昨天就把楼管从睡梦中拍起来的,今天又晚了,很怕楼管不给我开门,好在居然还没关门,拣了条命。
      本想等吃饭的照片传过来再发到博客上,不过斓说今天上午就要看所以先贴上来了,回头有了照片再补上。最近开始有点夜生活了,也算是我进入转型期的一部分吧,只是依旧醒得很早,白天困得很~~~